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SU MAXX

淺談|我們是否將告別「天價球鞋的時代」?

已更新:2023年10月27日


從球鞋文化誕生以來,在每個時期裡都有那麼一些令人矚目的「天價球鞋」鞋款,從最早期的Dunk SB、Air Force 1 到 Foamposite、Air Mag、YEEZY,再到最近幾年的 NMD Happy、Nike x Off White 聯名以及 Dior x Air Jordan 1 等等,「天價球鞋」永遠是球鞋愛好者津津樂道的話題,同時也是普通大眾們一直不理解的事情,對他們來說一雙鞋為什麼會賣好幾萬塊?

Diro x Air Jordan 1 Hi & Low Set - 2023 SneakerCon 大阪站 直擊

但隨著球鞋二級市場的降溫,最近一兩年裡,所謂的「天價球鞋」出現頻率越來越低,人們對於球鞋的炒賣價格越來越不感冒。「天價球鞋」這個標籤是否在未來不再被關注,對於消費者、二級市場的商家以及從業人員來說,我們是否是時候和「天價球鞋時代」說再見了。


天價球鞋是如何被塑造的?

在我們討論這個「天價球鞋時代」是否要迎來結束的時候,我們不妨先探究一下這些「天價球鞋時代」因何而出現的。

第一個因素就是限量發售的特別主題鞋款而帶來球鞋二級市場價格的攀升。對於早期的鞋迷朋友來說,第一代「高價鞋王」肯定非 Dunk SB 莫屬,在 Nike SB 產品線推出“四大城市” 系列之前,雖然也有像 Chocolate、Zoo York 這樣達到 5 位數的高價鞋款,但是對於當時的受眾來說,這些滑板品牌還是相對小眾,等到 2003 年 Nike SB 以 “White Dunk Show” 為主題在不同的城市做展覽活動時,推出相應的城市聯名鞋款巴黎、東京、倫敦和紐約,這些鞋子從一開始出來就被炒賣至高價,這也讓更多的人第一次以「高價限量鞋」的方式認識 Dunk SB 鞋款,並且一直影響到今天,讓很多早期並不貴的 Dunk SB 鞋款在後面價格一路水漲船高。

狀況良好的 OG Nike SB Dunk 在二級市場依舊有著不俗的價格表現

運動品牌與不同領域的個人以及單位的合作鞋款,也是拉高球鞋後期炒賣的價格一個關鍵因素,當然在不同的時代裡又不同的代表人物,比如早期是 HTM 這樣的品牌內部打造的新興力量,到了中期像 Kanye West、藤原浩這樣的潮流與音樂領域的資深代表,再到現在像已逝的 Virgil Abloh、說唱新生力量 Travis Scott 這樣當下正紅的年輕藝術家們。

Nike Dunk / Nike Dunk SB / Nike Air Force 1 依舊在二級球鞋市場中稱王

雖然這些鞋子沒有像早期那些超限量的鞋款那樣有些明確發售數量,但是因為球鞋市場的快速發展,消費人群的增加,這些鞋子同樣可以輕鬆賣出高價。還有一個現象值得大家注意的是,近兩年來奢侈品牌與運動品牌的頻繁互動與合作,讓一些鞋款的定價上就已經達到了 5 位數的高價位。在此之前,一些特別鞋款雖然在二級市場價格很高,但是發售價也就是正常運動鞋的售賣價格範圍內,但是奢侈品牌的價位,為高價球鞋又添柴加火。

Pharrell Williams NMD Human Race Trail China Pack "Happy" 世界 300 足限定

除了上面這些公開發售的限量鞋款之外,一些通過非常規渠道售賣或者不明確方式流入市場的鞋款更是成為一小部分人有機會擁有,像這樣的鞋款其實有非常多,比如早期 Nike 為 Eminem、Jay-Z 等說唱歌手製作的少量未售賣 Air Force 1 鞋,還有像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ParaNorman" 這樣通過拍賣的方式來售賣,以及像 adidas NMD HU HAPPY 只是通過 Famliy & Friends Only 的方式少量贈送的鞋款。正是因為未公開發售帶來的所謂「神秘感」讓這些鞋子在市場上的價格又再次拉高。

Nike Air Mag

當然這裡還有不得不提的 Nike Air Mag 2016 版本,全球限量 89 雙,當中有兩雙分別在香港和紐約,分別拍出 81 萬港幣和 155 萬港幣的天價,這樣的價格已經遠遠超出人們對於球鞋價格的理解範疇了。


過去的「天價球鞋」在今天還能重現輝煌嗎?

