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KIKS 人物專訪:王信凱 a.k.a 王聚寶 " 我最愛黑面白底的球鞋 "

已更新:2020年9月4日



人物專訪:王信凱 a.k.a 王聚寶 " 我最愛黑面白底的球鞋。"


許多球員也都往時尚、娛樂圈發展,至少在打扮上有些 NBA 球員已經是別人模仿的對象,退役的 Wade、仍在役的詹皇 James,更年輕的 Simmons 和 Kuzma 皆穿出了屬於自己的風格。

也有不少球員在球場外有自己的副業及生意,譬如 James 就涉略了影視製作、潮流品牌以及經紀公司等多種行業,甚至投資利物浦足球隊 ( Liverpool F.C.) 他也是許多運動員的投資榜樣。



今天我們專訪的這位,顏值進得了演藝圈、穿衣有品味,同時也把自己的生意經營得有聲有色,他就是 王信凱 a.k.a 王聚寶




也許有人對於王信凱這個名字有點陌生,但是你們一定聽說過春陽茶事,王信凱正是春陽茶事的老闆。

其實就算你不知道王信凱的名字,也會對他的長相有所印象,因為去年他受邀拍攝了潮流品牌

Madness 衝浪系列的 LookBook。



王信凱受邀拍攝 Madness 衝浪系列 Lookbook


因為這次的友情跨刀拍攝,也因為春陽茶事,更因為自己頗具風格的日常穿搭,王信凱在兩岸港澳其實已經有了不小的知名度,品牌活動會邀請他做為特別嘉賓出席,也有不少粉絲會找他自拍。不過這些身分都只僅於現在跟未來,在過去,他只有一個身份:職業籃球運動員。


王信凱曾參與過 CBA 的兩個賽季,這一點較少人為知。其實進軍 CBA 的知名球員不少,

像是 "野獸" 林志傑、" MVP情人裡的段臣風 " 顏行書、"鼎爺" 曾文鼎、"台灣飛人" 陳信安、"少俠" 田壘等人,不過前述幾位球員尚未至 CBA 之前,就已在台灣 HBL、SBL 賽事裡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了。

但是王信凱與他們不一樣,王信凱從未入選過中華隊,在高中之前也沒有接受過正規的球隊訓練,不過來自台中街頭的他依然在 CBA 兩個賽季中打出不錯的成績,可以稱為他是最有個性的台灣球員之一。





球員時期,王信凱比起其他人,就顯得有些不同,當時他就開始經營個人社群媒體,開始會和粉絲們分享一些自己的日常心情和一些想法;在他離開球場後,也有涉略電視台賽事球評,

同時也在撰寫自己的衝浪專欄。

出身於 HBL 曾經的名校 三民家商 的他在升學時選擇了一間與籃球沒有太多關聯的台藝大( 台灣藝術大學 ),可見他不僅僅對於籃球,對於生活、生涯規劃也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離開球場後,王信凱也越來越懂得享受自己的生活。享受生活並不是一件複雜的事情,就像在球場上聽從教練的指揮,完成自己的職責一樣;王信凱只是在做他喜歡的事情,比如開自己喜歡的咖啡廳;開一間自己喜歡的 Babershop ,又比如堅持簡單適合自己的穿搭風格。


人類史上最難的事情之一,堅持做自己,但正是因為對穿搭的堅持,王信凱成為了許多人眼中擁有鮮明風格和態度的潮男,加上之前籃球員和現在事業家的身份,大家也將他視為懂得享受生活的籃球潮男。


我們和王信凱相約在他新開的咖啡廳,在台北信義區離鬧區有點距離的一條巷子裡,和他聊一聊個人目前的生活狀態、他的潮流觀,當然還有籃球。





KIKS x 王信凱



K:KIKS

W:王信凱




K:Hi,王信凱,這是你第一次接受 KIKS 的採訪,能和大家大家介紹一下最近在忙些什麼嗎?



W:最近主要在忙咖啡廳和 Babershop ,好消息是最近這兩間店都順利完成了。

然後在計畫暑假的事情,暑假會有關於體育和展店的計畫,但最近比較想先休息一陣子。

休息的時候都是打籃球和衝浪居多,也因為開始營業咖啡廳和 Babershop 的關係,有一段時間沒去衝浪了,希望在未來短期間能有一段屬於自己的衝浪之旅,我個人滿喜歡去峇厘島或是澳洲和美國去衝浪,但重點是要有差不多一個禮拜的時間,才能夠去比較遠的國家;如果在台灣的話,我主要會去台東。






K:今天我們在你主理的咖啡廳見面,也知道你還有一間茶飲店,想知道你怎麼會想從事這方面的事業呢?



