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CDG Homme Plus 的最新系列,只是川久保玲熱衷金屬材質的冰山一角




時裝作為傳遞設計師個人美學的其中一種傳播媒介,時常帶領我們進入異想世界的無人之境。每瞭解一個時裝系列背後的故事就如打開一個萬花筒,設計師將抽象的美學具象化至一種物品邏輯,當中不乏設計手法與美學理念都相當耐人尋味的系列值得我們去深入解讀。



川久保玲 ( Rei Kawakubo ),一位名字不需要過多解讀,從上世紀至今的作品裡都隱藏了諸多「設計密碼」值得我們持續「破解」的設計師,在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的最新 2021 春夏男裝系列中又帶來了不少驚喜。作為 Comme des Garçons 的其中一個男裝支線,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對於重構傳統男裝中的西服套裝和剪裁版型、改良軍裝風,還有配飾上的德比鞋、牛津鞋的設計以及家居服的演繹相當擅長,在非正統剪裁、面料處理和混合型服裝上有著不一樣的設計呈現。



穿上鋁箔紙墜入未來主義

—— 金屬帶來的積極隱喻。



在這個特殊的 2020 年,川久保玲仍然是一位難以因為全球閉禁模式而受限的創作者 —— 畢竟她從來不需要依賴秀場來表達她獨特的觀點。

在各方各面都受限的時裝發佈週期中,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還是一如既往地按照日程公佈新一季服裝。非要說這場全球病毒大流行對這個系列有什麼重大影響,也是時裝在面對社會現實的時候在精神層面給出的回應。



我們可以看到 2021 春夏系列中從裡到外都佈滿了銀色金屬材質,這種類似於「鋁箔紙」的服裝面料,正是「錫」本身所蘊涵的一種積極隱喻:「人類不會屈服於任何壓力或力量,而是會用因此產生的力量來克服眼前的種種困難。」 正如錫這種金屬材質,在承受擠壓的時候極易變形,但同時又能在壓力之下恢復原狀,這對於我們正在經歷有著不可逆轉的重創的 2020 年,無疑是一種在精神層面上的樂觀回應。

川久保玲希望通過反光的金屬傳遞出一種希望跡象,這個系列意味著黑暗時期的一道強光。



這場秀的主題是《金屬暴徒》( Metal Outlaw ),除了以上借助金屬來對抗現實的意義之外,我們還可以留意到 Runway 背景投影的是巴西藝術家 Alberto Bitar 在阿根廷貝倫市拍攝的抽象城市圖像,在這些時間和空間一併「錯位」的畫面投射下,不禁讓人看著這些移動的「鋁箔紙套裝」墜入到未來的時空。



加之這場 Runway 在設計師團隊的自行錄製之後通過 WeTransfer 傳輸給不同平台進行時裝發佈,這場將走秀的「金屬暴徒們」通過傳輸器發射到不同接收地的發表會,就像 David Bowie 那首乘坐「Tin Can」去外太空遨遊的老歌《 Space Oddity 》 唱的那樣 "For here / Am I sitting in a tin can / Far above the world / Planet Earth is blue / And there's nothing I can do / Though I'm past one hundred thousand miles / I'm feeling very still / And I think my spaceship knows which way to go",墜入懷舊又復古的未來主義。






川久保玲如何熱衷金屬材質?

—— 傢俱支線是另一個佐證。



如果要說全球病毒大流行對這個系列的第二重積極影響,那就是「Stay Home」模式之下設計師與傢俱的大量相處期間激發出對服裝用料的想像。川久保玲在發佈結束後的採訪中提到,這個系列運用的金屬材質其實常在 Comme des Garçons 的傢俱線中大量運用。


Comme des Garçons Furniture Catalog, 1990


Comme des Garçons Furniture,一個網際網路所能觸及的地方都鮮有完整資料的支線,只有在 1990 年出版的川久保玲產品冊(Comme des Garçons Furniture Catalog, 1990)中對她的產品設計有簡單記錄。仔細研究會發現這些傢俱大部分是由銀色或黑色的金屬輔助製成,當中有不少外觀之奇特、實用性之迷離的設計讓人相當好奇,川久保玲曾經解釋過這條支線的產品大多是擺設性大於實用性:「他們的定位是介乎於實用傢俱與一種表達物料原始氣氛的擺設之間,不會因為物料的優劣性或易用程度而選擇,我選擇某種物料的原因往往僅僅因為我喜歡這樣的物料,就像我的衣服一樣。我一直以來都想為我的時裝打造完整的環境,傢俱是當中理所當然的重要一步。」


Steel Angle Chair N°1



Table N°3


Comme des Garçons Furniture 的產品定位,是更適合擺放在家居空間中的走到或者是任意過渡空間中。正如前文所提及的那樣,時裝只是傳遞設計師個人美學的一種介質,在川久保玲的美學觀念裡,時裝與家居擺設在表達想法上並無嚴肅界限,與其他支線,譬如香水、配飾等物品,包括在品牌 Campaign、海報和明信片中輸出具有非凡視覺前瞻性的平面視覺藝術,一同構成完整的「川久保玲美學世界」。



2017 年的時候,川久保玲為這條傢俱線開設過一個小型展覽,當中不乏川久保玲為 Comme des Garçons 實體店鋪設計的傢俱擺設,還有在 1983 - 1993 的十年裡設計過的 40 多件傢俱。最經典的莫過於「Steel Angle Chair N°1」和「Table N°3」,川久保玲的第一件作品「Steel Angle Chair N°1」金屬絲網座椅便是她和御用傢俱打版師 Toshiaki Oshiba 共同製作的,最初川久保玲以口頭描述的方式傳遞,Toshiaki 根據她的表述進行細化和製作。



另外早在 2009 年 Comme des Garçons Parfume 香水支線正式面世之前,川久保玲就曾和芬蘭傢俱製造商 Artek 一同合作製作過一款叫做「Standard」的香水,有著工業化金屬外型和高冷灰顏色的香水。




END

在川久保玲環環相扣的美學表達裡面,我們總是不能將某個設計當成一個孤立理念來看待。時至今日,在這位創作者令人懾服的跨領域藝術裡面,我們仍然能夠期待下一次作品出現所帶來的「設計密碼」。





3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