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情迷寶麗來,每一次的拍攝,都能讓你發現意外的驚喜。




歡迎來到寶麗來一次成像的奇幻世界



七十多年前,一個小女孩的一句話 “為什麼我不能馬上看到照片呢?!”,讓世界從此掀起了一場即影成像的風潮。從此,寶麗來 Polaroid 便代表了一段歷史傳奇。


The Story of Polaroid

1947 年 2 月 21 日,Edwin H. Land 正在向世界展示自己的發明。



寶麗來的創始人 Edwin H. Land


寶麗來相機的創造者是美國物理學家 Edwin H. Land。1926 年,在哈佛大學念書的他走在紐約百老匯大街上,突然意識到刺眼的汽車和商店招牌燈光存在著安全隱患,於是便退學開始癡迷於偏振光的研究。之後他和物理老師兩人聯合創立了 Land-Wheelwright 實驗室。1934年,他們得到了柯達公司價值一萬美元的偏振濾光鏡訂單,從而創立了寶麗來 ( Polaroid ) 公司。寶麗來公司最初的產品是將偏振鏡運用於汽車前燈和車船、甚至飛機的窗戶,後來還發明、生產看 3D 電影用的眼鏡、軍用護目鏡、瞄準鏡等等。



正在進行相紙測試的 Edwin H. Land。



發明第一個即時成像相機


1944年,Edwin H. Land 和家人度假,一天在拍照之後他三歲的女兒追問他為什麼不能立刻看到剛剛拍攝的照片?!於是 Edwin H. Land 一頭栽進實驗室,利用擴散轉印原理創造了即時成像系統,它能將鏡頭記錄下的圖像直接轉印到如今用於膠捲與相片的感光材料表面,第一台即時成像相機誕生,但那只是一台試驗機。1948 年 11 月 26 日,世界上第一個即時成像相機 Polaroid 95 正式推出,當時的售價是每台 89.75 美元。一經上市就引起轟動,正是這台 Polaroid 95 相機,開始了寶麗來 ( Polaroid ) 大半個世紀的輝煌。在接下來的幾年裡,Edwin H. Land 繼續完善優化相機與膠捲。1963 年,Polacolor 即時成像彩色照片問世。1972 年,寶麗來 SX-70 用光下幹式沖印技術取代了原來的濕式剝離處理過程。1978 年, Polavision 推出即時彩色電影製作系統。


1972年,《Life》雜誌以 Edwin H. Land 向孩子們演示 SX-70 機型的照片作為封面。



你的偶像是賈伯斯,而賈伯斯的偶像則是他



或許很多人不熟悉 Edwin H. Land 的名字,但 Steve Jobs 卻視他為偶像。Steve Jobs 的事業和奮鬥就是走的他當初的偶像 Edwin H. Land 之路,兩人在各自的時代都一樣耀眼。兩人都創立了數億美元的企業帝國,都積累了眾多專利成果;兩人都是自學成才,輟學創業,Edwin H. Land 輟學於哈佛 ( Harvard University ),Steve Jobs 輟學於裡德學院 ( Reed College )。Steve Jobs 曾說:“ Edwin H. Land 博士是個麻煩製造者。他從哈佛退學創立了寶麗來 Polaroid。他不僅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發明家之一,而且他以獨特的視角看到了藝術、科學和商業的交集,並創立了自己的公司。這個人應該是國家的財富。”


Edwin H. Land 一生共獲得有 535 項發明專利,僅次於美國傑出科學家、發明家愛迪生 ( Thomas Alva Edison ) 的 1097 項。同時作為一名科學家,他發展了一種新的色覺理論。還擔任過艾森豪到尼克松幾屆總統的科學顧問,領導 U-2 偵察機與 NASA 的研發工作。Edwin H. Land 還因此獲得了自由勳章——美國公民最高榮譽獎。



