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KIKS 人物專訪:黃鴻升 小鬼 "球鞋文化一直是健康的,不健康的是人。"

已更新:2020年9月4日




人物專訪:黃鴻升 小鬼 " 球鞋文化一直是健康的,不健康的是人。"


「 依依不捨,捨不得,地球上最浪漫的一首歌。」

這首《 地球上最浪漫的一首歌 》相信許多男生靠這首歌把到不少的妹,

也是許多 7、8 年級生青澀回憶裡的一首經典名曲。

這次人物專訪的主角就是擁有歌手、演員、主持人、創作家、潮流品牌主理人等多重身份的藝人,"小鬼" 黃鴻升




小鬼如今的地位,是他一步步慢慢耕耘的,他的演藝之路並非一開始就很順利

最初與 Junior、綠茶三人組成團體 《 丸子 》,但直到接下 《 娛樂百分百的 》的主持棒,才算是真正嘗到走紅的滋味。

在主持娛百時,他的表現可圈可點,當他宣布離開娛百主持群時,粉絲們都非常錯愕,

但現在看到小鬼的成就,這個決定當時一定非常痛苦卻也很正確。



和王陽明主演電影 《 角頭 》


客串偶像劇 《 想見你 》

多才多藝的黃鴻升,創作也是他一直在堅持的事情,寫歌、也寫潮流專欄,同時也是個演員,主演過電影《 陣頭 》、《 角頭 》,在最近爆紅的偶像劇《 想見你 》中,客串了黃雨萱 ( 柯佳嬿飾 )戲裡大學生活中的學長男友。

除了藝人這些身份,小鬼還是一位創作者,最近他的第二次個人創作展 《 Dear Papa 》剛結束不久。

這個創作展展出他從開始畫畫以來創作的一系列主題畫作以及使用動態方式呈現的一些作品,

除此之外,他親手操刀設計的玩偶 Alien 666 也有同步展出。帶著我們參觀他的創作展時,

他特別介紹了其中一項作品,"魔笛" 這個來自德國的童話故事,也代表了他對現在一些莫名其妙跟風現象的看法。



小鬼的作品之一《 魔笛 》


小鬼的第二次個人創作展在台北市永康街巷弄裡,我們與小鬼聊了很久,從他的創作聊到他的演藝事業,再從他對於潮流的看法深入他的潮流品牌 AES 和系列玩偶 Alien 666,

可以說這次的專訪收穫真的非常豐富!




KIKS x 黃鴻升


K:KIKS

H:黃鴻升



K:最近你的個人創作展受到不少朋友與粉絲的關注,可以聊聊策畫這個展的初衷嗎?

H:這個畫展是我人生的第 2 次畫展,主要的作品也是我上一次畫展中有在販售的。

這幅作品算是版畫,也是 Alien 666 在這個世界上誕生的第一幅畫,講述的是他們兩個在偷博物館裡的一幅畫的故事。

我一開始對他們的設定就是小惡魔,漸漸我就讓他們變得可愛一點,所以越來越胖了。

辦第 2 次畫展的初衷其實很簡單,我喜歡畫畫。

我不是科班出身的,因緣際會之下,我以前在朋友店鋪的櫥窗做了一個合作,藝術畫廊的人看到這個覺得很有趣,就打聽是誰創作的?後來就和我合作開啟了第一個畫展,第一個畫展結束 3 年了,現在是第 2 個畫展,這次也把重點更放在 ( 我創作的形象 ) Alien 666 身上。



小鬼和他的作品


K:創作好像是你一直在做的事情,你最享受的創作過程是完成創作這件事情?

H:我覺得創作有趣的地方在於可以藉由它去表達很多事情,很多人會在社群媒體上打出自己的心聲,或是在限時動態裡說出自己的心情,可是我覺得那都很直接,身為藝人很多話不能直接表達出來,可以說把它們當成元素或者是養分,放在畫裡、歌詞裡或是其它的表達形式中。

我的畫裡塞了很多我想表達的訊息,畫完我也覺得我說完了,我覺得滿開心的,當大家看完後,我也就當作大家都接受到 ( 這些訊息 ) 了。



介紹自己的作品時,小鬼拾起平常愛開玩笑的個性,非常專注、真誠


K:結束這個畫展之後,接下來的工作計劃有什麼安排嗎?

