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這一次 visvim 的故事就留給這位收藏家來說



早前位於英國利物浦的知名選品店 SEVENSTORE 對一位 visvim 收藏家進行了採訪,來自新加坡的 Gian Jonathan 這樣描述 visvim 的單品之於他:「The only one for me」。從 2013 年起,至今收藏近 200 餘件 visvim 不同時期的服飾,最早也有涉獵同類型的品牌古著如 Kapital 和 Blue Blue Japan 等,但當他拿到實物的時候,長期對比下來發現 visvim 的質感是最無可取替的,有了 visvim 的存在,其他品牌的衣服就會被自動忽略塵封在衣櫃裡不會再穿。



這位收藏家對 visvim 的執念,似乎剛好了正中設計師兼創始人中村世紀希望通過品質和質感去打造「能穿一輩子的單品」的堅持 ——「我喜歡可以長期使用的東西, visvim 之所以昂貴,是因為我挖掘如舊技藝、手工藝這類的事物,因此售價才如此昂貴。我想做的就是將這些技藝發揮到最好,我正試著在合理的價格範圍,做到最高的品質。」中村世紀在一次採訪中如此說道。



如果你對 visvim 略知一二,應該都知道這最早是個從做鞋子開始的品牌。中村世紀在 Burton Snowboards 任職並與 Hiroshi Fujiwara 藤原浩一起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於 2002 年開發了 visvim 的鞋類生產線,將美國原產的軟皮鹿皮鞋與高科技運動鞋融合在一起。出於對重型物品著迷,中村世紀年少從日本遷居美國拉斯維加斯,在那個時期發現了東方的人身穿歐美服飾在當地並不受歡迎,於是產生了要在服裝裡面融入日本織物傳統的念頭。



不同於其他從常春藤校園風格和美式軍裝中汲取靈感的日本設計師,中村世紀逆道而行,從世界各地的古老民俗中挖掘和重塑服飾的魅力,喜歡從旅行中發現本土傳統的中村世紀,於 2005 年將 visvim 擴展成為一條成熟的服裝生產線,著眼於通過古老的技術來增強服飾功能。他曾在西藏發掘出重型羊毛大衣,在納瓦霍人原住地紮染過手工的毛毯,在瓜地馬拉發現了豐富多彩的民間藝術。



甚至還在今年四月份推出的新系列中,融入了中國貴州布依族的傳統織布技術。

visvim 該系列的單品融入了貴州當地的條紋織物和靛藍染料,呈現出中國少數民族幾代人傳承下來的家庭式工匠織布文化。包括 Jama 條紋褲、Eiger Sanction 短褲和 Thorson Albacore 飛行外套在內,均採用中國傳統抗蠟紡織品染色技術和手工刺繡製作完成。


visvim 在 Pitti Umo 的首次走秀


隨著消費主義的盛行,中村世紀意識到日常能夠快速更換的單品缺乏長期的質感,人們對有故事和有設計意義單品訴求日漸增加,於是在品牌有了一定基礎之後,他便將 visvim 的單品方向調整為不隨著時間推移而過時的「未來古著」:「你可以花錢購買一件耐用的外套,而不是購買五件(不實用的)外套。我想創造一些屬於未來的 vintage,這就是我的目標:Future Vintage」。


Gian Johnathan


對於新加坡的收藏家 Gian Johnathan 來說,visvim 的單品恰好正中他想要的一切,在 2013 年妻子送了他一雙 visvim 的經典鞋款 FBT(一款 7 孔 73 英寸沙啞絨的民俗靴子)作為生日禮物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地開啟了 visvim 的單品收藏。在他遊走多年搜羅 visvim 的過程中,發現了這個品牌產品的魅力所在: visvim 的服裝具有一定的魅力和品質,無論是服裝,鞋類還是配件,當你親眼看到它們的時候,都會發現它是被精心製作出來的。如果你覺得單品的照片看起來不錯,那麼大多數時候,你拿到實物會發現它的品質和重量是圖片的兩倍。他們的產品又總是有個令人又愛又恨的觀感——看起來總是感覺不太完美。無論是鞋上的手工縫製不夠完善,還是老式織物上的修補痕跡,又或是天然染料的不均勻性,但這都是 visvim 的產品吸引我並收藏的原因。」



