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SU MAXX

KIKS 人物專訪 / 蔣友柏:「極致的藝術,可以跨越語言。」

已更新:2023年3月27日


設計師、藝術家、商人、父親...人們印象中的蔣友柏 Demos Chiang,也正如他獨樹一幟的藝術風格,很難用單一的名詞來定義。今年,蔣友柏的《神畫》個展,將於 1 月 13 日到 2 月 4 日在東京白石畫廊銀座新館展出,作品多運用滴、淋、壓印、大面積塗刷勾勒山水,將神話中的動物一一描繪,展現於世。借此契機,我們也是得以和這位藝術家展開對話,暢談關於藝術、收藏以及生活的種種...

跨領域創作者蔣友柏 Demos Chiang

任何事情我至少都會做一萬個小時,再決定要不要繼續做下去,這是一個我堅信的法則,因為這樣子我也是做設計做了一萬個小時之後, 所以我來開始嘗試藝術。」- 蔣友柏 Demos Chiang

在日常中,擁有多重身份的蔣友柏,生活的重心基本會放在藝術跟設計兩項之上,前者的佔比相對更大。做事以小時來計算的設定,則源於一本名為《一萬小時定律》的書籍,這對於他來說,類似於一種自己跟自己的挑戰的過程,藝術、健身,均是如此。


KIKS:那你自己有計算過藝術這領域目前進展到了幾個小時了嗎?


蔣友柏:還早呢!應該三分之一都不到。


關於最新個展《神畫》

生活在社會當中,我們也都深知和人打交道的不易,而與動物相處,則會更為簡單輕鬆。所以平日繪制動物的過程,對於蔣友柏更像是一種「療癒」。但相較往常的創作內容,《神畫》的特別之處在於,描繪那些現實中並不存在的動物。對於從未見過的形象,藝術家往往很難投入情感,所以蔣友柏也坦言道,這也是一次藝術生涯的挑戰。

蔣友柏《Form》

本次展覽的命名也很好理解,獨角獸、龍都是神話故事里才會出現的東西,以此取了一個諧音,把神話的話,改為繪畫的畫。蔣友柏:「神畫這兩個字結合,在一起就有一種明顯的符號意味,我覺得這件事情是重要的。符號這種意象非常有趣的,它是貫連古今的一個事物;中國的文字,對外國人來講其實也是一種符號,我們看那些希臘文,也會覺得它是一種符號。所以 "神畫" 這兩個字疊在一起,會有讓我覺得是符合主題的,而且也是非常有連貫性的命名。」

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也許都有可以代表自己的動物存在,蔣友柏也是從自身內心出發,開始嘗試將代表自己的動物逐一描繪在紙上。不過他也談道,每一個人不能用單一的動物來看,就像人不會只擁有單一的人格,它是會隨著情緒去做改變的東西。甚至誇張點可以說,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動物園,我們只是決定什麼時候讓對應的動物出來,就像人格是很多樣的。但每種動物的表現,往往是比較直接而純粹的,這也是他會喜歡畫動物的原因之一。


「東方畫作是在闡述一種哲學,哲學是種想像,所以必須要留白。」- 蔣友柏 Demos Chiang

東方和西方的作品,有一個很大的區別就是有沒有留白,我們也不難發現《神畫》系列作品,也都留有很多的空白,給到觀者遐想的空間。在看來,這種留白在東方畫作是一種哲學的表達,反觀西方創作,更多是在追求科學的體現,如精準還原人體比例和肌肉線條等等。


蔣友柏:「我自己是比較喜歡將這二者結合創作,你從結構去看,就可以知道我畫的是什麼樣的動物,而整個面積也會有大量的留白,讓觀者可以投射自己進去,從而形成不同的理解。」

蔣友柏《Snow Unicorn》

蔣友柏最早接觸的藝術就是國畫,而國畫的作者大多也會在一旁題詩,呈現出一種「畫中有詩,詩中有畫」的意境,再加上書、畫、詩三者不分家。所以在蔣友柏的作品,我們也經常能看到一些與主題相關的詩句存在。而使用英文的寫詩,按他自己的話說,算是一種「縫」的概念。英文詩跟中文詩,在文法上的結構不盡相同,且內容相對直白,和含蓄寫意的國風畫作相「縫」,確實會有一種矛盾的美感。從《蔣畫》、《重生》、《夢》、《光》,再到如今的《神畫》,都能感受到強烈的中西方文化的交融,也都是在用「縫」的概念來詮釋。

