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 KIKS TW

僅問世七年的 adidas YEEZY,究竟給「球鞋行業」帶來了什麼呢?

已更新:2022年11月28日


Kanye West:「這個世界需要享受我想像中的東西。」

當 Kanye 面對媒體訪談說出這句話時,似乎這並不令人感到驚訝 —— 因為他是 Kanye West(目前已經改名為 YE,但筆者仍習慣他的原名)。這個業內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因近期的言論風波正以前所未見的速度失去著他的生意。然而,或許正因為 Kanye 是 Kanye,adidas YEEZY 才能成為這個時代中無可取代的歷史。

就像 Kanye 本身的音樂造詣一樣,它們都是各自業內難覓相似的「作品」,而這個作品,在無數社交平台的撕扯後,終於因一個突破下限的導火索,戛然而止。

這個突如其來的終結似乎也讓 YEEZY 愈發具有傳奇性。自 2015 年以來,YEEZY 一直是推動著球鞋時裝化的重要力量,這個影響力更堪比 Air Jordan 的歷史段位,僅問世七年的 adidas YEEZY 究竟給球鞋行業帶來了什麼呢?這回就讓 KIKS TW 編輯部娓娓道來。


01_ 復古的「攪局者」

Kanye 也曾在復古品類上做過嘗試,即便在市場看來這並不是 YEEZY 系列應該有的樣子。以adidas Fitness 系列作為藍本的 YEEZY Powerphase 還原了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的健身鞋風格,細長的鞋型結合前後掌橡膠與中掌 EVA 外露的設計組合,Powerphase 成為了 adidas YEEZY 系列中僅有的復古款式。

YEEZY Powerphase

或許,Powerphase 是那個承上啟下的作品——從 Air YEEZY 到 adidas YEEZY,這是 Kanye 對球鞋設計思路的一次重大轉變。從 Air Jordan 到 Ultra Boost,Kanye 開始更傾向於現代球鞋,這一思路的轉變也體現在最早的 YEEZY 750,這雙對於樹立整個 YEEZY 品牌力至關重要的款式同樣沒有選擇復古款式藍本的思路。這也似乎解釋了 2017 年的 Powerphase 為何失敗,當Kanye 被給予了足夠的當代前衛理念:Boost、飛織技術、全新的模具,突然出現的復古款型並不在這個產品語境當中,自然,消費者並不能輕易地理解產品。

Nike Air Yeezy 2

Powerphase 在市場上的暗淡,也讓 Kanye 沒有對復古品類進行下一步的舉措,儘管迎面而來的是以好友 Virgil Abloh 引領的復古球鞋時裝化風潮。這股風潮以 Louis Vuitton Trainer、Lanvin Curb、Balenciaga Triple S 為代表,幾乎整個 Lifestyle 球鞋領域深受其影響。

New Balance Mawde in USA

「球鞋藍本」成為展現球鞋品味最常見的媒介,人們開始挖掘經典球鞋檔案,開始陸陸續續地將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老古董們帶回。當 New Balance MADE 系列不斷收割市場的今天,至少在與 adidas 割裂之前,你仍能看到 Kanye 和他的 YEEZY Knit RNR 們的身影 —— adidas YEEZY 仍在創造獨一無二的產品。他們在用比 YEEZY 700 們更極端的設計手法來「攪局」。

YEEZY Knit RNR

這無疑是令人振奮的,YEEZY 是一股能讓人們一直保持對球鞋激情的力量,在這個復古當道的時代,越是標新立異,反其道而行之,越能讓 YEEZY 品牌成為那個創新的標籤。就像如 808s & Heartbreak 、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 這樣的音樂專輯,Kanye West 在球鞋領域的影響方式也是一樣的。

YEEZY Knit RNR Boot

02_ 永遠無法複製 adidas YEEZY

失去 adidas YEEZY 的球鞋世界是令人遺憾的,它幾乎是地球上在單品策略上運行得最好的品牌,無數的單點爆款,超頂級的供應系統與宣發實力,可能再也沒有像 adidas 這樣能給予 Kanye 團隊幾乎無限「開火權」的合作夥伴了,adidas YEEZY 自然也成為時尚行業中一個永遠無法複製的夢。

