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KIKS 人物專訪 / 柯家恩:滑板帶來的人生已經體驗不完了

已更新:1月 17



柯家恩(Kyle Ke)—— 10 歲時被 Nike 簽下成為台灣的第一批簽約滑手。當年因為滑板比賽屢獲佳績而在台灣小有名氣的“滑板小神童”,走到 27 歲的人生依然與滑板息息相關。早前因為《極限青春》這檔節目的播出,也令他在網絡上斬獲人氣。正值柯家恩遷居內地的生活轉折點,以及在滑板生涯中因為首次遭受重傷而被迫暫停滑板運動的時間點上,《KIKS定番》藉此機會找到這位滑手,坐下來跟從小生長在台北的柯家恩聊了聊他眼中的滑板生活面貌。



當一位滑板人的板齡超過 10 年,那麼他的角色就遠非只是一名滑手。在這個文化里,最寶貴和精彩的東西不是競技精神而是真實的街頭生活,以及無數人在機緣巧合下於一塊滑板之上開闢的未知人生。對於筆者而言,會以此角色敲下一篇又一篇文章,也是因為學生時期接觸到的滑板文化最終將我引領到這份職業上。相信被滑板一二事激發而找到另一番生活熱情的人,還大有人在。



“如果有人跑來跟我說'柯家恩,我是因為看到你我才開始滑板的',那我會非常非常地感動。”

關於柯家恩的成名經歷,相信對滑板文化略知一二的人都有所耳聞,這次發生在一家台灣餐館外面的“閒談” 找到了柯家恩,也是為了在他難得在滑板上“靜下來” 的這段特殊時期,借他的視角讓大家思考和看見滑板文化更豐富的一面。



生於 1993 年——回到柯家恩滑板的最初,當時 Nike 正準備要進中國,那會兒 Nike 還沒有SB (Skateboarding) 這條運動支線,Nike Dunk 鞋款也只是 “Dunk” 而沒有 “SB Dunk ” 一說。 2000 年代的台灣相當注重滑板比賽,Nike 決定在台灣成立滑板隊伍的時候,柯家恩因為比賽獲得優異名次的關係,成為了第一批被簽進去的滑手。當時年僅十歲的柯家恩也有所猶豫,因為最初教他滑板的人,還有身邊滑得厲害的人都是穿 DC,柯家恩也理所當然地對 DC 有崇拜之感。但當時他的家人希望他簽 Nike,恰好 DC 也沒有找到柯家恩合作,於是他簽下了 Nike 直到現在。



從最開始玩滑板穿很街頭的服飾,到後來他看到很多人效仿,柯家恩才知道“穿得很滑板”是所謂的“酷”。當他意識到這件事的時候,在心裡還是有被激勵到。每個滑板人滑到後來,除了成功完成一個滑板動作之外,更有成就感的事情莫過於有人被自己激發了—— “如果有人跑來跟我說'柯家恩,我是因為看到你我才開始滑板的',那我會非常非常地感動。”


“後來我才看到為什麼滑板可以影響到這麼多人,是因為這件事能輻射到的東西真的很多很多,再加上一些品牌效應,讓這件事變成一個新的產業鏈條。”

從最初到世界各地比賽,到以此作為生活的重心,再到如今從事滑板幕後的推廣,柯家恩在這個文化當中浸泡多年,看待事物的視角也一直在轉變。包括一些商業層面的觀察,就如我們都對一個說法心有戚戚焉:“不滑板的人別穿滑板的東西”。柯家恩對此卻有一番另類解讀:“這個問題我也是長大後才思考的。往更現實的層面說,如果沒有不滑板但又穿這些衣服的人來買東西支持,那麼滑手的滑板公司要怎麼贊助滑手呢?滑板當中其實非常多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需要花錢。這也可以延伸講到前不久播出的《極限青春》,我覺得大多數人的思維還是太局限了。滑板文化已經進步發展去到另一個層級,每個年代滑板都有不同的東西。到了現在就是滑板已經進入到奧運,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極限青春》這檔綜藝又把'滑板活動'變成一個盡人皆知的東西,等於是把'滑板的路人'識別出來讓更多人看到。這個很好理解,因為滑手在滑板的時候都會拍影片,那其實還是想讓更多的人看到吧,這檔節目等於是用另一個層級的思維去推廣滑板這個事情。儘管他們包裝得不是特別的'酷'(笑),但傳達的東西至少是沒錯的,這個節目之後會有更多的人來玩滑板,這就是對滑板文化的一種支持,這檔節目相當於是在讓大眾看到滑板人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中國的現狀如斯,再放眼國際——如今世界上的滑板文化已經不似當年一般是一種“小眾”、“地下”,柯家恩曾與滑手朋友輾轉世界多地感受過不同地方的文化。關於世界各地滑板文化的“和而不同”,柯家恩眼中,西方與東方的還是有所區別的,但滑板這種生活方式或是這種“創意平台”卻總是很默契地互通。“我覺得這個分技術層面和文化層面吧,別人先行幾十年水平當然會超前一點,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但是再過十年二十年可能全世界的水平都差不多,等於是滑板發展到一個階段在技術層面就會傾向於互通。