第一個即時成像相機 Polaroid Model 95




Polaroid Model 95 是一台做工精美的皮腔相機,估焦,調整 EV 值曝光 ,帶 B 門和閃光同步 ,為全機械快門 。這台相機使用的相紙叫做 Roll Film,相紙有兩層,顯影相紙和負片藥水膜。在拍攝時機身內部有滾輪碾破相紙內的藥水,顯影藥水均勻分佈在相紙和負片上。通過一段時間的定影,揭開相紙的兩層, 即可顯影。


輝煌的見證 Polaroid SX-70



寶麗來 Polaroid 黃金時期是在 1972 年,那一年 SX-70 袖珍型即時成像相機的問世,風靡世界,開創了自動吐片的革命。這款相機的特點不僅僅是可以一次成像,而且它非常方便折疊和收納,同時具備自動測光,除了對焦需要手動,其他都可以自動完成。Polaroid SX-70 後續又出產了其他的版本和類似型號,可謂寶麗來 Polaroid 輝煌的見證。


1963年,Edwin H. Land 接受《生活》雜誌攝影師 Fritz Goro的採訪,介紹寶麗來彩色膠片。



寶麗來與藝術


Edwin H. Land 博士熱愛科學,並同時通曉藝術、音樂及文學。而女性是寶麗來 ( Polaroid ) 公司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女性員工的比例要比其他公司高很多,她們在科研、設計、宣傳等眾多方面皆有出色的表現。寶麗來 ( Polaroid ) 公司對藝術的親近不僅體現於人才選擇,在寶麗來創造出即時顯影技術之後,眾多藝術家發現了即時顯影的獨特樂趣以及這種膠片獨特的發揮空間。而此時,不但藝術家開始探索寶麗來,寶麗來也開始走向藝術家。




寶麗來的一大粉絲就是一代攝影藝術宗師 Ansel Adams。他曾寫道:“自 19 世紀 50 年代以來,我的大多數成功作品用的就是寶麗來,只要看一眼它們的色質,連外行都為寶麗來的高品質膠捲所信服。”後來 Adams 成為了 Edwin H. Land 的顧問,並為寶麗來做了三十五年的產品檢測工作。



David Hockney《Jerry Diving Sunday Feb.28th 1982》。



David Hockney《Still Life Blue Guitar Apr. 4th 1982》。



David Hockney 《Nicholas Wilder Studying Picasso. Los Angeles Mar. 24th 1982》。



採用大畫幅寶麗來拍攝的底片。


歌手 Taylor Swift 也曾用寶麗來照片作為專題宣傳和封面。



Andy Warhol的Polaroid作品。

Andy Warhol 用寶麗來拍攝的搖滾史上最偉大的音樂家之一 約翰·藍儂 ( John Lennon )


Andy Warhol 和 Big Shot 相機。


Andy Warhol和Polaroid SX-70。


知名攝影師荒木經惟為Lady Gaga拍攝的寶麗來作品,這也是荒木經惟創作的第一組寶麗來肖像。


史詩級攝影大師 Helmut Newton的寶麗來作品。


探索創作的無限可能


每一次按下寶麗來相機快門的聲音,都成為了一次日常生活的微型慶典。它徹底改變了人們觀察生活的方式,也改變了藝術家們創作的方式。除了 Ansel Adams,還有許多攝影及藝術界的大師用寶麗來進行創作。英國著名現代藝術家 David Hockney 在八十年代用 Polaroid SX-70 和輕型單眼反光鏡式相機在同一個拍攝位置拍下上百張照片,完成後再將大量不同視角、方法的影像組構成一個大尺幅的影像總和。1971 年寶麗來 Big Shot 相機發佈,該相機造型獨特,且僅限於閃光人像拍攝,而著名當代藝術家 Andy Warhol 則成為該款相機用戶之一,他還用寶麗來相紙通過 “移膜” 創作了許多獨一無二的作品。



