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裏原宿變天,各位大佬紛紛離職的背後原因是?

已更新:1月21日



2020 - 2021 年,絕對是日本潮流界最為動蕩的兩年,繼 GIP 店長大塚恭平(Kyohei Otsuka)離任的風波之後,就在上個月底, SOPHNET.主理人清永浩文(Hirofumi Kiyonaga)與 NEIGHBORHOOD 二當家 Nau Shima ,接連宣佈離開品牌,並開啟自己的下一步計劃,令到一眾日潮愛好者感到惋惜。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兩位裏原宿大佬,放棄多年打拼的江山?他們的下一步又將會邁向哪裡?


清永浩文(Hirofumi Kiyonaga)告别 SOPHNET.,一個時代的落幕

還記得在 2013 年, SOPH.co.,ltd.(2002 年更名為 SOPHNET.)宣布被日本公司 JUN CO.,LTD 收購時,JUN 社長的佐佐木進曾說過:「 SOPH. 擁有成為世界品牌的潛力。」時過境遷, 9 年之後, SOPHNET. 仍未成為他口中的世界級品牌,但他的創始人清永浩文(簡稱清永叔)已宣布,將在 2022 年 6 月 30 日離職,這對於那些今時今日,仍鍾情於 SOPHNET.、F.C. Real Bristol 以及 uniform experiment 的粉絲來說,可能是最黑暗的一天。


清永浩文(Hirofumi Kiyonaga)

清永叔為什麼要離開自己一手創立的品牌?或許我們可以從當年 NIGO® 離開 BAPE® 的案例,找到一些端倪。時間回到 2011 年, NIGO® 在把自己一手經營的 BAPE® 賣給 I.T 時,並沒有選擇馬上離開,持續擔任 BAPE® 的創意總監至 2013 年 5 月,順利讓 BAPE® 平穩度過交接期。而在宣布離任之後,他在與 WWD 的專訪中也提到了離職的原因:「我離開創意總監職位的原因,僅僅是我意識到 BAPE® 已經不再是隨我個人喜好進行設計的品牌,因此我並沒有續簽當年收購時的工作合約。」事實證明,就算是自己一手創造的品牌,當它的所有權、設計權限不屬於自己的時候,人雖留在崗位上,但心卻不一定,想必 NIGO® 當時的心思,已全部放在了 Human Made ® 上了。


NIGO

回到 SOPHNET. 身上,在 2013 年把 SOPH.co.,ltd. 賣給 JUN CO.,LTD 時, JUN CO.,LTD 答應給到清永叔,在營運及設計方面,保有相當的獨立性,這也是為何清永叔能留任 9 年的原因。至於為什麼要離開,最大的原因可能還是 JUN CO.,LTD 近年來的經營不善。打開 JUN CO.,LTD 的網站,我可以發現到 JUN CO.,LTD 在疫情當下的發展,其實相當緩慢,近年來已經少有收購品牌公司的案例,過去由他們與藤原浩一手包辦的 the POOL aoyama 、 THE PARK‧ING GINZA 、 THE CONVENI 已經成為了大家的回憶,從活躍度上看, JUN CO.,LTD 已經顯頹靡之勢,而這一切都被清永叔看在眼裡。母公司遇到困難,也沒有辦法令品牌變得更好,眼看現狀也就這樣子了,倒不如選擇急流勇退,避免身敗名裂或許是一個更好的方法?



另外,從清永叔打造 KIYONAGA & CO. 店鋪企劃可以看出,年過 50 的他,已經不止滿足於服裝設計了,在這間期間限定( 2017-2019 )店舖裡面,有清永叔一直關注的家具品牌及藝術品,化身為專職買手的清永叔,不忘向大家猛烈輸出他的選物品味,「只有這裡才能買到」的口號,令到無數潮人專門到訪福岡門店;值得一提的是,清永叔借助這所「半零售半展覽」的概念空間,孵化出優秀藝術家 KYNE ,前者不僅在店舖裡,為其展出 KYNE 初戀臉女孩的作品,此後更多次把 KYNE 的作品操作上了《 Casa BRUTUS 》的封面,令到 KYNE 搖身一變成為日本當紅藝術家,不少品牌也搶著與其聯名,風頭一點也不輸 Verdy 。



雖然 KIYONAGA & CO. 的實體店,只以期間限定店鋪方式,活在大家的記憶當中,但在 2020 年期間,清永叔決定重啟這個實驗性的項目,期間與日本知名睡衣品牌 NOWHAW、nonnative 、藤原浩等推出的系列,近年更是有不少的佳作,令到不少鍾愛日潮的朋友重拾對清永叔的關注。可惜的是 KIYONAGA & CO. 是屬於 SOPHNET. 旗下的一個產物,不知道清永叔在談判時,是否把 KIYONAGA & CO. 據為己有(之前有消息稱 SOPHNET. 、F.C. Real Bristol 和 uniform experiment 都不再由他主導,並沒有提到 KIYONAGA & CO. ),並令它成為下一個 SOPHNET. . 。


至於 SOPH . 的未來,目前仍未宣佈接任者,清永叔也在 IG 上表示,未來能以獨立的角度思考並涉足時尚,更進一步的動向,則有待未來陸續公開。所以喜歡 SOPH . 和清永浩文的朋友不用失望,務必持續關注我們的後續報導。


