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黑人陳建州:“努力用生命做個榜樣,陪年輕人看世界!”

已更新:2020年9月4日

不知道各位鞋頭們有沒有 “圈子真的很小” 的感觸,相信鞋子玩久了,大家多少都會有這樣的想法出現。最近在做人物專訪系列,筆者其實也有這樣的感觸,因為這些藝人幾乎都有交集,好幾位也真的是哥們。

上一次我們採訪了 Jason唐志中,這一期我們的主角就是他的好兄弟 —— “黑人” 陳建州。


“黑人” 陳建州

陳建州幾乎擁有之前我們採訪的幾位潮咖的每一個身份,父親、前職業球員、主持人、經紀公司老闆 …… 除此之外,他還是寶島夢想家的老闆,中華隊的領隊以及 Love Life 的召集人。

如此之多的身份裡,籃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字,從金華國中時期開始,他就是一個癡迷籃球的人。當時他還是一個小胖子,誰能想到之後他能代表中華隊出戰呢?


員時期的陳建州是一個體能勁爆的怪獸,可惜因為傷病他不得不離開球場,但是球場上學到的東西也讓他在人生轉換跑道之後依然有不錯的發展。從剛成為藝人時的諧星,到現在獨當一面的主持人和老闆,可以想像到陳建州在這期間付出了多少努力。



在陳建州的辦公室裡,關於籃球的陳列非常多,Love Life 和 Nike 的聯名、他球員時代的照片、科比的簽名籃球這樣的陳列比比皆是,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他穿的也是一件他手繪的有寶島夢想家隊 Logo 的外套以及一雙最新的 CONVERSE G4 籃球鞋。



在陳建州那天穿的外套的背後,有一段聖經,也代表了他的信念,在他的辦公室裡,我們也和這位很有 “態度” 的球隊老闆聊了聊他生活中一切重要的事情。

KIKS x 陳建州

K:KIKS


C:陳建州


K:Hi 黑人,你可以說是 KIKS 的老朋友了,之前在多次的 Nike 活動上都和你有過交流,很好奇你這兩年的生活是怎樣,做了爸爸之後生活有什麼轉變嗎?

C:有了孩子之後的生活的確不一樣,每天的工作行程都會圍繞著孩子,因為現在孩子上幼稚園了,不管怎麼都是 7 點起床,然後 8 點 30 前要到學校,要準備早餐這些,我都堅持自己送,然後下午 4 點去接放學,週一到週五基本是這樣,假日其實也是陪小孩,可以稍微晚點起床,大概 7 點 30。但喜歡潮流和運動這件事情不會變,也不用刻意做,因為這是人生的一部分,出門的話你總要穿搭的,現在很多鞋子第一次穿都是因為送小孩,因為每天早上都要出門。



K:會讓小孩特別參與籃球運動嗎? C:我覺得啟蒙很重要,也有試著找些訓練營讓他們去參加,在臺北很多訓練營都是我的學弟在做,有為精英球員服務的,也有幼幼班之類的。我儘量不想干擾教學,但有一次有個學妹來代課,一個人要教 7 個小朋友,但是遇到飛飛和翔翔這樣的她可能就有點沒辦法,而且她一看就沒有帶小孩的經驗,又看到是學長的孩子(就更緊張了),最後每做一個動作前就問我 “學長這個動作這麼對不對?”,有一種繳學費來被問的奇怪感覺。

假日的話其實還是和好朋友聚一聚比較多,打籃球的次數真的很少了,因為怕(受傷)影響帶小孩。我現在心態比較不一樣,反正很多美好的仗已經打過,不要讓自己受傷就好。我其實打球就有點像以前王建民(前紐約揚基隊投手)一樣投一休四(職業棒球先發投手的出場規律),打一場固定要讓自己四天恢復,可是還是喜歡打。現在用另外一種方式和角色去熱愛籃球,很多時間都花在夢想家隊,寶島夢想家就像一個嬰兒,從零開始,今年到了第三季慢慢有一點雛形出來。



K:你是娛樂圈出了名的 SNEAKERHEAD ,現在還保持著怎麼樣的入手頻率呢?會因為鞋子太多而煩惱嗎?

C:不會啦,多多益善,哪有人在嫌鞋多啦,如果我這麼講就顯得有點做作。其實我不是說一定要拿到最新的,但也期待自己是最快拿到的那個,因為我和 Nike 還有 CONVERSE 都其實是一種革命情感,很多人會好奇為什麼我常常會提前入手尤其是 Nike 的鞋子,因為他們不知道我以前是打球的。

我和 Nike 其實在高中階段就已經有淵源了,他們也蠻支持我的,那個時候不能有合約,可是在那個階段我打球特別拼,Nike 覺得我在球場上的表現和精神和他們的 Slogan 蠻契合的,包括後來進娛樂圈到我現在做自己的球隊,Nike 都一直支持著我。


K:可以和大家分享下你近期最喜歡的一款鞋子嗎?