H:2020 年會再發行一張自己的 EP,其實在 2019 年已經陸續發行了幾首單曲,2020 會再次集合發行實體專輯。

戲劇的部分目前都暫緩中,因為我在主持節目花了太多時間在出外景,沒有任何一部戲劇可以讓我不斷進進出出,暫時我都沒有接電影和電視劇。

我個人還是很熱愛戲劇,這都是我現階段在做的任務,現在我就想好好把我的節目做好,未來我還是有一個長遠的計劃,我想成為一個演員,不一定要演男主角,也可以演別人的爸爸或著爺爺,用演員的角色完成養老的部分。




K:你踏進演藝圈已經出道 18 年了,你覺得這些年來自己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H:最大的改變我覺得和出道不一定有關係,每一個人長大都會有一個軌跡在走,那可能不外乎就是一開始對自己的自信很滿,對自己想做的事情非常執著,年輕的時候沒有太多層次,就只知道衝,覺得不是成功就是失敗。

久而久之,努力到後來發現中間有很多層次,有很多東西不一定是勝利就是好事;失敗就是壞事,這就是我感受到的。

在演藝圈裡不長不短將近 20 年,越來越有趣、越來越耐人尋味,很多工作不是那麼單純,不是單純一定要票房好,或著說唱片一定要大賣才能獲得快樂,在過程中間就能收穫很多有趣的東西。


K:我們看到你平日的穿著都很潮,也會嘗試不同的風格,那你自己最喜歡的是什麼風格?

H:其實我滿善變的,這也是我身上有很多風格的原因,我喜歡,我就會去那樣搭配。

與其說我個人最喜歡的風格,不如說我很喜歡穿搭這件事情,穿搭這件事情我覺得是有趣的,

譬如說今天工裝就全工裝,鞋子就一定要配工裝的鞋子,這樣的 Total Look 比較不容易犯錯,但我個人喜歡混搭,在中間的調性裡找到可以銜接的地方;在 Look 中加入更多風格的同時,又很 Make Sense,我喜歡這樣的感覺。

有趣的地方是有些調性是可以銜接的,就像畫畫這件事,比如一幅畫看上去很和諧,但其實仔細看會在上面看到很多不同的畫法,這就是一些有趣的地方。




喜歡穿搭的小鬼 平日風格多變


K:你有在雜誌上寫過潮流專欄,你自己想傳達給讀者什麼樣的潮流觀呢?

H:我覺得所有事情都有原因和出發點,就像我說的"魔笛"這個事情,任何品牌的崛起

一開始絕對是默默無聞的,但它為什麼會紅起來?一定有原因的,我個人在寫專欄的時候,

希望著重探討的是"一個品牌為什麼會被大家喜歡"這個點。如果只是因為"魔笛"的笛聲才喜歡的人,我希望他們看到我的專欄後對於品牌文化會有更多了解,有一種原來如此的感覺。

比如 Supreme 很早之前有個海盜頭像的 Logo ,很多人會覺得那就是 Supreme ,但殊不知這就是個海盜的 Logo ,Supreme 只是拿來使用。

對於那個年代的年輕人們來說,這就是"魔笛",這就是 Supreme,他們在別處看到這個海盜 Logo 的時候,他們就會覺得這是模仿 Supreme 的,這個東西是我喜歡著手去解釋寫作的。

K:說到現在的潮流,不免就會提到許多品牌,你本身是一個買東西很挑牌子的人嗎?

H:其實我個人偏好是選物,不一定是品牌,選物這件事情比較有趣,就像我剛才說的穿搭。

我不會刻意說我喜歡 Supreme 就一直往那邊走,或是 Human Made ,就一直買,就我而言,我只是選我喜歡的款式,所有牌子我都是選我覺得做得很好的款式,這是一種樂趣。





K:你擁有自己的潮流品牌 AES ,可以說說這個品牌當初創立的初衷嗎?

H:其實 AES ( 創立的初衷 ) 很簡單,2008 年的時候我想做自己想穿的衣服,那個時候的潮流氛圍非常好,我還只是一個主持人,很多人對我的印象就是有趣、搞笑、歡樂的一個年輕人,那個時候我就已經有一點叛逆了,叛逆的原因是覺得大家為什麼只有一個角度來看我,所以那個時候我就做很多層次,讓大家知道黃鴻升不只是會搞笑而已。

與其說 AES 是我創立的品牌,我一直在 AES 上灌溉,倒不如說我把黃鴻升做成了一個品牌,

黃鴻升這個牌子才是我持續灌溉的牌子,AES 只是我的養分。

對於我而言,我想做這個品牌的初衷就是為了增加黃鴻升這個品牌的層次,當然也灌輸到我自己想要的東西、我想穿的衣服,連結到我的 Sense 的部份,所有這些東西其實都是相輔相成的。