The Impossible Project 複產的寶麗來相紙系列。



The Impossible Project 所研發推出的 I-1 相機


寶麗來的 “不可能計畫”


受到全球數位化浪潮的席捲,寶麗來公司分別於 2001 年和 2008 年兩度宣佈破產,2008 年寶麗來宣佈停止生產膠捲。作為寶麗來在維也納經銷商之一的 Florian Kaps,在參加荷蘭的寶麗來工廠“閉幕活動” 的時候,遇到了同樣是寶麗來愛好者的 André Bosman 和 Christian Lutz,他們救下了位於荷蘭的世界上最後一家寶麗來工廠。他們想把這項 20 世紀最偉大的發明物和這個數碼電子時代結合起來,讓瀕臨滅絕的寶麗來重新振作。因為任務的艱難,所以他們將成立的新公司取名為 “The Impossible Project”。“不可能”這個名字正好對應了寶麗來創始人 Edwin H Land 的一句話:“只有重要且幾乎不可能完成的計畫才值得被嚴肅對待。”



全新 Polaroid Now i-Type。


從 Polaroid Originals Logo 來到全新 Polaroid Logo



回到原點,全新篇章


2017 年,The Impossible Project 完全收購寶麗來,並開啟全新的名字 “Polaroid Originals”。而今年三月,Polaroid Originals 重新以寶麗來 ( Polaroid ) 之名,重回大眾視野。與“新”名字和新形象一 同發佈的,還有一款名為 “Now” 的全新 i-Type 相機。這款產品被稱為當下設計的寶麗來相機,它擁有自動對焦鏡頭系統、拍攝約十五盒膠片的續航電池、精准閃光,並注重使用感受與功能設計性,Now 相機系列共七個配色,配色依舊延續了上世紀 70 年代的彩虹色譜這個重要的設計遺產。隨著新的 2020 年代的到來,Polaroid 也將帶來全新篇章。


PUMA x Polaroid RS-0


寶麗來的跨界時尚


寶麗來將一次成像攝影展現在世人面前,而包括 Andy Warhol、Helmut Newton 在內的眾多藝術家們都曾經使用過這些相機並從中汲取創作的靈感。就這樣,這台相機記錄了與時尚幾十年間的緣分。此外, 寶麗來近年來也不斷帶來時尚聯名作品以及品牌衍生產品,這些跨界合作,將每一個生活中存在的瞬間得以保存之餘,更將人們時尚潮流裡的點點滴滴映刻在相紙之中。



《Stranger Things》x Polaroid Originals OneStep 2 I-Type


sacai x Polaroid Originals SX-70



Polaroid Originals x fragment design


情懷這件事到底可以帶我們走多遠呢? 或許科技進步帶來的從來不是取代,而是一種豐富和多樣性。現如今的寶麗來不僅完全適應了當前的數位時代,還保留了許多經典元素,並成功俘獲了不少復古玩家的心。



軲轆藝術家,自由攝影師


把分裂狀態帶入工作及生活的實踐者,作品風格時而清新時而粗暴,但從未停止思考與實驗。這是對影像及文字創作藝術家軲轆的最好詮釋。2008 年出版小說《即溶》並作為獨立攝影師進行創 作; 2013 年在洛杉磯舉辦“雛色”攝影展; 2015 年出版個人攝影集《六味地黃》,同年在北京今日美術館舉辦攝影展; 2017 年出版拍立得攝影集《十香軟筋》,同年舉辦 “軲轆的六味地黃”地下攝影展及在北京合生麒麟社舉辦“視線肢解”攝影展。對許多人而言,攝影是一種表達自己的方式, 而對軲轆而言,攝影無疑包含著一種虛榮,比如上帝視角的體驗感,佔有時間的假像。以他十二年的從業經驗來說,自己越來越不重要。作為相機的掌控者,不管願不願意,自我都會投射到被攝人物景上,專注於被攝者,按下快門便更像一種本能而不是有意識的操控。所以,攝影就是軲轆自我與世界與他者的聯繫,一種微妙的體驗感。