W:除了春陽茶事之外,我自己還有一間串燒店 - 吉利串燒。

開這家店是因為我每天都會經過這個地方,忽然有一天看到它在出租。

其實我一開始是要開Barbershop ,也計畫很多年了,後來也是因緣際會認識了做咖啡的合夥人,原本是要整間都做 Barbershop ,後來決定切一半出來做咖啡廳,也有點實驗性質,想做簡單的事情看看。一開始也沒有想過要做一間爆紅的店,單純就只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其實這個地方一開始是一個機車行,我認為台北有很多這種大家每天都會經過但並不起眼的地方,大家可能會覺得我們選這個地方太偏僻了。

確實交通不是很方便,但就像我說的,一開始就想做自己喜歡的、帶點實驗性質的店。

這裡其實景觀不錯,抬頭看就能看見 101 ,對信義區來說也有不一樣的氛圍和感覺,我們常去日本和美國,也發現理髮和咖啡基本上是很多人每天日常生活中所需要的。

國外的店也不會開在商圈,更像是社區性質的服務,一開始我設定的就是這樣,讓這附近的住戶有一個地方可以去。






K:你自己知道你其實在台灣人氣也很高嗎?



W:等我有意識的時候才知道啦,這幾年慢慢會有人來找我拍照,才漸漸了解到這些事情的發生,可能是因為我有拍過 Madness 的型錄。

當時拍完我也沒有很特別的感覺,也只是幫阿樂拍而已,沒想到後來大家會關注我的穿著,我也不會因為大家特別關注我,就去宣傳自己的事情。


大家來拍照我一律都樂意,反而我倒覺得有人在旁邊偷拍顯得不那麼大方,直接和我講我都會接受的。

其實滿妙的的是不只在亞洲,有時候在美國或者澳洲,我去逛街的時候也會遇到有人來要求合照,我覺得滿不錯的。



K:很多人都稱讚你的穿搭和潮流品味,你自己是怎麼看待這些評價呢?



W:我沒有特別關注在某一個風格上面,有人會覺得我特別去穿軍裝或是籃球的風格,但我個人買衣服的習慣滿隨性,大部分就是簡約為主。





K:可以觀察得出來你平時的穿搭融合了日系潮流為主,你自己對於日系潮流文化有什麼樣的理解呢?



W:我大概從 1996 年正式開始接觸潮流和球鞋文化,那個時候日本文化剛剛進入台灣,我也覺得那個時候是球鞋文化最棒的年代,包括 Air Max 95 當時在台灣造成了轟動,我們自己接觸到潮流當然是因為從小看些雜誌或者是一些日本名人的穿搭。





去年拍攝 Madness 型錄時,也遇到了熊谷隆志先生,當時他是坐我的車回來,我們一路上也聊了蠻多的,他也提到自己每個年紀都有不同的的穿搭,大家還是選擇自己最合適的穿搭,最重要還是符合自己的生活態度。



K:你平時最愛的的潮流品牌有哪些呢?



W:我基本上都穿 Carhartt 比較多,再來就是 Madness 。買衣服我第一個看的不是牌子,而是版型,我喜歡一雙鞋子就會在那一兩個禮拜一直穿,包括喜歡一件 Tee 也是。

但我覺得衣服洗過一次就會失去它原本的味道,我會穿到受不了之後再去送洗,送洗之後就會在找下一件特別喜歡的。

像 Carhartt 對我來說耐洗度很強,簡單的設計也符合我的要求。





K:曾經是籃球運動員的原因,你對球鞋文化應該也有一定的理解,球鞋在你生活中的比重有多大?



W:我其實從小到現在基本上很少穿皮鞋,球鞋因為我當球員的關係穿了很多。

我現在是一個半退役的狀態,其實真的很專業的球鞋我也會穿,但不會像以前那樣一個禮拜換一雙了,現在目前大部分以休閒為主。

最近的話我就是以 One Star 為主,我其實大部分時間都穿 One Star ,會在那一個月瘋狂的穿,穿髒之後再買一雙,像 Vans 的經典系列也是我很喜歡的,很好搭配。





我家的鞋子大部分都是黑色鞋面,然後白色鞋底,我覺得我穿其他顏色的鞋子就少了一點感覺,即便是籃球鞋,我也是喜歡黑色的。



K:可以聊聊你個人的球鞋喜好嗎?怎樣的球鞋比較吸引你?



W:對於科技沒有特別的喜好,但我還是會注意市場上比較流行的鞋款,比如藤原浩和 Converse 的聯名,比如 Neighborhood 的聯名,

我認為聯名的鞋款可以讓很多人去了解品牌想呈現給消費者的設計理念。坐自己的品牌很容易,但當你和另外一個品牌一起合作的話,你要如何讓消費者在短時間內知道你想傳達的理念,這挺有意思的。

我有個習慣,新的鞋子都會試,正常來說我都不會把它們收藏在鞋盒、櫃裡,所以我家基本沒有展示的鞋子,全都會穿。

我覺得球鞋你必須要穿才切實感受到,如果只是看的話,我去網路上看圖片就好了啊 (笑)。



K:有注意到你的 IG ,你經常會發布各種球鞋搭配的照片,感覺你很注重襪子和球鞋的搭配,對於襪子的選擇,你什麼特別的要求嗎?