C:近期的話,就是新配色的 sacai x Nike LDWAFFLE。我覺得這一款應該是男女老少都很喜歡的,它看起來就是以前那種經典的鞋型,但多了很多新的設計和角度。最新的是全白的嘛,其實所有球鞋的全白配色都是中間或者最後出,因為這是不會出錯的配色,一開始先出實驗性的配色,大家會先買,但一開始如果出純白的話,後面的配色可能就推不動了。



我覺得聯名鞋款是這幾年潮流文化的主力,不僅僅是 Nike,還有像 LV 這樣的奢侈品,甚至想不到 Dior 會和 Jordan 聯名,這是鐵效果,但同時會遇到的狀況就是其他款式很難推。因為像鞋子,很多人能力有限,一個月可能就夠買一雙,很多人對鞋子很看重,可能都只是放著欣賞。像我個人是這樣,從小只要有人穿到我的鞋子,那一雙我就不要了。因為我是體育班,你們可能沒體驗過,那種別人濕潤的襪子穿進去再拿出來之後鞋子冒煙的畫面你們肯定沒看過,後來我就堅持不讓別人穿我的鞋子。



最近球鞋品牌中又發生一件事情,那就是 Draymond Green 簽約 CONVERSE。CONVERSE Basketball 我覺得他們在重回籃球這件事情上表現很積極,像他們在 CBA 簽約了阿不都沙拉木,他的外型是很難得的(帥),球風則是彪悍又瀟灑,那我覺得他們簽阿不都沙拉木是簽對了,現在又和 Draymond Green 簽約,這是值得期待的,他們兩個的球風都是很扎實的。這款 G4 還沒有正式實戰過,但我很能體會 Draymond Green 的感受,因為包括我的球風、以前打的位置還有在禁區討生活的那些日子,我覺得我很瞭解他那種被曲解的感受,你可以想下如果勇士 73 勝那年沒有 Draymond Green 的話,就像打 “大老二” 沒有那張 7 的感覺,沒有人居中策應,就打不出好牌。


K:前幾年你頻繁在 IG 曬鞋的動作也引起了網路上的話題,對此你有什麼想回應的嘛?


C:其實你看我的 IG 和 FB,球鞋只是一部分的 Lifestyle,包括籃球和娛樂文化都是其中的部分,但還有一件事情就是公益的小故事,我大概分享的都是這點事。有在生活和潮流方面影響青少年是一件事,但更重要的是 “我有這樣的鞋,我過這樣的生活,但是每個子兒都是我自己掙的“ 這樣的資訊需要傳遞給他們。網路時代很容易有加油添醋或者帶風向和曲解的內容,更多是假新聞,你沒法說找水軍什麼的去和那些誇大的人互戰,這很浪費時間,我分享我的生活是想告訴這些年輕人即便是網路時代的這些風風雨雨,被這些曲解攻擊也不要害怕,“黑人” 哥哥也沒有因此少一塊肉。

現在有很多年輕人為了一雙鞋會做出很多奇怪的事情,比如讓家人去排,這個我覺得沒有辦法接受。我覺得靠自己努力去爭取更難得,除了自己因為在娛樂圈很幸運,有一些影響力,更多是想要做給我的球員包括我的學弟看選擇籃球這條路是沒有問題的,因為在臺灣,專業籃球訓練一般都是從國中開始,到進入職業隊,這中間犧牲掉的時間是普通人不能體會的,很多都是大年初二、初三就開始訓練,更不用說教練。我雖然是運動員退役,但現在有很多元化的發展,也想鼓勵很多年輕的選手或者曾經是運動員的人,其實把運動場上的那個態度帶到職場或者是運動場上都還是有機會的。每個人定義的成功不一樣,可是就是別被別人看衰、看不起,運動員不能讓別人瞧不起,應該在社會上帶領著大家,角色應該更被尊重,當然被尊重的前提是要做好自己。


曾經的 “曬鞋狂魔” 陳建州 👉滑動看更多


K:對於台灣球鞋市場這幾年的轉變,你有什麼自己的感受嗎?

C:我覺得經銷商也是挺辛苦的,因為網路的衝擊,像電商、代購和炒鞋(的衝擊都很大),以臺北最熱的商圈來講,一雙鞋上架 45 天沒有賣完的話,就成滯銷了,這是有大資料做分析的,然後就只能折扣降價了。可能前一周的沒賣完,下一周又有新的配色上了,其實競爭非常激烈。 這也沒辦法,網路時代的資訊來得太快,但我覺得還是要適合自己,有一雙厲害的鞋當然是能吸引別人的目光,但重點還是在穿搭,要適合自己。像我有時候穿很髒或者不怎麼樣的鞋,我好像沒出現過這樣的事情(自己大笑),總之我覺得重點還是在穿搭吧,還是要有自信。臺灣的球鞋市場受 NBA 影響很大,但是 CONVERSE 在這兩年上做得非常成功,入手價格低,也蠻適合潮流文化。



K:你一直說運動改變了你,現在你有自己的球隊寶島夢想家,也有擔任中華隊的領隊,在籃球這件事情上,你是不是會不計成本地投入?