要說到文化層面的話,西方仍舊是發源地,保留著滑板自誕生伊始最傳統的東西,但是每個地方有本地的文化,所以滑板去到不同地方就會有不同的特色。

比如美國人的滑板就會看到大的台階大的桿子,歐洲可能就很有技巧很精細。這一點滑板跟嘻哈音樂很像,不同國家的嘻哈音樂都有自己很不一樣的特色,但是這個時代的滑板就是屬於這個時代的滑板。



我覺得滑板最終就還是想酷(笑),還是想做自己,做自己喜歡和自由的事情。滑板延伸到最後已經變成一件涵蓋量很大的事情,一個人滑一個人拍,再到後期剪輯和音樂的部分,這就是後來我才看到為什麼滑板可以影響到這麼多人,是因為這件事能輻射到的東西真的很多很多,再加上一些品牌效應,讓這件事變成一個新的產業鏈條。但滑板又是一件不論在個人偏好又或是穿著上都很包容的事情,比如有些人喜歡聽朋克音樂,那麼他滑板影片的背景音樂就是相當朋克的,甚至他平時喜歡穿得很朋克,很有設計感又或是很有自己特定風格,這都不妨礙他滑板,我覺得這就是滑板的魅力所在吧。但我覺得很多人不會去想這些背後的事情,這些東西也是後來我接觸到 Avenue & Son 的 Boss Xie、Stephen、Jeremy 他們才開始思考的。



當滑板人要做品牌要設計衣服,要讓人知道滑板文化其實很有趣,就會去觀察滑手的一些行為,然後把自己想做的東西展現出來,當中無可避免地會涉及到攝影、剪輯、音樂、藝術設計。“ 即便我現在腳受傷了,但依然有在拍滑板的人,在剪輯滑板音樂,我仍舊在體驗這個文化給我帶來的東西,這些都是從滑板中感受到的很真實的東西。



當被問及是否因為滑板在生活中的比重過大時,柯家恩直接說 “我覺得滑板所帶來的東西都讓我體驗不完了,也正因為滑板我才會喜歡音樂、喜歡藝術,當中這些東西的門道都還遠遠摸不透學不完,所以還沒有時間去想到這一步”。跑來上海也是因為這邊做文化的氛圍和機會比較多,在台北的話滑板的人基本上都是自發地在做一些事情,但是在這邊都會有品牌來支持做推廣,在台灣比較少有大品牌的資源來支撐。



出於想在台灣保留一些街頭文化原貌,柯家恩參與到一個叫做 台北失控 TPOOC (Taipei out of Control) ,中文譯字大概是“不受限的台北生活”意思的平台當中,出發點是想記錄和產出一些影像來讓外面的人認識台灣,意在從自身以及身邊人的街頭生活中傳遞出一個去追求你想要的生活,去過你想要的人生的信號。他說在台灣一直以來都是比賽的氛圍比較濃厚,但是當他出國比賽認識到世界各地的滑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滑板不止是比賽而已,他背後的文化和交流還有社群更重要。滑板人總是一個大的群體在交流,就像平時他們比賽完都會一起玩,但是籃球運動的話就不太像是這樣子。TPOOC 想做的就是想用滑板影片和圖片來告訴別人,滑板文化在台灣沉澱下來是怎麼樣的一個面貌,因為在那邊沒有人真正在做這個事情。




柯家恩的生活狀態很難用一種形態去框死,因為他總是在與不同的人交談當中誕生新的想法,然後變成生活的下一步,一如最後他提及心目中的“定番” ,就是去過不受限制的生活—— “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那還不趕快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失控首映派對 by TPOOC

目前,柯家恩也於這個月完成隔離正式回到台灣,同時他也跟 KIKS TW 編輯部透露,在 2 月 6 日TPOOC @tpooc 將會在台北 PIPE 舉辦滑板影片的首映會,至於是什麼樣的內容呢?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501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