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JW Anderson 的最新型錄為什麼要用面具來代替真人Model ?




2020 年這個特殊時期我們見證了時尚的不同面貌,比如早有提及線上時裝秀取替現場走秀、取替六個月的時裝發售週期的 See-Now-Buy-Now 購買模式,再如許多品牌的今年的新系列發佈都不走常規的模特上身新品拍攝型錄的方式,而創造變幻出無窮無盡的圖像。



繼 Jacquemus 的設計師 Simon 在家準備手工素材來創作型錄之後,最近又一個將型錄玩出新花樣的品牌是 JW Anderson。在最新的 2021 春夏男/女裝系列中無任何真人模特出現,取而代之的是邀請來插畫藝術家 Pol Anglada 一同在 A4 紙板上完成人物拼貼插畫,隨後將其製作成人臉面具,配合“懸掛” 的衣服模擬 “人型” 釋出本次服裝型錄。


Jonathan Anderson 親自開箱講解本次設計



除此之外,創始人兼設計師 Jonathan Anderson 還親自上陣拍了一支開箱影片講解這次配合型錄的包裝盒,裡面放置了一組穿著型錄的搭配的人物手繪插畫,JW Anderson 選擇用這樣的形式來呈現這次的主題。



關於主題的表達不是這次型錄最大的亮點,而在於 Jonathan Anderson 用手繪面具的方式作為表達的重心。時裝最原始的出發點本就是一種 artisanal(帶有手工藝屬性) 的創作,去到今天我們時常被它們的華麗一面吸引,卻忽略了在服裝工坊的幕後工序。在這個必須慢下來的特殊時期,我們又有機會見證到如 Simon、 Jonathan Anderson 等創意人跳脫大家都習以為常的 Fashion Routine 去揮灑創意,將這種與大家失散了有好些時日的創作過程搬上檯面跟大家娓娓道來。



背後是 Mail Art 的復興

—— 與 50、60 年代相似的特殊時期所催生出的時裝藝術。



Jonathan Anderson 在採訪中說到這次 2021 春夏系列的拼貼呈現靈感來自流行於上世紀 60 年代的 Mail Art (郵件藝術):“將衣服和拼貼畫一同放進盒子裡郵寄給購買的客人,像是將收集的不同東西一起郵寄給遠方的朋友。” Anderson 表示自己想讓我們這個時代的人也體驗一下這種流行於上世紀的復古藝術,這跟 2020 年開始全球範圍內開啟的 “ 宅模式(Stay Home)” 有很大關聯,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創意工作者都不得不想辦法在家繼續創作,Anderson 也不例外。



不止是時裝,前段時間在 " Stay Home " 和 " Long Distance " 的全球防防疫的倡議下,世界各地的畫廊和藝術工作室都不得不暫時關閉。藝術展會可以藉由 3D 和網路技術轉移到線上繼續進行,但是藝術創作即便轉移了空間還是得照常進行,在這期間藝術家們被迫尋找別的製作和分享方式,當時有不少的人向美國郵政服務部門求助,希望如上世紀 50 年代到 70 年代期間人們用 Mail Art,即郵政專案的方式在特殊時期維持藝術創作與交流。於是這種可以追溯到 60 年前的郵件藝術在 2020 年迎來了一場 “小型的文藝復興 ” —— 藝術家們正在尋求一種可以從電子螢幕解放出來的連接形式。



“ 郵件藝術 ” 正是一種基於當下實況才復興起來的藝術。在上世紀的人們會用繪畫為他們要郵寄的作品增添郵戳或信封設計,等於是在郵寄物件的過程中發生的創作。收件人永遠不知道自己收到的東西上面會出現什麼隨機的插畫或拼貼,正是當時不發達的通訊技術將漫長的郵寄過程變成了一個創作空間,那些不可控的因素讓信封每到達一個地點外觀就會發生一些變化。於是在整個 Mail Art 的歷史中我們都可以看見的一個東西便是 “ 插畫信封 ” 。這些原始古怪又不可預測的信封成為了一種獨特的郵政藝術,這些作品後來在國際範圍間傳播,不僅成為了能代表這種時期的物件,還在漂洋過海、跨境出國的過程中,為世界上那些永遠不可能產生互動的人們提供了一種有趣的連接。



今天這個人們不得不把自己封閉起來的特殊時期,跟通訊不發達的舊時代情形不謀而合。當然來到今天 Mail Art 已經進化和演變,它不再重現舊的歷史時期,卻仍在為創意工作者們提供靈感。Mail Art 在全球藝術家之間復興的同時,還跟時裝發生了交融。正如 JW Anderson 的最新春夏型錄及包裝方式,Jonathan Anderson 憑著自己對 Mail Art 的理解來製作 Mail Box。



這個盒子裡充斥著許多環環相扣的細節,如拼圖和迷宮等小物件;除了用不同格式印製的衣服和配飾的插圖之外,還有編織物的樣品和一包手工釘子,以便購買者將將印有 JW Anderson 理念和使命格言的格紋布釘在牆上。盒子裡還放置了鮮花,還有卡片印著格言:“ 終點即是開始 ”、“ 未來尚未成型 ” 和 “ 比你想像中更重要的小事情 ”。他認為人們在宅在家閒暇時間會變多,因此在盒子裡加入了這些值得反覆玩味的小物品,來作為購買本次系列的紀念和附贈。



將這一小個時裝藝術事件重播到全球的藝術大環境看來,這正是從時裝到藝術、再從藝術反觀當下特殊時期歷史時刻的一個佐證。“這些作品跟時代息息相關,它們在藝術家之間有一定的社交性,卻又離同時代的受眾群體很遠,因此這些創作在今天看來格外重要。” 經營著一間小型芝加哥畫廊 Lawrence & Clark 的藝術家兼設計師 Jason Pickleman 這樣看待 Mail Art 的時代意義,與此同時他也在徵集這段時間產生的郵件藝術作品,有望在疫情過去以後將它們做成一個展覽來紀念這個人類度過難關的時期。




時裝演繹總是熱衷面具?

