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球鞋歷史 | Nike Dunk 的 35 年



2020 年可謂是 Nike Dunk 年,這雙誕生於 1985 年,曾經引領球鞋文化的傳奇鞋款再次回潮,多雙款式接二連三在這一年發售。


那麼在 2021 新一年,Dunk 熱潮是否還會持續下去呢?



美食是各地文化生活的縮影,穿街過巷品嘗小食,能感受繁華市井的煙火氣。而新年降至,似乎更是離不開 “花樣美食”。2021 年開始,以六種地道中華美食為設計靈感的 SB Dunk Low “ Street Hawker ” 率先登場,來自廣州的藝術家傑凸凸(Jason Deng)將北京的豆汁焦圈、成都的火鍋、西安的羊肉泡饃、上海的陽春麵、廣州的果木燒鵝以及臺北的刨冰作為設計靈感,並以水彩形式體現貫穿其中,帶來一次街頭美食與滑板的碰撞。


雙腳採用鴛鴦設計,鞋身處多達 22 個豐富寓意細節,鞋跟標籤處均印有漢字 —— “ 食 ”。除此之外,四種顏色的鞋帶,靈感來自四種基本調味料:綠色(蔥花)、黃色(薑片)、白色(蒜粒)和黑色(胡椒)。


新年第一雙重磅 SB Dunk 強勢來襲,似乎預示著 Dunk 熱潮的勢頭不減。喜歡一款鞋,又怎能不瞭解關於它的故事呢?


紅色仿鴕鳥皮壓紋圖案設計靈感來自廣州傳統美食燒鵝。 水彩圖案融入了烤鵝時採用的果木和燃燒的柴火。



褪色的水彩圖案代表上海傳統美食陽春麵。刺繡圖案為 獨具傳統特色的古代貨幣十文銅錢,呼應上海陽春麵。


麂皮面料營造北京傳統美食豆汁兒的顏色和質感。


右腳鞋面上的黃銅色代表成都麻辣火鍋的銅鍋。沸騰的 紅油泡呈現在鞋尖的位置。


鞋腰的壓紋麂皮代表西安傳統美食羊肉泡饃。


銀色質感皮革 Swoosh,如同掛燒鵝的金屬掛鉤。鞋跟穩定器處的圖案代表著臺北傳統美食刨冰。





始於 1985 年的故事


Nike Dunk 誕生於 1985 年,以“Dunk(扣籃)”為主題,定位於籃球運動,結合了 Air Jordan 1、Legend、Terminator 三雙籃球鞋的數據靈感。在當年籃球運動盛行的大環境下,Air Jordan 1 自不必多說,而 Dunk 則瞄準了 NCAA 的賽場。



Nike 同 NCAA 名校合作,帶來一個特別的大學球鞋企劃 “ Be True To Your School ” ——忠於你的大學,從而引發了轟動和熱捧。作為當年最為先進和最具潮流感的實戰籃球鞋,Dunk 在 80 年代大獲成功。



“ Be True To Your School ” —— Nike Dunk 最初 “ 大學系列 ” 的 8 個配色,值得一提的是海報中最右下角的鞋款並不是 Dunk,而是喬治城大學專屬 “ Hoyas ” 配色的 Nike Terminator。



Nike Dunk Low Pro B “ Alphanumeric ”,誕生於 2001 年,與滑板品牌(店鋪) Alphanumeric 的聯名款式,一共兩款配色,代表店鋪名字第一個字母的 “ a# ” 表明聯名身份,並且僅為 F&F(親友限定)版本,市售版本則沒有 “ a# ”字樣。


2001 年在日本地區限定發佈的 Nike Dunk Low Pro B “ Ugly Duckling ” 系列, 包括“ Veneer ”、“ Plum ” 和 “ Ceramic ” 三個配色。“ Ugly Duckling ” 並非官方名字,而是鞋迷們起的昵稱:“ 醜小鴨 ” 系列。



從 Dunk Pro B 到 Dunk SB


在籃球領域站穩腳跟的 Nike Dunk 開始看向其他領域,90 年代街頭文化盛行,同時籃球、Hip-Hop 及塗鴉等文化的相互影響,Nike Dunk 進軍滑板 Skateboard 市場。



“A DUNK,THE MOST EXCITING SHOES IN BASKETBALL.
IT BASICALLY A FRANKENSTEIN.”