C:看起來好像已經是這樣,這過程中我其實很感謝范范,其實正式在幕後學習這樣的角色要追溯到台啤時期,那時候林志傑都還剛打 SBL,到現在也 17、18 年了,現在何守正都退役了,志傑也 3 個小孩了。大家也知道我做這些事情不求回報,在球員退役前,我和球員都有很美好的回憶,我覺得這是我投入其中最大的價值,從現在回憶到以前,就很開心。

那時候台啤 5 年 3 冠,就覺得自己做的還行,也有拍《態度》的紀錄片,那個時候稍微淡出的原因是因為想說可不可以服務更多球隊而不是單一球隊。因為臺灣大的蔡明興董事長說可不可以幫他看下球隊,因為這樣我才說試試看。因為這是很指標性的企業,很願意為臺灣付出,我不能辜負。後來富邦勇士總算拿了冠軍,我也覺得階段性任務完成。



到了寶島夢想家,今年是第三季,過程也是蠻不容易。第一年我們戰績才 1 勝 19 敗,被別人虧到爆,自己當球隊老闆就是另外一種不同的壓力,你要帶團隊和球員是一件事,你還要面對贊助商、球迷和支持你的地方政府。我們在彰化,很感激彰化縣市對我們都不離不棄,我這 3 年已經 6 次在彰化被鄉親買單請客吃小吃,就是這種小事情讓你覺得鄉親們認同我們的在地化經營,我覺得最困難的地方還是主客場和在地化,因為臺灣就這點地方,但是好好運用的話,激發出來的能量是無限大的,在這 3 年裡能看到一些成果,很多球迷沒走,我們去別的城市打客場也有很多海外台商支援,再到我們的熱血團隊,之前都是做潮流文化和品牌的,這 3 年也讓他們有機會學到做主場的經驗,從視覺設計到球衣設計,再到主場氛圍和行銷等,都是這群小朋友在做。


我做了這麼多事情,其實合起來就是一件,就是給年輕人就業和看世界的機會,大家這幾年一直在說 “文創”,但 “文創” 不是設計一個概念放出來就是,它可以結合體育和娛樂,可是重點是不能給年輕人的未來加一個蓋子,臺灣可能有這種職場文化,不信任年輕人,可是你要放手讓年輕人在各行各業去發揮。



K:經營球隊一定會遇到很多新的挑戰,你之前一直強調的關鍵字 “態度” 有幫助你更好地解決這些問題嗎?

C:當然會。我覺得 “態度” 是一個信念,也是伴隨著我的人生,因為我很早接觸運動,學歷不是很好,家裡環境又是單親家庭加隔代教育,怎麼辦呢?可是我知道我人生不應該是這樣,我應該試著闖闖看,我知道彌補這些不足的就是 “態度”。其實 “態度” 也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但是有比較確切的比喻,比如你能拿 100 絕不拿 60 分,你能贏 100 分絕不贏 99 分,就是這種信念,就是運動家精神,只要和我接觸的同事,都可以感受到我的 “態度”。

他們也是很辛苦,主場經營的時候不容易,你讓一個北部的孩子去彰化,然後還要提前佈置場地,週四週五就要開始賣周邊,然後要開始各種溝通,要處理機票食宿等很多事情,然後比賽結束還要清場和發社交媒體,光這些沒有 “熱血” 和 “態度” 是沒法完成的。



K:Kobe 的意外離世震驚了全世界,對於他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C:2019-2020,我希望可以沒收這一年,如果這一段可以不發生該多好。在這 10 年裡,很榮幸有機會做他活動的主持人,後來也有機會一起錄一檔節目,一切都歷歷在目。以前有人說他是最接近喬丹的那個人,我們 6 年級生聽到就會說 “你們再說一次看看”,會覺得還是不同等級,他去世那天震撼了全世界,我那天真的深刻體會到 Kobe 其實也是無可替代的。我後來有體會到一句話,如果 Jordan 是把籃球帶到全世界,那 Kobe 就是把籃球帶到你心裡。




K:未來有什麼新的想嘗試的嗎? C:當然還是做自己拿手和堅持的,就努力把自己事情做好,把家庭照顧好,讓我太太可以好好享受家庭生活,不會有太大的野心,做得好自然會被看到,至少會感染到年輕世代。






在電視上,陳建州的形象一向是嘻嘻哈哈的,但是私底下的他又完全是另外一副模樣,習慣帶著一副墨鏡的他就像是黑衣人一樣,雖然他不會去拯救世界,但他付出的努力讓他可以做一個影響年輕人的好榜樣。

潮流是外表,更是態度,一種正確積極的態度。對於這些潮咖來說,除了被誇說有型會穿之外,他們更想要的應該還是一句 “謝謝你讓我知道努力就有希望過上更好的生活” 吧。





21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