W:我基本上都會選擇中筒的襪子,然後白色的系列也是我的最愛。

襪子對我來說就是消耗品,白色和中筒襪子都是我喜歡的,能不能一整天穿下來都舒服對我來說比較重要,像 Stance 就滿符合我的要求。

我穿 Stance 很久了,包括我打球時也會穿,他就是介於厚和薄的狀態之間,所以家裡的襪子基本上都是 Stance 。

我出國的時候看到不錯的款式都會去買,其實在幾個月前也去了紐約的 Stance 門市,也看到了  Stance 和 Allen Iverson 、Jason Williams 合作的襪子和 Tee,它有更多和籃球的結合,也讓消費者了解到更多 Stance 品牌的風格。





K:HBL 可以算是台灣氛圍最好的體育賽事,身為 HBL 走出來的球員,你覺得這個聯賽做得最好的地方有哪些呢?



W:行銷吧,HBL 的行銷沒話講。我覺得全世界都沒有地方像 HBL 這樣去宣傳高中聯賽的,

有直播、有贊助廠商、有球鞋贊助、有加油團、有全台灣最好的球場,我認為現在的 HBL 球員們很幸福。

我覺得籃球還是離不開娛樂,看籃球的人希望娛樂感很重,你還是需要很好的場地和行銷,目前 HBL 在各方面的投入和贊助都很不錯。



K:你以前就讀的三民家商也在 HBL 創下一段無人可及的傳說,那段時間裡有什麼有趣的回憶嗎?



W:其實我認真打也就兩年 (因為轉學坐了一年球監) ,那兩年我們其實每場都很認真,

因為比賽場次不多,一年可能也就 7、8 場到 10 場比賽。

我高二那年期時沒有打進 HBL 八強,但高三那年我們打進了 HBL 四強,那是我第一次在台大體育館打球,也是我們第一次在 1 萬多人的場地裡比賽。

其實還滿妙的,如果不是 HBL 我們也沒機會在那個場地打球,包含在高中畢業那年,也和 Nike 有個合作,他們找了一群高中生,辦了個叫做 Underground 的夏季活動,我們幾個高中生就在北、中、南不同的地方打,對我來說那份回憶滿好的。



K:你本身出自街籃,從街頭跳到正式的球隊,在思維上會有衝突嗎?



W:當然會有,因為本來也不是受正式的訓練,一開始在打法上高中生沒辦法有太多個人的打法,必須配合團隊。

練習其實是很枯燥和乏味的,練的都是一樣的東西,心裡就只想一直比賽,那時候有點覺得想放棄,但也是因為那時候有堅持下來,才有後來在 SBL 和 CBA 的機會。我沒有比其他人更突出的身材,但籃球就是這種運動,堅持到最後,相信你會做到的事情,許多事情自然就會發生了。





K:運動選手和潮流如今變得越來越密不可分,對於現在的晚輩們,你對他們場內、外重心的分佈有什麼建議嗎?



W:現在社群那麼發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社群帳號,可以多去學習一下市場上的潮流動向,增加自己的知識,利用好業餘時間。

我認為籃球員都有基本的粉絲和關注度,不要吝嗇於分享,大方展現自己,讓大家更了解你不見得是件壞事。

其實 NBA 很多球員在私底下也不是只有球場上的表現,像 Kyle Kuzma 和 P. J . Tucker ,尤其是 Tucker 球鞋收藏的關注度比他們在場上的表現還高,正是因為他們是 NBA 球員才會有這些關注,如果他們只是一般的素人,其實不會有那麼多人去關注他收藏了多少鞋。

籃球員其實是最容易接觸到新的球鞋知識的一群人,包括對球鞋性能的了解,那或許去做一些自己球鞋看法的分享或者和潮流社群做些合作,對他們都是有幫助的。






從球員轉型到生意人,其實王信凱只是一直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一直以來,他也不是一個高調的人,默默做是比高調宣傳來的實際多了,這也是很多體育選手身上的優秀品質。





王信凱的 IG 其實不怎麼發文,在 Kobe 驟然離世後他曾經拍了一張致敬 Kobe 經典照片的圖,也沒有配上任何的文字。

很多真正有料的人終究會被發現的,王信凱身上也體現了這一點,在採訪裡他多次提到 " 大方 " ,像他這樣大方地做真實的自己,不正是一種很棒的人生態度嗎?





60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