NEIGHBORHOOD 二當家任職 25 年後離任

正所謂「天下無不散之宴席」,除了上文提到的清永叔之外, 裏原宿大佬品牌NEIGHBORHOOD 與 WTAPS 兩位難兄難弟,也迎來了高層離任的噩耗。


在 2021 年底,NEIGHBORHOOD 二當家 Nau Shima 在社交媒體上感謝了曾經一起工作 25 年之久的 NBHD 以及大哥瀧澤伸介(Shinsuke Takizawa),同時宣佈自己的離任,從此瀧澤背後就再沒有這個男人。



可能有很多人不了解 Nau Shima ,這位 NBHD 二當家行事相當低調,曾在 90 年代就讀於紐約視覺學院,歸國後就加入瀧澤伸介(Shinsuke Takizawa)的團隊,並成為 NBHD 的設計師,據瀧澤伸介(Shinsuke Takizawa)先前的採訪中提到, NBHD 背後的設計團隊基本上就是他和 Nau Shima 。此外, Nau Shima 更是 Goro‘s F & F 名單中的頭部人物,除了擁有大量 Goro‘s 珍藏款之外,他在 2016 年間引薦余文樂給 Goro‘s 也成為了當時熱議的話題。


左至右:Nau Shima &瀧澤伸介(Shinsuke Takizawa)
余文樂(中間)& Nau Shima(右)

Shima 是一名狂熱的機車死忠粉,愛好就是相約瀧澤伸介(Shinsuke Takizawa)踩著機車去遊街,可以說 NBHD DNA 裡滲透出的機車基調,就是來源於二人的日常愛好。後來他創立了一個聚集各路機車大神的車隊 Tokyo Indians MC® ,其成員包含了 Yuuki Hitomi、Masaki Egawa、Funemizu Takeshi 以及 Takashi Enomoto 等人,每位都是設計界、服裝界的大佬,同時也推出了一系列周邊單品,成為推動日本二輪文化的一大助力。

Tokyo Indians MC®

或許是因為近幾年的 NBHD 為了迎合年輕的消費群體,一心求變的 NBHD 令品牌形象、設計變得更年輕,銷量也變得更好,但代價就是失去了 Shima 和瀧澤伸介(Shinsuke Takizawa)當時做品牌的初心,成為了 Shima 出走的可能原因。但現在的 Shima ,反而可以一心一意地做 Tokyo Indians MC® ,一個更純粹的機車文化品牌。


GIP-STORE 代表人物 - 店長大塚恭平(Kyohei Otsuka)離職風波

WTAPS 這邊,則是 2020 年 8 月 GIP-STORE 代表人物店長大塚恭平(Kyohei Otsuka)的離職風波,這位仁兄從最早的買手店 Black Flag 開始,再到日潮頂峰的 GIP-STORE 旗艦店,一步一步輔助西山徹(Tetsu Nishiyama a.k.a. TET)得到今日成就,也見證了時代的序幕。雖然至今仍未得知店長離職的原因,但從 2020 年 12 月 GIP-STORE 宣布結業,以及西山徹宣佈線下轉線上的策劃來看,或許是西山徹一直求變的策略,令大塚恭平(Kyohei Otsuka)找不到新的位置,從而離開了工作 10 多年的 Gonzo Inc 株式会社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是大塚恭平(Kyohei Otsuka)認為,自己已到奮鬥的年紀,想把精力都集中到新品牌 FIRSTRUST 。根據他 Instagram 的簡介,可以看到他在 2021 年7月建立了自己事業的第二春,新品牌 FIRSTRUST 和線上店鋪 Don't Try Tokyo 。從品牌主頁上看,有皮革外套、皮帶、教練夾克等單品,集搖滾、阿美咔嘰等風格於一體的設計,和店長平時穿搭的風格相當一致,可以看出 FIRSTRUST 是他品味輸出的新窗口。雖然從 FIRSTRUST 社交媒體的關注人數及傳播度來看,這個品牌仍然處於小眾的階段,但相信憑藉店長多年來的人脈關係,很快就會讓更多的人知道 FIRSTRUST 。


後疫情時代的日本潮流圈,過往記憶已不再

時間來到 2022 年,在新冠疫情籠罩下,以往繁華的裏原宿已經不復當日。最近身在東京的朋友 EIHO 跟我分享了他的見聞:「 Supreme 、 NBHD 這些實體店鋪,基本上沒有什麼人來逛,基本上都是靠中國大陸買手的訂單在支撐;很多店鋪已經撐不下去, Kappa 原旗艦店在前年都倒閉了, supra 也換成了 nubian 買手店,很多小的本土店鋪都撐不下去,整個東京都處於很蕭條的狀態」。日本的零售業迎來了洗牌階段,強如 Bounty Hunter 和上文提到的 GIP 也選擇了戰略性結業,可以說整個日本服飾行業的現狀不容樂觀。



但俗語說:「有危便有機」,在日本品牌仍在對抗疫情時,不少外國資本,也開始瞄向這個地方。去年八月, Foot Locker 便斥資 3.6 億美元,收購日本知名球鞋店鋪 atmos ,旨在加強其在亞太市場的影響力,並表示,對疫情後的日本零售充滿信心,在這個非常時期,敢去抄底日本最出名的球鞋店(包含 49 家實體店),也只能佩服資本的膽量了。資本雄厚的企業,不妨效仿 Foot Locker 的抄底玩法,或許能重演當年 I.T 收購 BAPE® 的佳話。


潮流界是一個「修羅場」,有主理人離開,也會有新一代的主理人和品牌誕生,無論是東京或者是其他地方,商業的迭代,只會一直進行,像水一樣在流動,生生不息。筆者感嘆,太久沒有去東京了,後疫情時代的東京,已經不會是我們記憶中的那個樣子了。

 

128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