K:AES 最近也發售這一季的新品,說說這季的設計理念和想要傳達給粉絲的精神吧。

H:我最近開始接觸 Outdoor 和滑雪,開始接觸很多戶外運動,因為這樣也開始穿工裝,

開始穿比較機能性的風格,剛好這個風格這陣子也很紅,我結合了我的元素和想要的東西在這一季的服裝裡面,這個東西也是大家喜歡的,好像可以平衡一下。



黃鴻升 個人品牌 AES 形象&型錄


但系列中間還是會放一些我知道不會賣的東西,例如說有個碎花的外套,我就知道不會大賣,

但我就是想要做,我就是找一塊覺得很漂亮的布,好像可以做一件衣服,我也很清楚不會賣,

但是是一個品牌就是要融入不同的層次在裡面,懂的人就會覺得很有趣,不懂的,也沒有對錯。

K:聊聊球鞋吧,球鞋是潮流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你覺得現在台灣的球鞋文化發展的如何?算不算是健康的球鞋文化?

H:其實我沒有資格去評論是否健康啦!我也只是一個熱愛球鞋的人。

對我來說,因為網路及社群媒體的關係,球鞋現在有點像煙火,一直在綻放,就像你永遠不會記得 101 上一次放的煙火長什麼樣子的感覺。

就好像一季刺拳,這個刺拳有效的話,一雙鞋的配色就越來越多,洗一波之後,全部的人都穿 YEEZY,全部的人都穿 Jordan 或別的,就變成我說的 "魔笛"那個概念。

但是你真的那麼喜歡 YEEZY 嗎?你到底喜歡它什麼?一堆亂穿再配個 YEEZY 鞋子就真的很帥嗎?這就是"魔笛"。

但如果你真的這麼喜歡 YEEZY 也 OK,我 Judge 的不是 YEEZY 本身,而是大家為什麼想買,所以說我覺得問題不是球鞋本身,而是網路;網路是一帖猛藥,懂得什麼時候吃就會讓人身體健康,一直猛吃就會生病,所以你說"球鞋文化目前健康嗎?"我覺得球鞋文化一直是健康的,但是人類不健康是因為吃了太多藥。




K:最後我們聊聊你的公仔吧!設計的出發點是什麼呢?

H:一開始就是從小惡麼這個概念開始的,小惡魔有點像撒旦的概念,666 是惡魔的數字;

在聖經上也有寫,這對於現在的小朋友來說也算是個冷知識,但我們這一輩應該都懂,現在小朋友可能就只知道 "666" 和 "六叔"的關係,我現在的年紀也不為急於去辯解說"我不一樣"。




我想說惡魔本來也是天使,"墮落天使"路西法想說的不是說大家都要學壞,我也沒有想要做任何傳教的部分;我想說事情就像太極一樣,有一體兩面,有點像 DC 電影裡的蝙蝠俠和小丑,他們兩個其實也互相需要對方。

很多年輕人可能覺得不是黑就是白,我也是提供一個做每件事情都需要不一樣的思維,再加上我個性有點叛逆,我就用小惡魔做個形象,我又不想宗教和怪力亂神的成分太多;這個時候我想就推給外星人吧!

它就是個長得像小惡魔的外星人,所以它叫 Alien 666。

很顯然從我們小時候的卡通到現在,胖的吉祥物比較受歡迎,所以我就畫了個比較胖的,這還只是第二階段,之後還會更胖,有點嬰兒肥,就叫 Human 666,當然 Human 666 還沒有製作,Alien 666 還有很多有趣的玩法,Human 666 也不急著去做。




很多人認識"小鬼"黃鴻升可能都是因為他在 《 娛樂百分百 》中搞笑的形象,但這並不是全部的他,從偶像團體出道,轉型成主持人;然後再繼續音樂、戲劇方面等更多跑道皆有出色的表現,能在演藝圈裡闖蕩這麼久,正是因為他總有不嫌多的想法。

正如他在專訪中不斷強調的那樣,"在不同調性中找到一種平衡"、"探討一個品牌爆紅的原因"、"做一件自己喜歡但不一定受歡迎的衣服",這些才是真正的他。

他說得沒錯,任何事情都是有許多層面的,並且相輔相成的,如果不是這樣,也就不會有我們

現在認識的"小鬼"黃鴻升了。




8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