不喜歡拍寶麗來的攝影師不是好藝術家,多年來,軲轆用寶麗來拍攝了幾千張作品,從撕拉片到 8X10,其 2017 年出版的第二本攝影集《十香軟筋》絕大部分都是寶麗來作品。寶麗來除了直接拍攝,還有很多其他的玩法,軲轆喜歡的玩法是移膜,就是把寶麗來的照片通過水分離出藥膜,再貼到別的介質上。難忘的經歷都是失敗的經歷,比如滿懷期待等著顯影卻沒顯出來,一張滿意的作品移膜時候卻四分五裂。當時不覺得有趣,只覺得沮喪,但當最後成功時,整個過程頓時都有趣了起來。


近年來軲轆一直使用經典機型 Polaroid SX-70,最近因為想拍二次曝光,購入了 一台 Onestep+。同時軲轆也將 Onestep+ 作為推薦給打算入坑的新手小夥伴的首選,因為可以用手機APP操控, 玩法會多一點,自動對焦也比較省心。最近軲轆一直在為下一本拍立得攝影集累積作品,利用多幅移膜拼貼的繪畫作品也在嘗試中。那麼,寶麗來攝影究竟有著怎樣的魅力?“寶麗來就像一台時光機,具有一種不合時宜的儀式感。它限制了有形的可能,卻放大了一種抽象的情感,讓人置身時光倒流的幻境。我太文藝了,我愛寶麗來。”軲轆如是說。



強哥自由攝影師,相機收藏家


做一件事情是需要一直堅持下去的,即便過了十年,至今等待照片顯現的期待感都沒有改變過,每一次的拍攝你都能發現意外的驚喜,哪怕是過期的相紙也都能給你帶來煥然新生的一次機會。

除了攝影師,強哥的另一個身份是資深的相機收藏者,經營著復古相機店鋪,而其第一家店創立至今已有十五個年頭。大概在二三十年前,和現在數碼時代人人都會“攝影”不同,那時候的照像是件有儀式感也是高消費的事情,家裡人拍個合影,得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在一些旅遊景點,或者酒吧街,有人拿著寶麗來相機給路人付費拍照,一張照片二十元錢。強哥和寶麗來相機的結緣,就來自於那個年代。



寶麗來的創始人 Edwin H. Land 博士曾經說過,寶麗來不僅是一項攝影技術,還是專業攝影師和消費者的便利媒介,即拍即顯的方便快捷,和獨特的色調,寶麗來更是一種藝術表達方式。強哥也一直在使用膠片相機拍攝,而寶麗來有別於膠片的地方就在於它可以更容易地進行照片的藝術創作。


拍攝的時候,強哥一直以來都遵循一條原則,就是什麼都不用想!在他看來,瞬間的抓取很重要! 很多時候你去“想”了,很多都抓拍不到了,尤其拍攝人物的時候。寶麗來除了直接拍攝,還有很多 其他的玩法,除了日常記錄生活,強哥更偏愛寶麗來撕拉片轉印,撕拉片拍完底片再印到餐巾紙上,圖像又可以成像到另外一個材質上面。藝術載體的變換,再加上不知道每一張會拍出來什麼效果的不確定性,讓人充滿期待感。



現在強哥最常用的寶麗來相機也是 Polaroid SX-70,而我們採訪的最後,同樣問及強哥如果給打算入坑的新手小夥伴們推薦一台寶麗來相機,他的建議則是儘量選擇帶閃光燈的機器,尤其是在室內和晚上拍攝,可以有閃光燈輔助光源,實用且操作更簡便。


隨著高科技的發展,數位攝影越來越普及,而強哥依舊沉迷傳統銀鹽帶給人們的經典回憶,情迷寶麗來,記錄自己的生活。所見,所感。





86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