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KIKS 人物專訪: 阿達 昌璟翔 " 好懷念 AJ3 只要 $3,800 的年代,那個時候真的很快樂。"

已更新:2020年9月4日



KIKS 人物專訪:  阿達 昌璟翔 " 好懷念 AJ3 只要 $3,800 的年代,那個時候真的很快樂。"


潮流其實是一種很怪的現象,正如同上一期專訪中的 "小鬼" 黃鴻升說的那樣,潮流有時候就像是德國童話中的那個 "魔笛" 的故事一樣,就是有一種牽著別人鼻子走的魔力。

"潮男" 是時下非常容易吸引到關注的一種身份,一句 "你好潮喔" 絕對可以讓精心打扮的年輕人感到無比開心,雖然他們可能只回一句 "就隨便穿穿啦" 。

畢竟帥是天生的,潮卻是可以透過後天努力做到的,某種程度上來說,對於 "穿的潮" 這件事情上,大家也是處在同一起跑線上的。

今天,我們持續推出人物專訪系列,這次的主角相信大家對他都不陌生,歌手、主持人、導演

都是他的身份,他就是從 《 大學生了沒 》出道的阿達 昌璟翔。





《 大學生了沒 》這個節目培育了很多藝人,譬如百萬Youtuber "蔡阿嘎"、國民女神 "大元"等等,阿達也透過這個節目的鍛鍊成長為獨當一面的藝人,出道之後他與李伯恩組過 "自由發揮" ,曾入圍金曲獎和金馬獎,無論是創作、指導 MV 還是主持節目,阿達皆留下過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

如果常看綜藝節目的話,你一定會發現與阿達差不多年紀 ( 30歲左右 ) 的藝人其實都很熱衷於潮流文化,在演藝圈競爭非常激烈的台灣,他們依然可以保持自己的特色,也是一件不簡單且奇妙的事情。

他們都很熱愛自己的工作,鬼靈精怪和搞笑可能他們螢幕前的形象,但其實坐下來交流之後會發現他們想的遠比在螢光幕前的他們展現的更多。





有一句話叫做 "藝人就是要異於常人"

在這個競爭壓力極大的演藝圈,自我提升是永遠不能停止的一件事情,這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卻又非常現實。

在阿達的工作室哩,伴隨著炸雞的香味,我們試圖聊出一個和我們平常看到不一樣的阿達。

阿達說一直在做 "把自己歸零" 這件事,不然他覺得自己會廢掉,私底下的他依然很健談,採訪裡,他也繃出不少金句。


KIKS x 阿達


K:KIKS

D:阿達


K:你是一個身份非常多的人,平常你都會怎麼介紹你自己?

D:從港都到台北,從台北到世界,這是你的導遊 Ada ,帶你環遊世界到處飛~~

( 自動 Freestyle 了起來 )

開玩笑啦!其實我身份很多,但我也不太會去介紹自己怎麼樣,但大部分還是用創作人的身份。




K:很多人都是從《 大學生了沒 》開始認識你的,你身上也一直都保持著節目中那種年輕的感覺,是怎麼做到的?

D:不年輕囉,但其實我覺得那個節目很好玩,那時候我也還在讀大學,然後每個禮拜可以去那邊錄節目。

那個節目很輕鬆,不需要你做很多事情,只需要分享生活中發生的事情,每個禮拜還有藝人可以看,還有很多女生,休息室還是在一起的。

我記得有一次進到休息室,看到一個女生翹著腿在擦乳液,突然覺得人生好值得,雖然錢很少,但那時候在念書,也沒什麼差,很快樂。

那個時候我在那裡學到的就是常常要把自己歸零,你不能因為自己很習慣這些事情之後就對一切失去好奇心,所以我會一直把自己歸零,對生活中各種事物產生興趣,我覺得那樣子是保持熱忱最好的方式。

我做旅遊節目的時候也會遇到這樣的問題,我不會因為我做旅遊節目做很久,出去就是一副

"這我都看過" 的樣子,這樣就廢掉了,所以我在面對這個世界的時候都會保持第一次見到的感覺。

K:剛才說到你的多重身份,在歌手、主持人、導演這些身份裡你更喜歡哪一個狀態下的自己?

D:這樣工作都是我常常在做的,我自己比較喜歡的還是我在創作時後的狀態,像是我去表演或著主持的時候,和大家一起同歡,快樂是現場的,但我覺得創作過程是最有趣的,比如我要想 MV 的腳本,或著寫歌的時候,我覺得那個東西的成就感和別的東西是不太一樣的,你寫好一首歌,我都覺得這首歌一定會中,但 ( 其實 ) 你也不知道,這個也會很有趣。

我喜歡可以留下來的東西,這都會比我一次性得到的東西更有趣,寫到好的歌,或者拍了一支有趣的 MV ,那個是我最喜歡的狀態。

我最不喜歡的就是 MV 或者歌上線的時候,那個感覺就很像發成績單;就像 Youtuber 每天上片,點閱率好就會想下一支會不會不好,點閱率不好就會想怎麼會不好,一直不開心,其實滿恐怖的。




K:那你最近在忙些什麼,未來有什麼計劃?

