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從高級轎車與時尚界的跨界合作,看「新奢侈品」的定義




Supreme x Louis Vuitton 的劃時代意義,以及由此繼往開來所產生的一系列蝴蝶效應已無需贅述,隨後的一切「跨界聯名」都不足為奇。千禧一代對奢侈品的定義早已發生改變 —— 當所有奢侈品都開始販售衛衣,那麼穿衛衣走在街頭就不再是一件有個性的事情。



當消費群體的訴求發生變化,奢侈品牌也開啟了身份轉變的歷程。那些被邀請「入局」引領時尚,也引領「新時尚銷售方式」的設計師,同時也在揭露著奢侈品立足於當今這個節制又審慎的時代的「危機」:為了讓「新奢侈品」能夠在所有人,而非特定階層與人群面前引起強烈的關注與情感,奢侈品牌不斷尋找設計師跨界合作,讓不同背景與界別的創意注入設計。



關於跨界這場浩浩蕩蕩的改革,最近的風口又再吹到了汽車領域。

先前 Virgil Abloh 才與 Mercedes-Benz 賓士合作設計推出 G-Class 系列車款,其後又有Daniel Arsham 為 Porsche 保時捷重塑了一輛 1986 年經典車款 930A Turbo,最新的一則消息還是暗黑系翹楚 Yohji Yamamoto 為 Lamborghini 藍寶基尼注入黑魂設計。


Forgiato x Travis Scott

相同的領域來看,在更早之前的 2019 年底還有車輪公司 Forgiato 找來 Travis Scott 推出訂製版的 24 英寸鏡面輪框,最近即將迎來正式面世。

我們簡單回顧 2000 - 2010 年代汽車領域有過的著名聯乘,會發現一概來自「時尚奢侈品牌」與高級轎車的合作。


Lamborghini x Versace

最早的是 2007 年藍寶基尼與 Versace 范思哲。

藍寶基尼 MurciélagoLP640 這個車款在 2010 年起停產,但迄今為止它仍是超級跑車的基準。在 2006 年的巴黎車展上,藍寶基尼 MurciélagoLP640 “ Versace ” 帶有 Versace 的獨特的設計風格,車的內飾採用 Versace 在 Bianco 皮革座椅上製成的雙色 Nero,並縫製有Versace Greco 圖案。

中央控制台上還有一個 Gianni Versace 的標誌牌匾,整部車的時尚元素加起來,讓這輛車看起來更像是一套完整 Versace 品牌行李箱。


隨後在 2008 年超跑 Bugatti Veyron 布加迪威龍找來 Hermès 合作,按照布加迪威龍的命名慣例,這個車款的名字沿襲了歷史悠久的愛馬仕總部所在地(巴黎第八區中心的聖奧諾雷街)的淵源,車身採用了傳統的兩色調布加迪車身外殼設計,引擎蓋的顏色流進汽車內部,並在後機翼處再次被拾取,散熱器和中冷器上的鋁製格柵都標有醒目的字母 “ H ”,最大的特色在於車門的把手和座椅是在巴黎的 Hermès 工廠上重新設計的。


Fiat x Gucci


Maserati x Ermenegildo Zegna

還有 2011 年的 Fiat 和 Gucci 為了同時紀念雙方的重要週年紀念而決定合作打造一款特別版的掀背車,車身和內部的細節處都印有 Gucci 的雙 G Logo;2014 年 Maserati 找來對前衛面料有過人設計與製作技術的傳統意大利工坊 Ermenegildo Zegna,合作推出限量版車款Quattroporte,車內飾有 Ermenegildo Zegna 的獨家絲綢纖維「白金絲綢」。



這背後的邏輯也都相當容易理解 —— 帶有奢侈設計感的高級轎車,令一種車款進階成為尊貴的上乘,但仍舊是「品牌+品牌,1+1>2」的傳統聯乘模式。

而當 2017 年 Virgil Abloh 被 Nike 點名成為「The Ten」系列鞋款的合作設計師,Nike 卻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及這位設計師背後的限象級街頭品牌 Off-White 時,便可從中窺見超級品牌對命中時代核心的創意的理解發生了變化。