頗為有趣的是,本次《神畫》展覽還推出一款相關主題的聯名清酒,合作的契機來源於蔣友柏在日本一家餐廳的偶遇,不過酒這個品類對他來說,也是有著非同尋常的意味:「洛克菲勒家族曾經有條規定,你什麼都可以賣,但是金融、藝術、紅酒這三樣東西不准賣,因為在金字塔頂端的就是這些有價資產。所以藝術跟酒的聯名,我覺得是一個非常完美的組合。」


「當你開始做藝術的時候,你會很清楚地知道為什麼欣賞這個藝術家,或是他對你的重要性是什麼。」- 蔣友柏 Demos Chiang

除了自己創作,蔣友柏平日也多愛收藏一些藝術、時尚相關的作品,並說道:「我很喜歡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的達摩系列,還有空山基(Hajime Sorayama)的 Sexy Robot。對於我來講,每一個藝術家對我的影響都是不一樣的。」同時身為 Sneakerhead 的他,蔣友柏也一直有著收藏球鞋的習慣,只不過近些年,也隨著整體環境趨勢變化,入手數量在不斷減少,越收越精。「可能是越來越少有球鞋會真正打動到我吧。我去年收的就只有 LV x Nike,今年只收了 Zion Williamson x Air Jordan 1 Low OG "Voodoo",其他都只是日常來穿的,最近可能在收藏朋友比較多(笑)」

蔣友柏 本次接受採訪所著用的 Nike Air Force 1

蔣友柏:「今天腳上這雙鞋是一雙定制款,這雙鞋蠻好玩的,是我有一天在逛 Grailed 偶然遇到的,點開鏈接也沒有任何敘述,我就很好奇怎麼會有沒見過的 Air Force。結果到手才發現這應該是他自己改的,一查型號就是雙普版的黑色 Air Force,但改得還是挺具有想象力的,所以我在日常也會上腳著用。」

這樣的球鞋定制,蔣友柏也曾自己動手嘗試,在網絡上 po 出一些 Remake 作品。去年,他就將自己的畫作拆解,重新打造成一雙鞋,送給友人們作為紀念。蔣友柏自己評價道,這些球鞋改造不算是一個成功的商品,因為當一個真正的藝術品被拆解,變成了一雙球鞋,它的定義也會隨之變得模糊,不能用單純的商品或藝術品來界定。這樣的產品也會造成市場的定位會變得非常困難,可能並不能被廣泛的大眾所欣賞。所以在不久的將來,可能還會出現更多我們從未想過的形式,來讓球鞋和藝術更好地結合在一起。


「藝術是條孤獨的路,藝術有藝術的規局,藝術有藝術的方法。說真的我還沒走過這麼難的路,很難。」- 蔣友柏 Demos Chiang

健身、設計、畫畫跟家庭,是蔣友柏生活重要組成,簡單而純粹。他關於藝術靈感,也正像生活一般緩緩流淌,不存在某一個特殊的時間點突然地湧現,並說道:「如果不能每天都有靈感的話,那為什麼還要當藝術家呢?」今年在東京銀座的白石藝廊舉辦個展後,蔣友柏還會陸續前往上海跟以色列等地區開展,中間還有穿插一些藝術展覽會,像是 Art Taipei、Art 21 等等。他很多正在著手的設計案,以及一些正在洽談的跨界合作,包括酒類和鞋履品類。

蔣友柏:「藝術不是規劃出來的,它是自己長出來的,也可以說是一個很隨緣份的東西。藝術做到極致,我相信是可以橫跨語言的,至於事實上是不是這樣就再給我幾年的時間吧,我再努力一下。」


「定番」 —— 指得是不隨時間和趨勢而改變的經典,那麼你自己心中的「定番」是什麼?

蔣友柏:「一定是 Chrome Hearts ,它的理念實在是太清楚了,就是奢侈,最近主理人在接受採訪時自己還在講,"Chrome Hearts 就是奢侈品",大家都買得起不行,一個人可以這麼自信地講出這些話,而且做出一番事業還是從街頭開始,我真的很佩服。如果將來能跟他們進行合作的話,那我的藝術也算是達成了一定的成就了。」

在 2019 年時蔣友柏委託了客制單位 The Remade,將他自己穿不到的 Chrome Hearts 皮夾克與這雙 Nike Air Yeezy 2 合而為一。


Info 蔣友柏 Demos Chiang Solo Exhibition《神畫》個展資訊

展覽檔期:2023.01.13 – 02.04

開放時間:Tue - Sat 11:00 - 19:00

展覽地址:東京白石畫廊銀座新館 日本104-0061東京都中央區銀座6丁目4番地16號


Instagram / @as.studio.io

Instagram / @as_studio_post


Photography / Evan @re_evantsai

 

439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