—— SCOOP JACKSON (知名 NBA 記者和專欄作家)


雖然 Dunk 皮革的耐磨性及豐富的配色吸引到了不少玩滑板的人,但滑手們選擇其的理由可能更大還是因為 “ 便宜 ”。於是乎 Nike 借鑒了 Dunk 的原型,對應改良開發出了真正的 “ 滑板鞋 ” —— Dunk Pro B。“ 加厚的鞋舌 ” 是 Pro B 與 Dunk 最大的差異,這個設計可以在滑板手做動作時起到保護腳腕的作用。雖然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滑手們的好評,但在滑板領域上經驗的不足以及小眾的屬性等原因,最終 Dunk Pro B 並沒有流行起來。


Sandy Bodecker(1953 - 2018),1982 年加入 Nike,從一個鞋類測試助手一步步成為 Nike SB 滑板部門的第一位總經理,被稱之為 “ Dunk SB 之父 ”。



Dunk SB 的黃金時代


後面的故事,大部分人相對比較熟悉了,時間來到 2002 年,Nike 成立了滑板支線,Dunk SB 誕生,這一次品牌找來了 Sandy Bodecker 負責,在 Dunk 的基礎上,真正注入“ 滑板 Skateboard ” 靈魂。


作為 Nike SB 項目的重要人物,Sandy Bodecker 融入到滑手群體中,深入瞭解滑手們對於滑板運動文化的重視,真正瞭解滑手們的需求後,不斷獲取大量滑板鞋體驗回饋,除了將 Pro B 保護滑手腳踝的 “ 加厚鞋舌 ” 設計繼續延續,還在鞋款中底加入增加舒適性的 Zoom Air,逐步改進 Nike Dunk SB 的技術同時也讓很多鞋款在滑板店獨家限量發售。



後續 Nike 更找來了四位知名滑手:Reese Forbes、Richard Mulder、Gino Ianucci 和 Danny Supa 共同擔當 Nike SB Team 成員,邀請他們分別設計一款專屬配色,帶來傳奇的 Nike Dunk SB Low Pro “ Colors By ” Series,也就是大家俗稱的 “ 四大天王 ” 系列。四位滑手分別設計了四雙專屬的 Dunk SB,這四款鞋也可謂 Dunk SB 歷史的開篇之作。隨著這之後與眾多知名街頭品牌的聯手合作,Dunk SB 逐漸闖出名堂,終成滑板圈中主流。



Dunk SB 歷史巡禮


從 2002 年誕生至今,Dunk SB(現如今更名為 SB Dunk)推出的款式數量之多數不勝數,每一款鞋都有屬於它的故 事,每一款鞋都可謂是 Dunk SB 歷史的見證者。而在這段漫長的發展滑板、街頭文化的旅程中,Dunk SB 始終謹遵品牌使命,並遇到了許多懷有相同夢想的知名滑手、藝術家、文化品牌甚至其他領域等合作對象,在友好聯手中,碰撞出無數充滿激情與靈感的燦爛火花,帶來不少經典的聯名作品。


以下為大家呈現的,僅僅是 Dunk SB 的歷史長河中的滄海一粟,在現如今 “ 聯名跨界 ” 司空見慣、隨處可見的時代,這些老作品更加顯得彌足珍貴。




在與四位知名滑手推出了 “ Colors By ” 系列之後,Nike SB 把目光投向了滑手的滑板贊助商,來自美國東海岸的第一個真正以滑板運動為創作靈感的品牌 Zoo York,以紙板印刷的方式把 Zoo York 的廣告印在了鞋面上。這是 Dunk SB 歷史上最早的聯名之作,也是一款並未正式推出的特別宣傳紀念款,全球僅發佈 444 雙, 極為稀有的數量與其承載的意義,使其在 Dunk SB 歷史上舉足輕重。



聯手洛杉磯滑板品牌 ChocolateSkateboards 共同設計,身為 Chocolate 滑手的 Richard Mulder 同樣參與其中。鞋後跟十字刺繡設計為了紀念 2001 年去世的滑板手 Margaret Kilgallen。相傳這款鞋僅僅推出 300 雙。




2002 年雙方的第一次合作,同時也是來自 Air Jordan 3 的經典“ 大象爆裂紋 ” 第一次出現在另外一雙球鞋之上。這次突破性合作,讓這兩款被認定為 Dunk SB 巔峰之作,被許多收藏家視為聖物一般追捧。



來自最初 “ Colors By ” 系列四位元滑手中的 Reese Forbes 的另一經典設計,注入 “丹寧”靈感,可謂 Dunk SB“丹甯史”中最重要的鞋款之一,超限量發售 444 雙。



2003 年,“ 銀盒 ” 問世,Nike Dunk SB 有了自己的專屬鞋盒。同年 10 月,“ WhiteDunk Show ” 世界巡迴展覽會於法國巴黎開幕,同時更推出了為紀念法國已故殿堂級大師畫家 Bernard Buffet 而推出的 Dunk Low Pro SB “ Paris ”。這一年,除了這雙全球限量 202 雙的傳世之作外,還有 “ Heineken ”、與 Supreme 再度的三款聯名等經典。



進入 2004,Dunk SB 迎來鼎盛時代,眾多讓人銘記至今的經典在 這一段時期誕生。包括 2004 年第二屆 “ WhiteDunk Show ”推出的限量 202 雙的 Dunk Low Pro SB “ Tokyo ”,Dunk Low Pro SB “ ShangHai ”、2005 年 Dunk Low Pro SB “ Shanghai2 ”,還有和 Stüssy 的聯名等等。


