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脫掉你們的 「 AJ 」吧,趕緊迎接「復古跑鞋 3.0」的時代!

已更新:2020年6月10日




用迂迴轉折來形容當下的球鞋世界,是再恰當不過的,比如 Dunk SB 的回潮,幾乎無跡可尋。可事實上,任何消費產品都擁有其獨特的循環軌跡,雖然有時讓人摸不著頭緒,但仔細思考之後,這件事倒也給了我們一些啟示。


2019 年,是球鞋世界發展的大年。回想去年一整年的光景,很難不承認球鞋的存在令很多人的消費觀念發生了改變。如果有人願意為此寫一本“編年冊”的話,那麼 2019 年,一定需要作者費心耗神的好好書寫一番。當然,在大環境之下,想要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求得生存,天時地利人和外加那麼一丁點運氣,皆是缺一不可。與此同時,想要延續某一系列的成功也並非容易之事。而如果讓筆者在 2020 年的前五個月,選出一個屬於“球鞋”的關鍵字,那我一定會將“復古跑鞋”擺放在顯眼的位置。



是的,在2020年,你們眼中的“復古跑鞋”又竄起了。


「從時裝秀場,到市井街道」


說起“復古跑鞋”在 2020 年再度耀眼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受益於街頭勢力的擴張。在過往主張精英主義文化的時裝秀場,近些年來卻越來越多的受到街頭文化的影響。這對於“復古跑鞋”而言,無疑是一次與精品時裝的對立與直接碰撞。所以在 2019 到 2020 年的這一區間,我們愈容易感受到,運動時裝正在掀起一股激烈的浪潮。




就拿 ASICS 與保加利亞設計師 Kiko Kostadinov 的合作舉例,“成就與被成就”,在雙方的合作過程中一直不斷的轉換身份。而 ASICS 也“終於”能夠藉此開闢出一條全新的道路,令這家知名的日本經典跑鞋,登上更多重要舞臺。同樣,縱觀雙方合作的款式,不論是在今年釋出 GEL-Kiril 還是 GEL-Aurania,甚至是更早之前的幾次合作,都在某種程度上讓時裝與街頭的鴻溝間被拉近了幾分。




當然,從“時裝秀場”到“市井街道”,復古跑鞋相較於其他款式的鞋履似乎更加具備優勢。它們的外型可塑性強,在設計時能夠給予設計師更大的想像空間。開頭筆者所述,正是受益於街頭文化的不斷滲透,眾多時尚與街頭的融合,讓復古跑鞋們成為了其中的某種“載具”。這樣的“載具”出現,在迎合時尚界的“高冷”態度同時,又能讓時尚品牌們看起來不再高高在上。


回顧近期與時尚品牌、秀場的接觸,復古跑鞋在設計之中的“靈感”,也與以往有所區別。與上世紀八、九零年代有所不同的是,今日我們所看到的鞋款,其實或多或少都擁有秀場或是時裝設計的影子。這種可以稱得上潛移默化的影響,卻將早已有些老派的復古跑鞋,變成不少人接觸時尚的捷徑之一,拋開那些噱頭、奢侈聯名等等“頭銜”的加持,真正意義上的“復古”產品,也許正在煥發新的生機。



「搞懂真正的復古跑鞋,其實有些“難”」

最近,很多人也都開始“重新”關注起復古跑鞋這樣一種品項。但大家或多或少都會在心裡嘀咕:“到底復古跑鞋”是什麼?





那藉此機會,也跟大家說兩句,畢竟並不是所有跑鞋都有資格,被稱作“復古跑鞋”。比如在 2019 年爆紅的 Salmon 和 Hoka One One 等等,其實很難將它們歸入正宗“復古跑鞋”的行列。首先,諸如此類的跑鞋,儘管從外型還是設計,都遵循跑鞋設計的核心理念,比如機能性、外觀亦或品牌定位,但真正的“復古跑鞋”,更需要品牌在時代浪潮裡的不斷沉浮,並賦予其多重含義。對於我們大多人來說,在當下浮躁的社會裡,能夠認認真真參透一雙鞋子或者一個系列都是相當困難的事情,更不要說在品牌的歷史長河之中為它們尋找合適的位置。