來到 2020 年,品牌的聯乘訴求變得更加直接,一改從前的合作模式變為點名街頭藝術家和創意人士,這足以見得,過去那個消費者只為體面而不作過多選擇的揮金如土時代已經過去。



如果把車這一設計對象換成服飾中的任意品類單品,這種跨界都不足為奇。Virgil Abloh 在與賓士開啟合作之前有過足夠的思考,賓士需要達到的效果是讓車這種奢侈品變得像一雙 Air Jordan 一樣易於理解。



「我正在調查除了時尚之外的所有物品之間的共性。如果你在街上問一個路人,他們會意識到時尚界一直在設計新的褲子、新的襯衫或其他東西,但他們不會注意到門把手的設計,除非它壞掉。

他們不考慮物品從何而來,而我正想用我的職業生涯讓年輕一代充分欣賞設計,而不僅僅是時尚。上一代人已經沉浸於賓士,但年輕的一代需要看到奢侈品的品牌歷史或歷史的設計理念與他們有什麼關係。」Virgil Abloh 在接受 Wallpaper 的採訪中曾這麼說過。



千禧年代對「新奢侈品」的理解並不受到金錢或傳統身份象徵的驅動,社群媒體的曝光度、實際情境的服務體驗比物件本身更能成為奢侈品所帶來的樂趣。

也因此,奢侈品牌需要在浩瀚的訊息流量中尋找能抓住人心的線索來驅動新一代的體驗。



反觀 2010 年與 2020 年兩個不同代際的高級轎車跨界合作,汽車製作技術的硬性水準來到新時代要與更強大的年輕化視覺語言匹配 —— 不論是 Virgil Abloh 還是 Daniel Arsham,他們都以一種當代藝術形式去展現精密的科技原理。

活潑的圖形設計,跳躍的顏色組合與重新開發的改良駕駛體驗共冶一爐,高級轎車在入局大眾流行文化的途中,透過調動高度的情感與共鳴來實現「社群破圈」。



新的審美範式正在定義「新奢侈品」,在一個時尚比主流新聞媒體更能喚起人們對重大問題關注的世界裡,奢侈品牌便不再重複二十年前行之有效的做法。

正如 Virgil Abloh 將賓士汽車的拍賣收益全部用作教育慈善,這位黑人設計師始終將時尚作為改變世界的手段:

「從媒體到時尚,再到美食,這在每一種學科和領域中都無處不在。這關係到我們作為人類如何相互聯繫、照顧彼此。隨著未來的發展,我的抱負是,用一種能夠使歷史自我修正的方式來書寫歷史。眾所皆知,當今世界黑人設計師(的數量)是不成正比的,那麼未來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呢?我喜歡讓作品自己說話,我也會主動敞開大門,以確保人們可以跟隨我的腳步。這個項目就是一種方法;我是非洲移民的孩子,他們在我之前來到芝加哥,透過我的作品,也透過我在身後所做的項目遺產,我將確保其他像我一樣的孩子可以在這條路上繼續下去。」


來到 2020 年,任何一種生硬的表達方式都不再適合當下的歷史舞台。在這些跨界的流動背後,我們可以看見「物品」日漸成為一個「中間世界」:得益於社群網路的發展與階級的破壁,創意的無界別流動幾乎讓任何人能夠親自體會每一個物件背後的故事。

奢侈品牌從舊有模式引發的危機之中作出的一系列舉動,都恰恰在反映著我們當下的生活方式。

拋開所謂的奢侈品彰顯身份,也正是這些創意人帶領的產品破壁令人不斷覺醒在時尚與消費之外,我們在生活方式裡的偏好為何,在消費中產生的快樂與恐懼,以及最後指向的 —— 我們自己究竟是誰,我們最終消費的都是真實的自己。





8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