2007 年,集合了 2002 年到 2007 年這段時間裡 32 雙經典 Dunk SB 鞋款精華的大成之作“ What The Dunk ” 誕生,旨在致敬、回首過去 Dunk SB 的輝煌。它也可算是 Dunk SB 的由鼎盛轉向平淡的分水嶺,這之後,Dunk SB 從神壇上走下,雖然依舊有一些經典款式推出,但遠遠沒有鼎盛時期的款式富有盛名。



曾經引領球鞋文化的傳奇鞋款如今回潮,在剛剛過去的 “ 被 Dunk 承包 ” 的 2020 年,據統計一共推出了近 60 雙款式, 幾乎每一雙一經發售便引起追捧,有的甚至在二級市場價格翻炒至天價。而官方方面,Nike 也在 2020 年 10 月發佈了 Dunk 球鞋歷史首部紀錄片《 The Story of Dunk 》,回顧歷史之餘也從業內角度解讀這款鞋的傳奇性。


接下來,我們也梳理精選了部分 2020 年發售的 Dunk 鞋款,供大家欣賞。


往右滑>>


2001 年在日本地區限定發佈的 Nike Dunk Low Pro B “ Ugly Duckling ”(醜小鴨)系列,2020 年再次回歸。時隔 19 年,誰能料到當年的 “ 醜小鴨 ” 如今變成了人見人愛的 “ 天鵝 ” 了呢?!


往右滑>>


“ Safari ”、“ Elephant ” 等 21 世紀初的辨識度極高的經典設計大多出自日本球鞋名所 atmos 與 Nike 的合作鞋款中。深諳 “ 復刻之道 ” 的 Nike 如今將兩款經典元素移植到大熱的 SB Dunk 之上,人氣與 “ OG ” 之間的結合,既可彌補老鞋頭當年的遺憾又可令新玩家心動。



由滑板藝術家 Sean Cliver 所主理的 StrangeLove Skateboards 攜手 Nike SB 打造的情人節聯款。談及 Love,Sean Cliver 認為滑板是他此生摯愛,因此這款鞋不僅僅為愛意濃濃的情人節設計,更是以最 “ 滑手 ” 的方式表達對滑板的深深愛意。



前有倒鉤,後有腰果花,Travis Scott 與 Nike 的合作這兩年可謂就是 “ 流量 ”、“ 火爆 ” 的代名詞。今年的這款 “ 腰果花 ” 甚至被認為超越了倒鉤,在二手市場的價格高居不下。下一雙轟炸球鞋圈和潮流圈的 TS 聯名,又會是哪一雙呢?



以美國知名冰淇淋製造商 Ben & Jerry’s 旗下最具代表性的冰淇淋口味 “ Chunky Monkey ” 為靈感,俏皮可愛。夏天的確應該是霜淇淋的味道,只是這款鞋的飆升炒價,讓各位也只能僅僅買得起霜淇淋了。



時針回到 1985 年,“ Be True To Your School ” —— Nike Dunk 最初的 “ 大學系列 ”,密西根大學的這一抹深藍和黃早已成為 Sneaker 心中最為經典的配色之一。2020 年 “ Michigan ” 配色再次回歸,整體配色高度還原 OG 版本,它的到來自然要掀起一輪新熱潮。



“ Mallard ” 又名 “ TurDunken ”,這個單詞將美式文化中的感恩節大菜 “ Turducken (火鴨雞)” 巧妙地改變一個字母。鞋款從配色,結構和材質上都對應了 “ 火雞 ”、橄欖球、家庭、朋友等感恩節元素。趣味性十足還能讓人感覺到設計師真的用心了。



Nike SB “ 觸手 ” 都延伸至杜拜了,攜手當地知名街頭店鋪 Frame Skate 打 造專屬聯名。神似芝加哥又應景耶誕節,如 sacai 一般設計靈感的雙鞋舌和雙層 Swoosh,還有多種材質加持,當下流行的設計項目全 “ 承包 ” 了。



作為首位和 Nike 與 NBA 合作的女性設計師,Yoon Ahn 除了向籃球文化致敬之外,亦加入了極為重要的 90 年代女性街頭風格。這次合作始於一場讓女性能夠驕傲地表達對籃球及所支援球隊的喜愛的對話,而這款鞋在國內發售的時候,不少店鋪均以 “ 女性優先 ” 購買的方式,來表達對 Girl Power 的尊重與支持。



同樣是 Sean Cliver,繼情人節限定之後,在今年年末耶誕節再度帶來一款 “ Holiday Special ”。絲絨般柔軟的材質,與情人節 “ Strangelove ” 在材質上相呼應,也被稱為 “ 情人節2.0 ” 版本,再融入特別雪花狀打孔等充滿冬日氣息的風格設計,以此來迎接耶誕節主題。



KIKS 2021 限定黃金鞋把現正販售中!



51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