時間回到七年前,Gian Johnathan 大概在 2013 - 2014 年的時候確定「visvim is the only one」,然後開始了收藏之旅。他回憶當時 visvim 在世界各地聚集起來的社區規模都很小,獲取 visvim 產品資訊的唯一來源是通過 Superfuture,fuk 或 Instagram 等線上論壇和社交網站。從那時起他開始拍攝自己的收藏品並更新在 Instagram 上面,並在社交網站上遇到很多志趣相投的人,他們在 Gian Johnathan 的感染下也加入了收藏的行列,他還記得當時 IG 上 visvim 上只有 1.2 萬左右的粉絲,如今已經增長到 68 萬。


他認為 visvim 能夠吸引如此之多的忠誠信徒,不僅是大家對每樣產品背後的工藝讚賞之餘,也出於如今大家都對「數量有限的產品」著迷。 首先難以獲得這個因素就是引發狂熱度的最關鍵因素,畢竟物以稀為貴。一如中村世紀在 2012 年接受採訪中提及的:「我一直在尋找,究竟是什麼因素讓一件單品變得真實(Authentic),像多數古早的 vintage,18 世紀或 80、90 年代前的單品,其製造手法、用料都和現代截然不同,這讓我深受其純粹的真誠(Pure Honesty)的啟發,這正是我想注入於我的產品的精神。這精神很難只從外觀上下手,必須從打造產品的源頭下手,由內(製程)而外(外觀)的改造。」



這又回到了中村世紀所提出的「Future Archive」的概念上,Gian Johnathan 對於結合了現代 GORE-TEX 技術的 visvim 產品,認為那就像兩個時代的產物碰到一起:現代面料技術與古老的日本手工藝的融合。Hiroki 在幾年前將停止合作之後最終又與 visvim 繼續了合作關係,他認為最特別的 GORE-TEX 碎片是在它上面灌注了天然染料,那是三層 GORE-TEX 膜與竹節紗奇諾外層結合,visvim 在上面染上了靛藍泥漿染料。



作為收藏家,Gian Johnathan 從大量的 visvim 產品中發現了它們的獨有之處,他認為 visvim 的產品有一個共同點,也是最大的特色所在:那就是產品沒有年限。在他眼裡這是一件從日常穿著中不太容易發現的事情,因為這需要投入大量時間來觀察特定服裝的演變方式:數百次洗滌後顏色如何變化,牛仔布如何褪色,靴子在穿了幾個季節之後的古銅色如何演變。他強調對於 visvim 而言,這確實是一個隱蔽且經常被忽視的好品質。與一眾新品牌相比,visvim 的產品要打造出「看起來」更耐穿的產品並不容易。



布料之外,他在蒐集 visvim 的過程中注意到 visvim 的版型設計隨著時間改變發生了一些變化,這也是令 visvim 保持獨特和新鮮度的原因之一:例如,從 2017 年開始,visvim 開始轉向設計更寬鬆和大尺寸的衣服,引入了巨型剪裁,甚至是褲子剪裁,像 Kerchief Down Jacket 這樣的夾克也進行了一些尺寸更改,產品在近年來變得更加寬鬆了。但他認為並不是所有的變化都是好的,就像現在 visvim 開始在自家服裝上貼上 visvim 的品牌衣標,他個人不太喜歡這個改變,除此之外他認為 visvim 的設計理念仍然是保持不變的。



有拜訪過 visvim 日本實體店的朋友估計會發現,中村世紀特地把店鋪位置開在如美術館、寺廟等人煙稀少環境清肅的地方,意圖是想讓人們專注於 visvim 的產品本身,而不是沸沸揚揚地在鬧市中消費。他曾在採訪中說道:「我注意到太多產品被注入大量的行銷手段,但本質卻很薄弱。我只是想做些有意義的事,因此我必須將所有噪音降到最低。」而對於 Gian Johnathan 不太接受在服裝上貼 Label 這件事,這又算不算是一種行銷手段就見仁見智了,畢竟衣標也是一種令產品更成系統的方法。



visvim 能夠做到在輸出產品的同時,不但引發狂熱收藏潮,還能讓藏家本身視 visvim 為一種「定番」,對產品保有執念甚至促成在坊間流傳的收藏故事,想必這就是中村世紀從一開始偏離流行,堅持轉向傳統,重塑產品價值並引領消費市場的成功之處。 如果你對 Gian Johnathan 的收藏品感興趣,也可前往他的 Instagram 首頁觀摩和進一步交流。


*文章部分內容引述自 SEVENSTORE 採訪,GQ 以及 Hypebeast 的 visvim專訪,完整文章可以至官網查看。






10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