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 KIKS TW

當年掀起「東歐美學」的 Gosha,真能靠 YEEZY 續寫新篇章?

已更新:1月18日


2018 年4 月,如日中天的 Gosha Rubchinskiy 在其同名品牌官方社交媒體毫無預兆地宣布暫時停止品牌活動,不再推出季節性系列,將精力專注於其主理的滑板品牌 PACCBET 之上。同年,Gosha 被控以試鏡之名對未成年模特兒進行性騷擾,引發熱議,品牌合作夥伴 adidas 亦宣布對其進行全面調查。


自此,「關閉」同名品牌、陷入騷擾醜聞的「東歐驕子」—— Gosha Rubchinskiy 在時尚圈中逐漸淡出。



直到上週,YE 在社群媒體上宣布:Gosha 將以設計總監身分加入YEEZY。Gosha 隨即亦在社群媒體上回應並坐實了自己的回歸訊息。闊別近五年之久,Gosha 透過兩則公告,以及一份平面作品,以稍帶爭議的方式重現在大眾眼前。

YE 與 Ty Dolla $ign 聯合專輯《Vultures》封面,由 Gosha Rubchinskiy 製作

對於 Gosha Rubchinskiy 的回歸,無論是時尚界,還是潮流圈,無一不感到詬異與驚喜。作為掀起「東歐美學」熱潮的源頭之一,Gosha 透過完整的俄羅斯社會議題和青年敘事,甚至一度被視為與 Hedi Slimane、Raf Simons 齊名的男裝設計師。

Gosha Rubchinskiy

面對向來善於遺忘的時尚領域,Gosha 此番回歸究竟要如何與 YE 一同塑造 YEEZY 我們暫時不得而知,離開已久的 Gosha 能否靠YEEZY 續寫自身的新篇章亦讓人不禁打上一個問號。藉此契機,我們不妨對 Gosha 進行一些回顧與猜想。


掀起「東歐美學」熱潮的源頭之一,說真實故事的 Gosha Rubchinskiy

回顧過去 10 年的流行趨勢變化,尋找解構傳統時尚格局與風格的核心要素,以美式街頭文化為主導的潮流力量為其一,而探討東歐地區青年文化、藝術表現、社會議題的新銳視角則是這張拼圖裡,不可或缺的另一塊。

出生於上世紀 80 年代,2008 年成立同名品牌,經歷過前蘇聯解體社會巨變的 Gosha Rubchinskiy;憑藉“反時尚”與東歐青年視角顛覆歐洲時裝界,生於格魯吉亞的 Balenciaga 現任掌舵人 Demna Gvasalia;曾掌舵進一步具象化 Vetements、Balenciaga 青年形象,同樣在青年時期受過西方文化衝擊的俄羅斯知名造型師 Lotta Volkova。這三位有著東歐成長背景和青年文化視角的創意人士,曾被視為將「東歐美學」引入西方主流語境的源頭,其中Gosha 則是最為出挑的那位。

充滿魅力的「東歐美學」

Gosha 所講述的故事區別於架空虛構的幻想世界,是真實歷史的社會景觀與動盪政治事件的深刻投射,他利用強勢的符號與語言,以及尖銳直接的秀場敘事,刺激看客們的思考,街頭調性的裝扮和青年畫像既是他與年輕人共鳴的方式,更是他青年時期真真切切經歷過生活體驗,這些故事裡林林總總的景觀、事件、感受,均始於自身,源於真實。

Gosha Rubchinskiy 2017 秋冬系列

2009 年,品牌成立不久的 Gosha 曾在莫斯科一間放滿健身器材的房間內舉行了首次產品走秀。關於品牌的首次秀場演出策劃,Gosha 之後曾在 GQ China 的訪問中提到:「比起衣服,我更關心「故事」的內容,根據故事的訴求再去進行模特兒的選角、場地、然後是服裝。」

Gosha Rubchinskiy 首個系列

這種品牌經營基準,自始自終都貫穿 Gosha Rubchinskiy 之上,從放棄巴黎時裝週,前往Pitti Uomo,尋找有著俄羅斯氣質的廢棄煙廠舉辦大秀,到「後蘇聯三部曲」皆是這般,也正因如此,Gosha 才能以如此真實直白的形式對社會與事件進行討論。

Gosha Rubchinskiy 2017 秋冬系列
Gosha Rubchinskiy 2017 秋冬系列

加里寧格勒州坐落於波羅的海,是俄羅斯最西部的外飛地,在二戰前這塊土地是德國領土,而後被蘇聯收歸,之後蘇聯解體陷入爭議,自2004 年起俄羅斯公民需要簽證才能進入該地。如此具有歷史意義和政治意味的地點,便是 Gosha Rubchinskiy 2017 秋冬系列的大秀舉辦地,而本次大秀,亦是「三部曲」的序幕。

