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長谷川昭雄的選包原則:不需要考慮氛圍的包才是最好

知名造型師長谷川昭雄( Akio Hasegawa )離開《 POPEYE 》有段時間了,打造自己的 AH.H 平臺也有段時間了。很多人針對“普通的衣服、普通的風格”展開了一系列的剖析,說他選衣服考究尺寸、道具運用充沛且極富生活感、city boy 式的拍攝風格也被複製、粘貼等等,但好像,還沒怎麼聊過他在造型中用到的包?


俗話說事出必有因,3 月份的時候收到了一份很 “我流派” 的生日禮物,好友送給了我一個 SIWA | 紙和的手拿包。這個手拿包是長谷川昭雄於今年 3 月 5 日在 AH.H 更新的「Case 19」中運用到的包款。



作為 “大型強力種草平臺”,AH.H 每每公佈的單品都會出現強而有力的簇擁。包括這款手拿包和系列服飾,我都已經在某電商平台上看到有人在代購,從 AH.H 發佈的文案來看,人家也沒刻意想搞神秘,這個一開始就是一個分享長谷川昭雄的平台,如果你真心喜歡自然會去主動搜尋。


非常百搭吧!


離題了,回到包款。為什麼選擇了這款 SIWA | 紙和的手拿包?根據官方網站發佈的文案來理解,這是一款 “不需要考慮氛圍的包”。那什麼叫 “不需要考慮氛圍”?說白了,就是無論你是精心打扮要去約會,還是蓬頭垢面趕著去上班,這款包都能滿足且毫無違和感。基本滿足三點:1、好裝;2、好拿;3、好看。



滿足上述三點的包包,女生一定很喜歡。當公主是很美,但也很累,偶爾換換風格、率性自我也是女生很願意做的事情;反觀男生,包款對於男生來說,一直都不太是必需品,就如 AH.H 文案裡提到的 “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拿包”。相信很多男生只帶手機、皮夾就出門了,真要放點衛生紙和鑰匙什麼的,也會全部塞進大大的口袋裡。



即便是品味俱佳的潮男、文青男也抵擋不了 “舒適” 二字,這也是長谷川昭雄的造型風格被簇擁的原因。他太瞭解男性的心理層面了,即便穿的花枝招展,也要舒適。但作為造型,只有舒適是不夠的,需要一些 “做作感”,所以機智的他巧妙將二者融合,打造出了 “不經意的做作感”,那些想做作又覺得放不開的男生就可以完美運用他的造型風格。極大程度上,也滿足了廣大男性朋友想帥又不想太招搖的悶騷心理(此處為褒義詞)



包包更是一個 “裝飾品”,它需要跟日常穿搭配合的唯妙唯肖才算是完整。那這點就是考驗之一了,本身就要搭配衣服、褲子、鞋、帽子,再加上一個包,每天的日常穿搭都是一次 “修行”。



「早上出門前在鏡子前想想自己今天的衣服適不適合,因為一點點的違和感所以就把行頭全部換掉,我不想做這樣的事。所以,無論什麼衣服都適合、無所謂的氛圍才是最好的包。」


總而言之,SIWA | 紙和的手拿包的確很符合長谷川昭雄的概念。外形上就能看出它是由紙打造的包,髒了用水擦拭就能清潔,冬季保暖、夏季輕便,而且質感非常輕盈。


官方手拿包的街拍圖


這種原料被稱為 “日本紙”,由 Naoron 這種新型材料製成,至今已有 1000 多年的歷史,繼承了日本山梨縣市川三鄉町的造紙技術,屬於傳統的造紙工藝,也是 SIWA | 紙和這個品牌的主要原材料。



最大的特點就是足夠的柔軟和輕盈,但同時強韌度又極高。抗水性也很強,耐撕的韌性也是它的特點之一。所以你能看到 AH.H 圖片裡的 SIWA 手拿包上面有很多 “折痕” 紋路,那根本不會影響包款的使用期限,卻 “無意” 中增加了它自然的質感;並且隨著折痕增多,使用手感也會越來越好。



在水中搓揉、浸泡,毫無影響


可能你會把它跟牛皮紙相提並論,牛皮紙強度雖然夠高,卻不夠柔軟,而且承重和耐濕度也不及 Naoron 。在 QTEC 產品測試檢驗機構(2009)中,Naoron 通過了 5-10 kg 的承重測試,即便把淋濕了的雨傘放入包內也沒有絲毫影響。從原料來看,Naoron 就已經符合長谷川昭雄的 “無所謂(畏)懼” 公式。


Naoron 與牛皮紙各方面的對比


SIWA | 紙和不僅推出手拿包( clutch bag ),還出 toto bag 、briefcase 、shoulder bag 、PC/tablet case 以及一些文具袋、錢包和 Lifestyle 周邊產品。全部都用 Naoron 這種日本紙的材質打造,不僅有上述優點外,還兼顧環保。



官方網站上的圖很有 MUJI 的味道


長谷川昭雄選用的就是 clutch bag 裡的 M 尺寸,同款還有一個更寬的款式,以及多種配色。



SIWA | 紙和品牌官方把它稱為 “盒子”,造型確實有點像速食店的外帶紙袋,也很有 90 年代歐式麵包袋的感覺。開口的地方有金屬扣可固定,底部的縫合處是用線來縫合的,是一個隨意夾在腋下就可出門的 “盒子”。



toto bag 則是 SIWA | 紙和的定番單品,款式和配色就更多了,這裡展示給大家看一下,整體感覺都是從舒適為方向出發。這裡又要誇獎一下長谷川先生了,對比 toto bag 來說,針對 city boy 一貫的風格, clutch bag 的 “腋下一夾” 的確更能表現出隨性、自我的精髓,不得不佩服選品的精準。



再去翻閱長谷川昭雄打造過的雜誌攝影圖片,最常用到的包款是後背包。



早起使用到的 LOUIS VUITTON x Supreme 雖說選用了大紅色,全身卻以低調為主,全程突出包款的“ c 位”性,顏色歸屬於亮色系、外形卻始終簡潔,也是沿襲他的造型風格的解決辦法之一。




“普通” 的衣服穿在 “普通” 的人身上,拿著 “普通” 的包走在 “普通” 的街道上,迎著每位擦肩而過 "普通" 的人,演繹著 “普通” 的風格。


這樣的態度個人解讀為,“經歷過大風大雨後的專注自己”,有點 “平凡之路” 的意思。不需要再去顧及他人的眼光,願意承認自己普通的人才是真正不 “普通” 的人吧。因為當你足夠認可自己的時候,就不再需要通過其他人的認可來證明自己了。



2013 年就被《 POPEYE 》推薦過的 SIWA | 紙和






6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