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 KIKS TW

逐漸崛起的復古未來主義球鞋:以當下的視角,回顧過去對未來的想像

已更新:2022年11月10日


New Balance 1906R 似乎要成為今年乃至明年最具影響力的鞋款,這雙千禧跑鞋的代表在短期內已經被曝光多個聯名版本。無論是 INVINCIBLE x N.HOOLYWOOD x New Balance 的三方聯名 1906R,還是 atmos 、size? 以及 thisisneverthat 等創意單位的合作作品,1906R 已然展現出強大的設計潛力。可預見的是,從 2022 年末至 2023 年初,1906R 都將佔據球鞋市場重要的位置。

INVINCIBLE x N.HOOLYWOOD x New Balance M1906RNI

從純復古市場,到帶回經典千禧年風格的單品,New Balance 很好地把控著品牌在 Lifestyle 線上風格節奏。1906R 並沒有英美產系列對復古氛圍、材料質感的強調,更多地是它展現出一張來自過去對未來設計風格的思考,這種過去與未來的組合均衡地展示了復古感與當代設計語言。

Salomon ACS Pro Advanced
Brain Dead x Oakley

相似的是,在今年上半年,Salomon ACS Pro Advanced 和 Brain Dead x Oakley 出現後,配合恰到好處的產品視覺設計渲染,「復古未來主義」風格正逐漸成為一個好的球鞋主題。


時裝化催生「復古未來主義」

「復古未來主義」這一概念來自於廣泛的藝術領域,它是一種以當下的視角,回顧過去對未來世界的想像,也因此,這種想像往往伴隨著強烈的時代痕跡。而對於球鞋這一特殊的時尚門類而言,復古未來主義可以在球鞋文化的基礎上建立。換句話說,往往球鞋是以功能性運動鞋的身份首度登場的,無論是基於運動品牌對前沿科技的使用還是某個運動明星在一個時代中的縮影,這都將形成球鞋獨特且具體的歷史符號。

Nike Shox R4

在運動鞋文化的基礎上,時裝品牌則開始充當「復古未來主義」的催生劑,尤其復古球鞋的時裝化正向著復古未來主義的方向靠攏,像是 Nike Shox R4 就是最近火熱的例子,這雙誕生於 2000 年的 Shox 科技球鞋,曾在本世紀初引起結構緩震熱潮。毫無疑問的是,Nike 的 Shox 緩震柱體放在 2022 年依舊具備獨樹一幟的視覺效果,這雙已有 22 年歷史的球鞋無疑是復古未來主義風格。即便眾所周知的是,Nike Shox 在後來並未被證明是一項成功的運動科技,在功能性上它並不能走到現在,但這並不影響這雙後跟 Shox 的前衛跑鞋能成為當下熱門的球鞋時裝化載體。

Martine Rose x Nike Shox MR4

Martine Rose 以此為藍本完成了與Nike 的新一輪聯名作品:Martine Rose x Nike Shox MR4。這是一雙穆勒鞋,如果你穿越回 2000 年,人們必然難以想像代表著最前沿運動概念的Nike Shox 會與一雙高跟穆勒鞋相關聯。時裝設計的語境徹底改變了藍本的形態,並將其後跟的 Shox 緩震單元放大成為整雙鞋的視覺核心。結合鞋型鞋楦的調整,這雙穆勒版本的 Nike Shox R4 是典型的被時裝化催生出來的「當代復古未來主義」。

Balenciaga X-Pander

除了 Martine Rose 之外,一直引領時裝行業前進的 Balenciaga 也對復古未來主義風格頗有研究,外型搶眼的 Balenciaga X-Pander 無疑是一雙領先於時代的時裝化球鞋,其同樣使用了球鞋後跟抬高作為未來感表達的關鍵形式,在細節上 Demna Gvasalia 也沿用了品牌球鞋產品的鞋面設計語言——千禧年網布跑鞋風格,X-Pander 是一次基於一個確定的復古風格與極具挑戰性的非功能性概念結構設計的結合。它為品牌的鞋履產品線提高了活力,也是一次基於復古未來主義語境下的嘗試。

