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Champion、Nike 等古著服飾上以假亂真的潑墨刺繡,Bandulu 弄巧成拙的二次創作




說到二次創作,大多數都誕生於意外。有人不滿足於原本的設計決定自己動手改造,有人因為一些無心插柳、柳成秧的“巧合”從此打開了創作之路。

2005 年在波士頓成立了 Bandulu Studio 的設計師  Pat Peltier  正是如此 —— 當他還是一個藝術系學生的時候,他在忙碌的過程中身上的 Nike 白 T-Shirt 和 Raf Simons Vintage 總是被油漆和顏料弄得髒亂不堪。他為了“隱藏”衣服上的那些被弄髒的地方,開始在衣服的不規則的“污漬”上做起了刺繡。在這個過程中 Pat Peltier 發現了給衣服做修復的樂趣,而且每當他穿著這些故意讓它們佈滿“假裝是刺繡的顏料”的衣服走到街上的時候,總是吸引來好奇的目光,久而久之,Pat Peltier 順勢成立了 Bandulu Studio,將弄巧成拙的潑墨刺繡變成了一門專業的創作手藝。




Bandulu Studio 的自我介紹中也絲毫不避諱“二次創作”的角色,甚至相當直白地說出這種製作中爭議的“真偽”性質 ——

"Bandulu means fake, bootleg, ghetto. Like that white tee from Marshall's with the name of some couturier, screenprinted in gold. That little bit of luxury gives clothing a story, with or without vanity. Bandulu believes in adding this quality to the clothes of our world, through upcycling and craftsmanship. Bandulu takes quality, vintage clothing and rejuvenate life into them through hand embellishments. Quality therefore becomes less about reputation, and more about integrity. You know its real if its fake."




“‘Bandulu’意味著“假貨、贓物或是貧民窟”。但就像Marshall的那件白色T恤,上面印著金色的一些女裝設計師的名字,一點奢侈的設計就會給服裝增添一個故事,無論是否出於虛榮。Bandulu也希望能透過升級再創作和手工藝將不一樣的品質加入到世界上現有的服裝中。Bandulu會挑選優質的復古服裝款式,並透過手工裝飾使其煥發活力、再次賦予新生命。因此,服裝的品質與真偽的信譽度無關,而是跟製作的虔誠度息息相關。當你發現它是假的時候,它卻又是真的。”



“當你發現它是假的時候,它卻又是真的。” —— Bandulu 擅長製作故意偽裝成潑墨的刺繡,這種可以親手控制的隨機潑墨效果看起來甚至比實際的更逼真。Pat Peltier 在開始的時候會採購一些款式普通、甚至毫無吸引的基礎古著服裝來改造。在衣服的表面製作刺繡潑墨,完成後原本平淡無奇的衣服開始有了獨特設計感。

工作室成立不久後 Bandulu 便推出了第一個系列,那時剛好碰上這個品牌的回潮,加上 Bandulu 的工作室附近被賣運動古著的店包圍,因此我們會發現他們最早的製作都是用 Champion 的衣服來改造。亂中有序的潑墨看似無心之舉卻是經過精心設計,這種出神入化的刺繡手藝令一件原本平凡無奇的衣服瞬間增色不少、更有韻味。



除了 Champion,Bandulu 還對 Nike、Converse 的大批古著款式下手,從衣服、褲子到球鞋,所有單品幾乎都是他的改造素材,在製作了一段時間之後,這個工作室引起了這兩個品牌的注意,後來得到邀約為其合作設計一些鞋款,也正因為此有了大部分人都熟知的那雙 Nike Kyrie 5,還有另一雙鞋身繡有 NBA 球隊賽爾堤克標誌三葉草的 Converse Chuck Taylor All Star 70s,這雙 2018 年的鞋款當時限量發售 46 雙,為紀念塞爾堤克隊於 1946 年成立。


Bandulu跟Nike Kyrie 5的合作籃球鞋款,將Bandulu的象徵性潑墨元素注入在鞋面上。



Bandulu跟Converse最近的一次合作是在2018年,鞋身繡上了NBA球隊塞爾堤克象徵性的三葉草。


Bandulu Converse 有過兩次合作,第一次是在 2015 年,在經典鞋款 Chuck Taylor All Star 70s 的鞋身上手工縫製了潑墨刺繡,鞋的中底位置也潑上了真的顏料,有種亦真亦假的錯覺。

被“超級大牌”加持算是對這種二次創作的藝術莫大的肯定了。在此之外,Bandulu 成立至今也日漸成熟,發展出自己的品牌支線,不斷推出被潑墨刺繡潤色的古著,一些驚豔的款式通常在其網站一上線便售罄。


Bandulu 官網收錄了現售和以往的創作款式



不過 Peltier 對服裝的二次創作以及這個工作室轉型做品牌的成功,全因為他學生時期曾經在波士頓的知名選品店 Bodega 當店員工作過的經歷。Peltier 在 Bodega 待了大概一年後,有一天他穿著親手製作的一件作品上班,當時便引起了極高的關注度,Bodega 的員工都追問這件獨一無二的衣服的來頭,同時提出了想把它引入到 Bodega 中販售。



於是 2013 年的時候,Peltier 和 Bodega 聯手將 Bandulu 從一個藝術作品轉變成一個完整的品牌。Peltier 負責提出想法和做設計,而 Bodega 則負責執行品牌行銷出點子。結果想必是好消息, Bandulu 製作的衣服首次在 Bodega 上架,單單一週之內就秒殺售罄了,這些衣服甚至還吸引來諸如喜劇演員 Maya Rudolph 等電影界的知名人士的青睞,與 Bodega 合作對於 Peltier 來說,是替他建造了非常穩固的品牌基礎。



Pat Peltier 說:“有些藝術家找到了他們要做的事,然後將其簡化為一種製作,我深諳這一點並且覺得這是正確的,但我也認為藝術家應該不斷提出新的想法。那些 T-Shirt 比手工製作的東西便宜,但同時間,我仍然可以透過創作這些插圖來展示我獨有的創造力 —— 比如日本和美國卡通以及與當今時尚的混搭,這只是進一步的創造性探索。”

在與知名品牌的合作之後,Pat Peltier 出於對繪畫的天性與熱情還是會回到自己的創作上:“無論是行李箱、家居用品還是不知名的小飾品,總是會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我想回到最初就一直在做的事,專注於創造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我們對 Bandulu Studio 和 Pat Peltier 的認識也許來自於以上露面的大品牌對他的發掘,但是這些合作企劃實際上只是這個工作室和設計師本人大量創作中的一種。我們在感受品牌為我們帶來的視野並為之買單支持的同時,也不妨回歸到造物有靈且美感本身,去關注一下背後的藝術家故事及創作。





46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