另外,不少人認為復古跑鞋代表著的只是“過去的時代”,或者歷史的產物,其實這也是一大誤解。就拿之前筆者與不少復古跑鞋愛好者交流時所吸收到,很多專業玩家將“復古跑鞋”誕生初期稱之為1.0時代,這些七八十年代頂級科技孵化下的產物,在歷經三、四十年的發展後,形成了自己獨特的球鞋陣營,影響一代又一代的設計師與球鞋愛好者們。隨後,又在2010年代初期達到了另一個頂峰,而如今的不少職業“復古跑鞋”玩家也正是在這2.0 時代,化身為它們的忠實粉絲。





在球鞋科技與運動產品日益多元化的今天,不少曾經頭戴光環的跑鞋逐漸向日常與生活的屬性發展。當這些優秀的產品在專業運動賽場上退居二線之後,很快便會再次受到大眾的熱烈歡迎。

在你我眼裡,“復古”二字已經被無限放大,大到幾乎囊括所有的品類,甚至不少剛剛上市的鞋款,也會毫無羞澀的高掛起復古的大旗。以至於我們判斷一雙鞋的優劣,也大多需要用價格來作為標準。比如近期引發我們廣泛關注的 New Balance 327 等,優質鞋款本身在設計上注入的心血以及在環境下的諸多巧合,反而讓它成為了不少人心頭的“羈絆”,當然價格也順理成章的起到了“反作用”。



「復古跑鞋並不“小眾”,只是“大眾”使然」

“復古跑鞋”在過去幾年受到不少“議論”,但毫無疑問的是,今年它們已經做好了準備捲土重來。筆者過往在採訪一些“復古跑鞋”收藏家時,經常會將他和它們歸到“小眾”的範疇,似乎這一領域早就脫離了大眾的視野,並且不會主動成為聚光燈下的焦點。不過,在今年 New Balance、ASICS 等陸續釋放了幾款備受矚目的合作,令筆者對“小眾”的定義發生了不小的改變:也許小眾的並不是它們,只是我們自己過於“大眾”罷了。





那麼話說回來,讓小眾跑鞋去服務於“大眾”真的有必要性嗎?


當然,受制於我們從小所接觸到的教育或是審美的侷限性,任何事物的流行都會造就一系列商業上的神話。相信各位一定不會忘記幾年之前所流行開來的 Chunky Shoes 風潮,假設如今的你仍然在出門的時候依然踩上那麼一雙價值不菲的 Triple S,那麼“土豪潮流”的名號一定非你莫屬。





儘管“大眾”容易被牽著鼻子走,就像時下 Dunk SB 所受到的矚目,但實際上,諸如“復古跑鞋”的再度流行,卻似乎是個必然的選擇。我很樂意將 2020 年之後的“復古跑鞋”稱作 3.0 時代,在我看來,“復古跑鞋”已昇華為一種通俗易懂的小眾文化方式。就像不少上世紀八、九零年代的音樂、電影等主流藝術在近些年來依然受到追隨一樣,這些當年的“網紅”在現如今經過網路“爆點”的引燃,依然能夠成功的將大部分受眾群體拉回。





同樣,對於“球鞋”範疇來說,充滿新鮮感的文化屬性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符合大眾審美觀念的產品,才會在某一階段成為主流。而所謂“主流”與“小眾”其實並不衝突,同樣適合普羅大眾的產品當然也不能簡單歸類於大眾概念之下。“復古跑”熱潮的再度來臨,印證了所謂客層和趨勢的重要性,這對於更多年輕粉絲們,無疑又是充滿調性的。迂迴轉折下來,2020 年毫無懸念的會被“復古跑鞋”所統治,依靠著新媒體和傳統媒體甚至社會主流“咽喉”的不斷發聲,每個人的鞋櫃裡大概率都少不了一雙復古跑鞋,而這僅僅是受到周圍人潛移默化的影響罷了。





曾經有在網路上看到類似的形容:台灣幾十年前布袋戲的大流行,曾讓上到達官貴人,下至平民百姓都被這樣一種當時的娛樂形式所薰陶,街頭巷尾的大人孩子們幾乎每個人都在模仿及討論。而時至今日,布袋戲已然被貼上了“小眾”的標籤,愛它的人依然沉迷於此,但大部分人卻只能將他奉為神物,失去了其最基本的審美能力。這並不是“大眾”或是“小眾”的錯,只是時機不同而造就。


有位在 2008 年後才開始收集復古跑的朋友跟我說,在 AJ、Nike、adidas 們齊頭並進的時候,唯有他自己看著滿牆的“復古跑鞋”才能體會到什麼叫做真正的:“枯燥”。


不過有幸的是,這樣的好日子似乎就要來了。





1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