Balenciaga Defender

隨後,我們看到了 Balenciaga Defender 的出現,也印證了 Balenciaga 在門面級時裝運動鞋的策略,保持千禧跑的鞋面風格,用前衛的全新鞋底刷新人們的認知。其實類似 MR4 和 X-Pander 的時裝化「復古未來主義球鞋」還有很多,比如一直以時裝邏輯對千禧跑進行改造的 Kiko Kostadinov,對一體成型模具鞋面進行重新設計了的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x Nike Air Foamposite One,甚至是最近發售的 Song for the Mute x adidas Originals SFTM-001,這雙堪稱配色設計教科書般的對白色皮料的使用呈現了復古鞋型與未來感的結合。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x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Song for the Mute x adidas Originals SFTM-001

可見,復古未來主義主題與時裝一向密不可分,當下在球鞋領域上回歸,或許也有相當的原因歸結於球鞋與時裝不分彼此的融合進程。


每個時代都將有自己的「復古未來主義」

和與時裝品牌密切合作的 Nike Shox R4 們不同的是,DADA Supreme CDubbz 似乎並沒有遇到當下這番時裝球鞋的盛世。這雙誕生自 2002 年的籃球鞋在以典型的臃腫的千禧年籃球鞋視覺風格為基礎上加入鍍錫工藝,是名副其實的復古未來主義風格作品。沙加緬度國王隊的大前鋒 Chris Webber 曾穿此鞋征戰美國職籃,而作為來自 1995 年紐約皇后區的籃球鞋品牌,DADA 也曾造出在那個時代獨具一格的籃球鞋產品。

DADA Supreme CDubbz

然而,過於超前的材質運用讓 DADA Supreme CDubbz 並沒有在商業上獲得成功,即便在風格包容度空前的當下。2013 年,DADA Supreme CDubbz 曾被復刻過一次,然而,那個時候甚至連 Kanye West 還在倒騰著八九十年代的復古綜訓鞋,球鞋時裝化尚未興起,DADA 又一次「過於超前」了。

Reebok InstaPump Fury

同為自己的時代中在設計上最敢為人先的代表,Reebok InstaPump Fury 和 DADA 的命運卻截然不同。誕生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以充氣鞋面為主要概念的 Pump Fury 即便之於現在也是極具未來感,超前的造型設計再夾雜著一些典型的九十年代運動鞋設計語言讓這雙 Reebok 的傳奇跑鞋同為典型的復古未來主義風格。然而,Reebok 對 Pump Fury 的經營顯然遠勝於 DADA,無論是對原型的持續復刻還是與更多第三方創意單位進行聯名合作,Pump Fury 都一直在保持著自己的生命力。

2019 Reebok InstaPump Fury 25th

或許,挖掘品牌復古未來主義範圍內的檔案產品並推出是需要很大勇氣的。市場的不確定性和缺乏已驗證的風格背書讓如 DADA 這種老先鋒產品並不能輕鬆地回歸,即便回歸,市場表現也將面臨很大的挑戰。也因此,以聯名作為開端或許是一次更保險且在產品邏輯上更站得住腳的做法。正是因為聯名這一合作形式改變了很多檔案館裡沉默的另類們的命運。

而對於 Salomon ACS Pro Advanced 和 New Balance 1906R 而言,品牌為其「復出」所做出的準備也是罕見的——無論是 Salomon XT-6 和 New Balance 2002R 長期的鋪墊,還是推出後豐富的聯名資源,一雙先鋒的復古未來主義球鞋的再回歸會是一次艱難的旅程。

然而,產品設計的壽命並不會隨著產品脫離市場而永遠結束,它們或有新一輪的復興。就如2012 年的人們幾乎難以想像十年後的今日 Nike Shox R4 會以這種高跟穆勒鞋的方式回歸,就像穿著 Air Yeezy 2 的人們很難想像這個來自芝加哥的說唱歌手會在十年後登上 Balenciaga 的秀場一樣。

Ye 作為 BALENCIAGA 2023 夏季大秀的領銜開場者

每一個時代都有屬於這個時代的先鋒作品,這些先鋒作品當中會有一部分成為未來的「復古未來主義」,當時裝體系接入球鞋文化後,這種「復活」將隨著時裝設計的思路隨時而來。有一些前衛是永恆的,或許,它只是在沉睡。


 


83 次查看0 則留言

ความคิดเห็น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