D:我最近在準備交成績單,就是新專輯,我最近在錄音,剛好疫情,正好本來也準備要做新專輯歌都寫完了,在想怎麼樣拍攝一些有趣的影片,這次的專輯還是很像我的狀態和風格,我也不能強求自己去做 Trap ,可能年紀大了。

當然我喜歡的饒舌歌手很多,喜歡的音樂風格也很多;我最喜歡 Lonely Island 和 Yelvis 的狀態,Yelvis 是一個北歐的脫口秀主持人,可是他們做的音樂都超厲害,就像他們做的

《 What Does The Fox Say 》這種東西,我就很喜歡像這樣的歌。




我很開心我有自己的節目 ( 完全娛樂、Game 什麼東西 ) ,我同一時間也可以創作有趣的音樂,今年還有一部戲要上。新專輯也滿有趣的,會和很多有趣的人合作,我很喜歡探討這個時代的產物,或者," 我自己是什麼樣?"  這樣的話題,除此之外,還會有更多喜劇方面的動作。

K:喜歡潮流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做了藝人之後是不是會更關注穿搭這方面?

D:這真是一個無底洞,一個很黑暗的事情,其實我年輕的時候剛開始喜歡的流行是

HipHop 和滑板,HipHop影響我比較多;滑板的記憶除了豚跳只能跳一塊板高之外,

就是在 U 形板摔斷手,我記得那次還沒開始玩,就只是掉下去就摔斷了手,很白癡。

那個時候接觸到很偏門的 Chicano Rap,然後那時候的流行是我們自己人會有一個派系,

就是穿 Dickies 的長白襪,然後配 K-Swiss ,覺得很帥。

我們這個年紀的人喜歡的流行都是因為看 MV ,那個時候就看 YG Family,G-Dragon 還很小,那個時候都穿 FUBU 和 Sean John、Johnny Blaze 這些牌子,現在都買不到了,我到現在還一直留意這些牌子,看到就買,也會去泰國和大阪的二手店淘。

HipHop 沒有界限,尤其是衣服很寬鬆,你可以吃很多,胖瘦是能藏住的,後來在西門町的店裡打工,有接觸到台灣的品牌和一些會穿搭的哥哥姐姐們,打開了更多面,讀大學的時候慢慢接觸 HipHop 之外的潮流品牌。

我不喜歡緊的東西,甚至後來牛仔褲也不穿了,都穿有鬆緊帶的褲子,其實我也很感謝現在的潮流文化,現在的潮流文化讓藝人或是 KOL 可以不用那麼拘謹,我也忘了是哪一年,球鞋文化開始流行之後,你不用一定在非常嚴肅的場合穿皮鞋,穿球鞋也是可以的。除了做主持人可能會需要穿西裝,做歌手的時候就可以穿很自我的風格。




K:現在很多年輕人對潮流,尤其是球鞋都追很兇,那你自己最喜歡的球鞋是哪一雙?

D:這一題非常難,像我非常喜歡動漫,但我沒有辦法去接受它出太多,像 《 海賊王 》的公仔就出太多,多到不知道怎麼去喜歡它了,我就不碰了,然後像我會這種動漫的公仔都買一隻,我沒有辦法買的越來越多,買到家裡都放不下,當一樣東西出太多,我會覺得很痛苦,像 Travis Scott 我會有一雙,但接下來我就沒有辦法,這也是我覺得很多人會面臨的問題,像 YEEZY 就是一直出,一開始有人可以跟著不停收,到第 4 雙可能就收不動了。

像 Vans 我很喜歡最主要是因為新出的 Slip-On 有夠輕,穿上之後感覺會飛,我常需要在攝影棚跑跳,也常常坐飛機,下飛機的時候腳會水腫,( 到了攝影棚 ) 我一定要先脫掉,所以現在我對這種穿脫方便的鞋型就很著迷。



阿達和團隊一起訂製的 Blazer


今天剛好到一雙 Nike Blazer ,是我做的 Nike By You,我們工作室每個人都有一雙,我覺得有時候鞋子最棒的地方是紀念價值,我們都是拍片的人,所以我們每個人都選一個黑色,踩到土也不會怕,但也不能太黑,所以加了白色,一人有一雙的感覺很好,它的價值不再於金錢;無論是潮流還是生活中,有關聯的東西的價值我覺得是最大的。


K:一直以來,你總是會有些天馬行空的想法,以後會考慮把這些想法用來做一個自己的品牌嗎?