Gosha Rubchinskiy 2017 秋冬系列


2017 秋冬,Gosha 成功被西方主流市場認可後,首次重返俄羅斯辦秀,也是與adidas 合作的首季。Gosha 在秀後接受《BoF》專訪時說道:「我選擇加里寧格勒是出於對 adidas 的尊重,在俄羅斯或蘇聯,運動隊總是穿著 adidas 的製服;我認為這是一個展示俄羅斯品牌和德國品牌合作的完美場所, 因為這個地方能夠同時體現兩者的精神。」

Gosha Rubchinskiy 2017 秋冬系列


儘管與 adidas 首次合作是本季的核心焦點,但來自原蘇聯聯邦各處的模特,規範的製服,印有西里爾文的單品,具有東歐氣質的街頭運動造型等等,無疑是 Gosha 過往蘇聯社會印象的展現,而地域橫跨德國與蘇聯的歷史,則是體現出了「世界」與「本土」的碰撞,更深層來看則是製度的碰撞。秀場背景音樂中那句「我的夢想是一個沒有暴力和壓迫的社會。」結合在加里寧格勒州作為「三部曲」的序幕地,從某種程度上說,Gosha 正是在通過本次秀場暗示蘇聯未來的結局,同時也是在呈現他青年時生活在蘇聯末期社會的感受。


Gosha Rubchinskiy 2018 春夏系列 LOOKBOOK
Gosha Rubchinskiy 2018 春夏系列

因此到「三部曲」的第二幕—— 2018 春夏系列,Gosha 便將秀場挪至在蘇聯時期被稱為「列寧格勒」的聖彼得堡,而這座城市除了有著與前者類似的歷史緣故外,亦有兩個與東歐青年文化強關聯的基因──足球和電子音樂。足球不言自明,俄羅斯足球文化最初便始於聖彼得堡,而蘇聯首個電子音樂派對亦在 1989 年於此地悄然發生,之後蘇聯解體,聖彼得堡便直接成為了俄羅斯青年的次文化盛地。

Gosha Rubchinskiy 2018 春夏系列

本季,延續 2017 秋冬的足球主題,與 adidas 再次進行合作之餘,亦與曾經英國足球流氓群體的「制服品牌」—— Burberry 產生聯結。但與前者一樣,無論是聯名合作,還是呈現在運動套裝上的俱樂部標誌、酸性洗水設計、亮眼色彩、寬大繭形輪廓、功能性口袋設計等,都只是表象。Gosha 所表達的仍是他在蘇聯末期所經歷、所看到的社會景觀,是蘇聯動盪時期本土文化與西方文化在暗處的碰撞交融。


Gosha Rubchinskiy 2018 秋冬系列
Gosha Rubchinskiy 2018 秋冬系列,葉爾欽是蘇聯解體後俄羅斯首任總統

如果說前兩幕,Gosha 都在用一種相對含蓄的形式表達社會議題,那到「三部曲」的最終幕——2018 秋冬系列,Gosha 將秀場移至位於葉卡捷琳堡的葉利欽紀念中心,便是他後蘇聯價值觀最直白的表現。

Gosha Rubchinskiy 2018 秋冬系列

Gosha 在本季傾囊而出打造了“三部曲”中套數最多的秀場,其中既有被 Gosha 稱為“年輕人的新制服”,融合迷彩與國旗等元素的軍事風格造型,也有與 adidas、Burberry、Levi's、Dr.Martens 這些代表著足球、音樂、反體制意象的合作。在 90 年代經歷過制度解體,社會動盪,文化衝擊的 Gosha,在秀後向 Dazed 表達希望透過「新制服」的概念,使得年輕人團結一致,而非衝突、分裂。

Gosha Rubchinskiy 2018 秋冬系列,背景以寬闊的藍天呈現 свобода(自由)字樣

不過本季作品中,最清晰有力的文化符號仍舊是那些帶有濃厚政治意味,強勢的語言文字。譬如選自俄羅斯藝術家Erik Bulatov 陳列於葉利欽中心的作品作為秀場舞台的背景延伸,碧藍寬闊的天空中碩大直白的“свобода(自由)”字樣,便是Gosha 對於後蘇聯時代自由感的表達,而這種伴隨其成長的自由感,Gosha 本人也表示是帶給他啟發最多的事物。