Steven Smith 與 Kanye West

如果說 Kanye 本身的受關注度奠定了 YEEZY 的基礎,這是一個極其優越的先決條件,並以一個之於 adidas 最高級別潮流單品的形式首次出現。Kanye 和 adidas 開始圍繞 YEEZY 型號逐一推向市場,他們讓每一雙Yeezy 都極受關注,即便是 YEEZY 950,或是 Slide,每一雙 YEEZY 都有讓人們無法忘記的能力—— YEEZY 建立了一個以單品為基礎點逐漸擴散的產品線網絡,這個網絡中的每一個成員都是極出色的單品,並以自身的設計語言影響著下一次迭代。

YEEZY BOOST 700 "Wave Runner"
YEEZY BOOST 700 V2 "Static"

YEEZY 700 系列就是一個好的例子。這個由 YEEZY 首席設計師 Steven Smith 完成的作品在老爹鞋風格興起之初誕生,和傳統的老爹鞋不同的是,700 擁有更難以捉摸的線條和難覓規律的分色區設計。這種對傳統的以裁片形狀作為設計基礎的復古老爹鞋的打破,是 YEEZY 對整個球鞋領域挑戰的縮影。在 700 V2 上設計師將最初出現在粗糙手稿上的弧線三條槓標識加入。

YEEZY 700 V3 "KYANITE"

而在 700 V3 時,鞋面大面積的鏤空模具結合被設計好紋理的織物,再加上鞋型整體的修改:更有俯衝感的鞋頭和更翹的後跟,700 系列被帶上了一個新的台階。這是一次通過迭代設計來完成的單型號系列產品線網絡佈局,YEEZY 以循序漸進的單品設計,讓整個產品網絡富有章法卻依然飽含創新的生命力。與此同時,不同的細分產品線之間組成了由設計元素完美區分的佈局:立體飛織為主的 350;皮料裁片為主的 500;從創新裁片向鞋面模具發展的 700;以及圍繞模具設計的可能性的 Foam Runner、450 們。

Kanye West 在 2019 年所分享 YEEZY 草圖

即便 YEEZY 的產品設計仍是設計師品牌的邏輯,但它所面對著一個龐大得多的市場需求體量。或許,這就是複製 YEEZY 最難的地方:「局部創新與整體佈局的結合,並賦予長達七年的生命週期。」


03_ 後 YEEZY 時代正式到來

無疑,我們即將迎來「後 YEEZY 時代」。在 2015 年以前,adidas 的聯名陣容堪稱豪華,與出色的時裝設計師聯手打破球鞋產品的界限,挖掘出與眾不同的設計是那個時期 adidas 在球鞋設計上最讓人動容的地方。後來,我們似乎在 adidas YEEZY 身上看到了這種合作模式的升級版,一種更龐大、更深入的聯合。

Jerry Lorenzo

這似乎也讓我們更加期待 Jerry Lorenzo,即便這位 Fear of God 主理人已然讓我們等待了接近兩年。和 Kanye 不同的是,Jerry 將有機會在專業運動領域展現更多設計,尤其是在 adidas Basketball 的基礎上,相對於 Kanye,Jerry 或許能更早地做出如 YEEZY QNTM 這樣的時裝與籃球鞋結合的作品。


YEEZY Foam Runner

而對於整個行業,引領的力量在缺少了 adidas YEEZY 後將面臨問題。我們無法忘記 YEEZY Foam Runner 在近兩年來引發的一體發泡鞋履革命,它也是對當下拖鞋戰場的重要推力。在 Kanye 拿出 YEEZY NSLTD Boot 這樣的產品時,這也不得不讓人對接下來的球鞋結構、廓形風向浮想聯翩。

Yeezy NSLTD Boot

當以上這些球鞋領域的推力在一夜之間被迫消失後,或許當下的球鞋時裝化將迎來一次重大變革的機會,誰都有可能獲得引領下一次「基於非藍本概念」革命的機會。無論是 Jerry Lorenzo、Matthew M.Williams 還是 Kiko Kostadinov 等設計師,「後 YEEZY 時代」都將是個歷史級的機遇,又或許,我們可以期待 Kanye West 能否捲土重來。


 

188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