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Kim Jones 上任前的最後一季 Fendi 女裝,回歸到 Karl Lagerfeld 的偏愛之上



9 月初,Fendi 驟然宣佈 Kim Jones 將接任現女裝藝術總監 Silvia Venturini Fendi 的職位, 延續 Fendi 女裝支線的工作。與此同時,Kim Jones 維持在 Dior Men 的工作,成為繼 Karl Lagerfeld 之後首位同時擔任兩個不同品牌藝術總監職務的設計師。 LVMH 集團總裁 Bernard Arnault 在宣佈任命的時候,這樣評價剛拿下 CFDA 年度全球男裝設計師獎項的 Kim Jones:「他是位傑出人才,自從加入集團以來 Kim Jones 不斷證明其應對能力並以極富現代感和膽量的視野重新審視 LVMH 集團的傳承及符號。我深信他的遠見和全情投入,將為 Fendi 及女裝系列作出重大貢獻。」這個不論是與 Dior 又抑或是 Kim Jones 都有著截然不同歷史沉澱的老牌時裝屋,身上根植的品牌基因這次會迎來設計師的何種個人化變革,實在讓人拭目以待。



千禧年的到來對時尚行業帶來的衝擊時至今日仍在發生,從前來自社會上流為傳統奢侈品所營造的流光溢彩,在「年輕化」、「街頭化」的趨勢下逐漸分崩離析。

時尚始終在廣泛的文化語境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消費主義之下的現實挑戰所帶來的懷疑與不安背後,是時代在敦促品牌更真實地與人產生連接、更用心地傾聽和獨立思考如今全球互通的消費群體。Fendi 的新世代開啟之前,「舊世代」的終結之道同樣值得被關注。一個設計師的劃時代落幕不但關乎選擇,更關乎時機。



今年過去三分之二,疫情為各行業帶來的陰霾尚未退散,我們在 9 月份的時裝秀中仍能看見因疫情而啟動的「創意」。Fendi 的這次春季時裝秀只有 130 位來賓,僅是往常的 10%。在環境受限的情況之下,Silvia Venturini 反倒能藉此機會跟這些在自己生活中本就親近而真實的來賓互動。

「在這樣一個戲劇性的時刻,我認為僅從衣服上談論時尚是不合適的,” 她在時裝秀開始前說道。“ 我認為談論與時尚有關的價值觀更有意義,就我而言,在家庭中成長起來的時尚絕對有意義。」



Fendi 的藝術總監 Silvia Venturini 在家閉禁籌備新一季產品的時候,透過她位於羅馬的房子窗戶看到藍天,還有樹木萌芽的新葉在風中搖曳。與家人一起度過的漫長日子裡,她重新發現了生活中一些小事物和傳統手工的樂趣。在與普通家庭物品(例如祖母的桌布或嫁妝)相處時,她重溫了物件在生命整個時間長河中的含義,那是一代又一代人的文化傳承,這些景象也都通通成為了這次時裝秀的設計項目。




義大利工藝的嚴謹與女性化的浪漫感性相結合,為春季裝扮增添了強大而迷人的氣息,Silvia Venturini 為家中的事物來了一次昇華——回歸到 Fendi 最初是個手工作坊的淵源,Silvia 對亞麻、棉和絲綢織物進行處理,以使衣服上繡有精美的刺繡和孔眼圖案。還有一些原始的圍裙連衣裙,以熱身的極簡主義引人入勝。精美的外衣搭配精美的花卉應用;男女壓紋針織衫,柔和感十足,解構、寬鬆的剪裁。



重申 Fendi 象徵性的幻覺效果,剃毛貂皮製成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蕾絲狀百慕大短褲和仿照電纜針織品質地的開襟衫。

透明的連衣裙,開襟羊毛衫,襯衫和褲子上印有藍色和棕色的窗戶陰影圖像;喇叭形袖子的窄連衣裙就像經典那樣的完美詮釋,可以永久保存在衣櫃中並傳給下一代。

壓軸的填充樣式,包括鋪在黑色刺繡薄紗上衣上的毯子式斗篷和帶有一連串羽毛的裙子,散發出舒適,親密和保護的感覺。

配件除了標誌性的 Peekaboo 和 Baguette 風格外,還使用了可回收的塑膠桶、野餐籃和帆布徽標手提袋以及祖母的鉤針編織小袋。

這場謝幕秀的現場從一整套滾滾的白色窗簾到音樂,再到迷人的配件,包括用天然柳葉和糖衣花邊製成的法式長棍麵包,一切都對這位設計師在 Fendi 就任女裝的職業生涯有著特殊意義。白色的窗簾是 Karl Lagerfeld 對傢俱用品的偏愛,在出場的最初這就是為了懷緬他而設。Silvia Venturini Fendi 的最後一季女裝選擇回歸她的家族自身,同時也是加入 Fendi 的開端。除了這些秀場置景,觀眾還將永遠記住 Silvia Venturini Fendi 的最後一鞠躬,她的女兒 Leonetta Luciano 在前排座位驕傲地望著母親忍不住流下了眼淚。這一幕也直指 Karl Lagerfeld 根植在 Fendi 之中的文化傳統——家庭永遠是第一位的。



1994年,Silvia Venturini Fendi 作為家族的第三代傳人加入 Fendi,在 Karl Lagerfeld 的手下學習制衣,「我仰慕 Silvia,我認識她時她才四歲,現在她已經是祖母……我很喜歡她,能與 Fendi 進行長久的合作,其中的奧秘在於我們之間不存在自我為中心的問題,我們只想要有效的溝通方式。」Karl Lagerfeld 在 2018 年的高定秀之後接受採訪時說道。在他去年離世後,Silvia Venturini Fendi 從 Karl Lagerfeld 手中接過家族遺產開始獨當一面。



Silvia Venturini Fendi 在成長的過程中把 Karl Lagerfeld 當作導師。1965年,Karl Lagerfeld 被 Fendi 雇用,同年他在短短的時間裡就設計出建築的標誌性 FF 標誌。Silvia Venturini Fendi 當時才五歲,見此立即被他迷住了。「自從有了記憶以來,Karl Lagerfeld 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我知道他不是我的家人,但他一直是一個非常非常特別的人。他並不總是在某個固定的地方,他總是來來往往。但當時我覺得我必須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他是我母親最重要的人之一,所以我想對他和對母親都一樣重要。」



Karl Lagerfeld 與 Fendi 長達半個多世紀時間的合作,如今看來仍然是一段奉為佳話的傳奇。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面,Silvia Venturini Fendi 的創作指引都來自於這位如親人般的設計師。也因此,不論 Fendi 從最初的一家皮草手工坊還是到如今體系龐大的老牌時裝屋,「家庭觀念」中的傳承與愛都貫徹其中。 即將迎來設計師更迭的 Fendi 是否能一如既往地在時代的眾說紛紜中流傳?Kim Jones 是否能如 Karl Lagerfeld 為 Fendi 帶來 FF Logo 所代表的「趣味皮草」(Fun Fur)那般,為 Fendi 賦予新的時代意義?不論如何,Fendi 自留的基因都決定了它不會因為 Karl Lagerfeld 或是 Silvia Venturini Fendi 的離座而止步不前。




3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