D:當然服裝是很有趣的東西,但是我覺得現在不是設計好就會賣得好,太多人在做了,風格也很類似。

如果我像 Verdy 那樣 ( 或許會考慮 ) ,Verdy 紅之前也常來台灣,像他的運作方法就能賺大錢,如果我和 GD 是好兄弟,或者和 A$AP Rocky 拜過把子,不然我不會做潮牌。

其實我一直想做一個發明家,應該說有趣的東西會讓我比較快樂,文化底蘊比較強的東西

會讓我比較想去喜歡,像台灣有個牌子叫 Pretty Nice ,對我而言是最推崇的,因為它的底蘊是我從小到大喜歡的 HipHop 文化和精神,這種創意和 Crew 的感覺是很棒的。

我即便做的話,我可能也不會賣,賣衣服太麻煩了,要考慮到很多層面的東西,像這次我專輯的周邊是面紙,但如果談得到合作,我可能會做口罩,會很帥。


K:現在兩岸交流也越來越多,你覺得台灣和大陸的年輕人在潮流觀方面有什麼不同嗎?

D:我覺得兩岸大部分年輕人都受 KOL 影響比較大," XXX 同款 " 都會有很大的效應,但是比財力的話,感覺還是大陸人年輕人強一些,那些潮流展上的衣服和鞋真的都太狠了。

奢侈文化目前大概也是這個方面,比如我看到 Jordan 和 Dior 的聯名就會很想要,這可能就是人的劣根性,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了這種欲望,我也在很努力壓制它,但很難。

但大陸還是會有設計師做一些很特別的東西,有些衣服剪裁很特別,我喜歡有精神文化的東西,但是流行的東西就是一定會發生。

台灣年輕人好像比較流行 " 一個包和一雙鞋打天下 ",衣服沒有那麼看重,特別是高中裡,因為大家都穿制服,所以鞋子顯得特別重要,我有一次去一所高中,結果發現一個班裡大概有

20 幾雙 YEEZY 。像日本人就都很有自己的風格,他們的穿搭還是都和文化息息相關,喜歡滑板的人就一執會穿滑板的衣服,喜歡雷鬼的人就一直都留雷鬼頭,喜歡搖滾的人就一直很搖滾,韓國的話會把現在的流行元素全融入自己品牌的設計,也是他們獨有的風格,到處跑還是會看到很多不同的風格。




K:從球鞋文化這方面來看,你對於現在台灣球鞋文化的狀態有什麼看法嗎?

D:我覺得和以前差不多,現在球鞋爭奪的激烈度也低於奢侈品,比如 LV 的聯名;比如 Dior 和 Jordan 的聯名,你沒有 VIP 根本沒有機會去買。因為我是讀財經系的,我就覺得很奇怪怎麼現在鞋子會變得像股票一樣、像期貨一樣,但我覺得去討論 " 是不是真心喜歡球鞋 " 以及批判那些 "只是為了炒鞋而炒鞋的人"沒有什麼意義,這就是供需原則而已。

導致這個問題最大的原因我覺得是社交平台,以前有錢人可能不知道什麼東西是潮的、帥的,也許他們資訊是封閉的,但現在有錢人因為社交平台的發展有了更多收穫資訊的渠道,他們知道什麼是可以拿出來秀的,像我們買一個喜歡的東西可能需要花很久的時間,比如 Goro's 我們排隊要很久;比如買一雙鞋存錢要很久,但有錢人就可以一下子買很多,我現在很慶幸以前去瑞士出差買過一顆 "綠水鬼",現在已經漲翻了。

當大家都要戴勞力士搭配的時候,有錢人就知道這是帥的,他們就會一下子買很多,單品的價格就會被炒上去,但這就是供需原則,沒有辦法去避免的。

所以球鞋一定會有這樣的作法,現在奢侈品牌也做球鞋,奢侈品球鞋又在聯名,可能有些人會醒吧。

有些人應該會挑鞋型衝,慢慢我覺得消費者分層會越來越明顯,但總體來說商機還是很大。


" 好懷念 AJ3 只要 $3,800 的年代,那個時候真的很快樂。"




專訪那天,阿達剛結束工作從韓國回來,其實非常非常累!

但是他依然保持著活躍的狀態與跳躍式的思維,和他聊天有點像在錄綜藝節目,他闡述觀點的例子也很令人意想不到。




阿達是一位在螢光幕前與私底下完全一樣的藝人,個人風格鮮明,十足的我流派!

從學生時期開始接觸流行文化,開始發覺自己的喜好;從男孩變成男人後,依然堅持自己的喜愛的那份初衷,事業發展得不錯,又很有自己的態度和想法。他就是 阿達 昌璟翔。

在我們的身邊,其實不泛有著跟阿達一樣特質的人,不盲目跟風,有自己的潮流觀,思維也很銳利。我們一直在提倡大家在追求潮流單品的同時,更應該去了解每個品牌背後的品牌精神跟核心文化故事,但是這種底蘊並不是三、五年就能累積而成的,可能需要花費更多時間跟精力及熱忱,才有機會。

潮流當然需要不斷湧現的年輕消費族群來推動品牌前進,不過像阿達這樣的角色或許才是潮流這個圈子裡更不可或缺的。





2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