——關於粉飾、扮演、隱藏的致命吸引。



在 Mail Art 之外,Jonathan Anderson 還提到一點:為什麼沒有將身體的其他部位做成插畫紙片而偏偏是特地給男裝系列設計了面具?因為“面具”帶有虛構性和隱藏性。即便他沒有給這個系列設置特定的敘事線,但又確確實實為每個形象描繪出了一個角色——“ 我想像過一座鄉間別墅或者是另一種封閉的環境,它們可能由於災難、戰爭或者大流感而被封閉起來,使得每個人都能在此放縱自己。”Jonathan Anderson 在解釋為什麼要做這個“虛構人臉”的時候說,“ 如果你將它粘貼在書架上終有一天它會自然墜落,實際上所有東西最終都會倒在地上,這會讓你記得我們不得不關在封閉的空間裡進行自我反思的時刻。”這些虛構人物是在映射防疫期間不能出門的人們,居家隔離的時候反而獲得一個加倍自處的時機,在設計這系列的過程中,他發現 “ 時尚永遠是一面鏡子 ”,而面具充當的正是這層現實與表像之間相互映射的載體。


JW ANDERSON 2021 春夏男裝系列


不止 JW Anderson 熱衷面具,稍作回顧就能尋找出幾個尤其頻繁採用面具、面紗來角色扮演走秀的品牌或設計師。比如使用面具作為主要時裝元素而引起時尚圈關注的中央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畢業生 Gareth Pugh;2000 年代 Undercover、Comme des Garçons、Junya Watanabe、Maison Margiela、Raf Simons 的多個系列;還有近年來走秀畫風日漸童話化的 Thom Browne。


UNDERCOVER 2019 秋冬男裝系列



面具本身就是一個與 “ 時尚 ” 意味非常相似的物件 —— 時尚對我們的吸引,往往來自封面、外觀和外殼的吸引。詩人葉芝的詩《面具》已經完美道破面具這種在時裝演繹中常青的道具,是如何巧妙成為對這一行的映射:「正是面具佔據了你的理智 / 讓你的心臟跳動 / 而非它後面的東西」。這句詩本是形容愛與欲望,但也同樣適合時尚。“身體本身已經不是一個實體,而是經受新結構重塑的原生物質。”這是法國超現實戲劇作家 Antonin Artaud 提出的,一場面具的表演,不關乎身體,而關乎概念與角色。


Comme des Garçons 2006 秋冬成衣系列



時裝演繹法往往朝著情緒傳遞上走。戴著面具的模特行走在天橋上,他們的真實面龐完全被擋住,所有專注走路的眼神或任意形態的面無表情都藏匿於面具之後,台下的觀眾和攝影機讀取不到他們的任何情緒,外界對他們的猜測只能止步於提前設定好的面具上面。這為周圍的營造了一種疏離和遊移的神秘氣氛。此時此刻,你與他們處在同一個空間,但是你與他們之間又是如此地毫無關聯,於是所有的專注力都在時裝上。服飾之於人體的存在本身也像面具一樣——選擇了一種服裝的同時也是選擇了一種想要扮演的人格。


Junya Watanabe 2006 秋冬女裝系列




最早出現的面具使用是在希臘和羅馬的喜劇中,為了傳達出戲劇的藝術渲染效果,面具在演員和觀眾之間製造一種戲劇距離。於是在設計面具的時候,等同于要將觀眾的想像力也一併設計進去,它是劇本的一個注腳、提示,為了將觀眾進入角色沉浸到劇情裡面。這也是為什麼時裝演繹喜歡使用面具和面紗,作為一個帶著故事線出現的時裝系列,在走秀現場需要把觀眾都調動進入到設計師的異想世界。我們經常會產生這樣的感覺:將走秀的衣服單拎出來看根本無從理解,甚至覺得荒謬,我們不能想像這怎麼會是給人穿的衣服。這是我們對時裝最大的理解誤區之一。畢竟要配合 Storytelling 的服飾,本就是脫離現實和實際功用的,許多造型的存在只是為了把故事講完,在這其中面具是最常出現的道具之一,它為時裝主體的 “故意缺失” 提供了一個想像空間。




 END 


當時受到疫情困擾而進度受阻的 JW Anderson 團隊一度陷入危機和絕望之中,但在克服難關的過程裡面他們又再重拾對手工藝的興趣,還有更加堅定這是他們想要的時裝價值:“ 即使這些東西將不會公諸於眾或販售,我們也必須完成整個設計過程。” 於是才有了我們今天看到包羅萬象的 Mail Box 和拼貼插畫模特兒。Jonathan Anderson 關在家做設計的過程中似乎還完成了一次深刻的反思:“ 自從三年前在 Hepworth 做展覽以來,我沒有做過任何與時尚無關的事情。” 他坦言在這段特殊時期的創作是他 “ 做過的最私人的事情之一 ” —— “ 可能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這種非常私人化的衣服和手工製作,都會是我們和其他人一起在這特殊時期留下最特別的紀念。”




4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