Gosha Rubchinskiy 2018 秋冬系列

同時突如其來的西方文化入侵,也讓原本的“敵人”瞬間變成了“朋友”,這種亦敵亦友,快速變換的脆弱關係,與如今國家、地區之間的博弈亦非常相似,成長於動盪時期的Gosha 對此也有相當共鳴,因此除了不同的國旗外,「враг(敵人)」、「Друг(朋友)」、「брат (兄弟)」等字樣也貫穿整個系列。

2017 秋冬、2018 春夏、2018 秋冬,Gosha 用三個系列完整記錄了自身成長的青年時期,同時也完整講述了蘇聯末期社會僵化,解體前夕社會動盪,解體之後受到製度、經濟、文化多方衝擊的俄羅斯社會歷史議題。就算忽略文化背景,Gosha 亦透過先前西方主流時裝產業鮮有涉及的東歐青年形象,構築出了一個足夠新潮、新鮮的 New Look。


Gosha 還能靠 YEEZY 續寫新篇章嗎?

著眼於歷史和親身經歷的真實性是 Gosha 設計筆觸的獨特來源,Gosha 用「三部曲」完整講述了 90 年代自身所見所聞、所經歷的真實故事,他本人激流勇退無疑是這組文化故事已經套用完畢的證明。

Diesel Red Tag x GR-Uniforma

2019 年,褪去歷史與社會議題光環的 Gosha 以全新品牌「GR-Uniforma」聯合Diesel 推出的Red Tag 企劃,從俄羅斯藝術、音樂、歌劇,以及前蘇聯奧運制服的角度講述新故事,有別於同名品牌的青年形象和歷史議題,GR-Uniforma 首幕故事儘管在前期預熱多時,Gosha 也貢獻出了50 餘套帶有東歐色彩的迥異造型,但與 “舊Gosha” 不盡相同的風格和敘事,加之剛陷入醜聞不久,使得該系列並未如預期般受到市場歡迎,反而與之相悖。

adidas x GR-Uniforma

而且,之後 GR-Uniforma 和 adidas 推出的聯名鞋款,關注度也大不如前,如今品牌社群媒體訊息更是停滯在 2020 年。


正如前文所言,日新月異的時尚領域向來善忘,這種善忘是多面的,既可以是對醜聞等負面消息善忘,當然也可以是對過往出色作品等光輝事蹟善忘。儘管嚴格意義上來說,Gosha 遠離時尚只有 3 年,可3 年足以讓時尚與潮流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同期的 Demna Gvasalia 和 Lotta Volkova 舉例,前者成為了 Balenciaga 的創意總監,後者則是當代最具人氣的造型師之一。

(左至右)Lotta Volkova & Demna Gvasalia

前者已撇除掉 Gvasalia 這個有著東歐特色的姓氏,以 Demna 自居,另外與 Vetements 割席,重啟 Balenciaga 高定秀場,亦能窺見 Demna 其實已經逐漸放棄東歐反叛青年的敘事邏輯,過往的傳統體系破局者正成為傳統體系中的一員。而如今背靠大時裝集團,依靠為MiuMiu 造型持續走紅的 Lotta Volkova 同樣如此,其造型筆觸下強烈尖銳的東歐視角早已隱匿,凝練為獨特且精緻,能被主流語境所接受的形象,同時其個人風格亦成為其專注經營的方向,而非作品。

Kiko Kostadinov
Chopova Lowena

同時,由 Gosha 掀起的「東歐美學」熱潮,在時尚和潮流圈都早已變得習以為常,不再新鮮。無論是有著保加利​​亞血統的當紅男裝設計師品牌 Kiko Kostadinov,或是女裝領域雜糅東歐視角的新銳 Chopova Lowena,或是如今被譽為小眾設計師搖籃的哥本哈根時裝週,有著東歐青年文化視角的設計師品牌亦大量湧現。而 Gosha 以往那種直白的街頭式東歐敘事,如今早已經設計師之手轉換為剪裁、輪廓、材質、幾何圖形等相對隱諱的風格表達,而意味強烈的政治故事更是伴隨現實中的地緣衝突成為品牌與設計師避而遠之的禁地。

GR-Uniforma 的境況或許已經從側面反映出了 Gosha 剝離俄羅斯文化語境後的尷尬境地,而昔日備受追捧的街頭風格如今也被接踵而至的新風潮、新流行替代。在如此敏感的時期,Gosha 選擇加入YEEZY,脫離 Comme des Garçons 集團無疑是一招險棋。比起關注產品,更擅長講述真實故事的Gosha 要以何種文化重塑自身形象,並平衡YE 對於YEEZY 的願景,或許是他接下來需要思考的方向,究竟是劍走偏鋒,還是隨勢而流,或者出人意料,目前看來只能靜待其後續作品,才有機會窺探一二了。

 

86 次查看0 則留言

Opmerkingen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