我們發現越來越多的「天價球鞋」在今天出現價格縮水的情況,由於球鞋本身的使用壽命有限,所以當品牌開始想要透過復刻的方式去再發售一些當年的高價鞋款時候,其實市場的反應是不好的,就好比即將於 2024 年復刻回歸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NRG "Galaxy”「銀河噴」,要重現當年的輝煌肯定有著相當的難度。

2012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NRG "Galaxy”「銀河噴」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那些當年的「神物」在今天被拉下了神壇,價格迎來大跳水。最重要的一個觀點就是:「時代不同,人們的審美不同,那些所謂的上古神物很難打動當下環境裡的消費者。」對於現在的消費者來說,他們更加關注球鞋的實穿性以及日常搭配功能,而那些帶有時代濾鏡的「經典產品」對於今天的消費者來說並不感冒。

CLOT x Nike Air Max 1 ″Kiss of Death” 死亡之吻

一個最典型的案例就是 Air Max 1「死亡之吻」,這雙在當年憑藉著特別的設計概念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在加上當年 CLOT 與陳冠希的影響力加持,很多人會不在乎這雙鞋子的實穿性而願意購買。但是在今天,這雙鞋獨特的透明鞋頭設計概念反而成為了售賣的最大屏障。更多的新消費者在拿掉時代濾鏡之後,對於透明鞋頭的評價只有“難看、不透氣”。任由過去的老鞋頭們如何再科普其創意的獨到之處,對於新消費者來說,真的是一點也不實穿。

eBay X Nike Dunk SB Low "Sandy Bodecker"

除了我們上面提到的過去發售過的鞋款之外,品牌這些年也拿出了一些本身未公開發售的超限量鞋款來試水市場,這些鞋子除去和前面提到的鞋款一樣有時代濾鏡之外,這些本身更試驗性的設計在當下環境裡更顯得水土不服。比如當年的超限量鞋款 Dunk SB ebay,Nike 在這次復刻的時候以透明橡膠還原出元年鞋款被切開的樣貌這樣頗具玩味的設計,結果弄巧成拙,一方面破壞了人們心中對於前作的神秘感和好感度,另一方面也讓球鞋本身的價值受損,當然從積極的角度來看,這些球鞋的復刻回歸讓一些當年的鞋迷們可以用更小的成本來重溫自己的那些買不起的回憶,也讓一些新消費者們有機會見到那些他們並不熟悉的鞋款,可能未來某個時刻復古回潮再次讓這些鞋子流行起來也是一個未知的事情。


我們是否不再需要天價球鞋了?

我們發現現在有關天價球鞋的新聞越來越少,那些超限量、超高價的球鞋對於人們的刺激程度也在逐年降低,一方面是人們對於球鞋的審美選擇發生變化,人們願意為使用買單,而不是稀缺性買單。另一方面是球鞋被其他東西取代,成為了新的話題重心,比如藝術品、球星卡、NFT 等等。這些新的產物無論在價格還是稀缺性,對於球鞋來說,都是它面前的一座座高山。

讓冠希哥沉迷的球星卡,到底值不值上千萬?

球鞋本身作為日常生活中的實用產品,在附加價值的層面一直被人們去質疑,確實在更小眾領域的球鞋文化當中,無論是球鞋收藏也好,球鞋歷史也罷,一些特別的球鞋通過高價位來體現也不能稱之為錯誤的事情,就好像 Air Mag,它一開始出現只是一個特別的電影道具,而不是一雙被用來穿的運動鞋,所以它包含的價值是超出球鞋本身的。但是更多我們現在看到的所謂天價球鞋,它真的值得它現在所標註的炒賣價格嗎?加上本身高定價的奢侈品牌運動鞋在近幾年爆火,人們好像更願意花不菲的價格為更值得的奢侈品牌運動鞋買單,比如 LV、Balenciaga 這樣的品牌推出的運動鞋。

Balenciaga 3XL

雖然天價球鞋沒了,但是球鞋生意卻依然存在。

人們不再追逐二級市場價格高昂的高價球鞋,人無我有的超限量球鞋在今天收穫的目光和關注度相比前幾年來說是逐年降低的,那些超限量球鞋對於更多的新用戶來說,是曲高和寡的距離感,人們現在更願意買那些普通的運動鞋,因為球鞋就是每個人腳下日常生活的組成部分。

還有一個有意思的現象,超高價的球鞋在二級市場越來越少,但很多普通運動鞋卻因為某個事件的爆紅,在二級市場迎來了價格上的漲幅價 ——「雖然天價球鞋沒了,但是球鞋生意卻依然存在。」對於品牌來說,更多普通大貨鞋款能夠暢銷也是好事情,他們不用急於求成,在打造一些高端鞋款可以有更充分的思考以及更克制的推出。

在褪去高價光環之後,到底是什麼在左右著你們對於球鞋的選擇。誠然現在還是有很多不便宜的球鞋存在,但是這些價格也來到了一個相對合理的範圍裡,這其中除了消費者不再逐高的主觀情感因素之外,也有產品本身貨量增加,以及消費者有更多產品可供選擇這樣的客觀情況。

Air Jordan 1「Chicago」 / Trophy Room x Air Jordan 1「Chicago」 / Off-White™ x Air Jordan 1「Chicago」

看起來這個球鞋市場朝著更理智的方向走下去,或者說球鞋的魅力開始消退,因為也看到很多人在選擇球鞋之外的鞋款作為自己的日常穿著,人們不再執著和迷戀球鞋。最後就用前段時間上映的電影《Air》中一句台詞來作為本文的總結—— 「鞋子永遠只是鞋子,只有當人穿上它,它才有了生命。」對於球鞋的選擇,能做決定只有你自己,球鞋的故事、球鞋的限量、球鞋的高價,如果不是你喜歡的,那麼它也就一文不值。

 

9,512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