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淺評以假亂真背後的「球鞋金融化」亂象



「假鞋產業逐漸沒落,但頂級製假依舊橫行。」


「這兩年假鞋生意並不好做」,一位莆田的朋友告訴筆者。在移動互聯網上購買球鞋,似乎已經是鞋迷們最常用的購買渠道。而在嚴打假冒的背景下,莆田的假鞋生意,理所當然地變得艱難。

對於實戰鞋而言,每年都需要更新迭代的特點讓製假難度大大提高。此外,複雜的模具和日益更新的科技材料,讓以假亂真變得幾乎不可能。社會消費水平在逐漸提高,而以 Nike 、 adidas 為首的國際運動品牌,在專業運動鞋上開始了大量的折扣,我們常常可以在二級市場,看到打對折的旗艦運動鞋。再加上以 Paul George、Damian Lillard 為首的簽名鞋,直擊中端市場,這些國際運動品牌幾乎全方位包圍了實戰鞋領域的價格區間,實戰假鞋難有生存空間。


Paul George
Damian Lillard

人氣聯名鞋款,假鞋商造假頭號目標

相比於實戰鞋製假的高門檻,經典款式的製假氛圍則顯得嚴峻許多。我們能在社交媒體上,看到消費者爆料某些商家,以假充真、真假混賣的情況。如 Travis Scott x Fragment design x Air Jordan 1 、Off-White x Air Jordan 1 “Chicago” 等款式,更是真假混賣的重災區。

Off-White x Air Jordan 1 “Chicago”
Nike ISPA Road Warrior "Volt"

相比於 Nike ISPA Road Warrior 這類對製鞋工藝,產生巨大挑戰的新鞋款而言,一些常年熱賣的經典鞋款,成為了假鞋開發者的重點研究對象,如 Nike Dunk 、 Air Jordan 系列,這些被稱為「高危款」的款式,經常出現動輒幾十倍溢價的頂級聯名。


"當溢價龐大、有相當經驗積累的前提下,高溢價經典款成為了高危款中的高危款。"


針對單一爆款產生的市場效應,運動品牌們都針對爆款開發了大量的延伸配色,不同配色的元祖版 Air Jordan 1 席捲各大交易平台的榜單; Kanye West 對 YEEZY 350 V2 火熱配色的補貨、再復刻,使其成為 adidas 配色更新最頻繁的鞋款。簡單的配色迭代和經典復刻,對於假鞋開發者而言,無疑是極大的好消息,這進一步縮減了造假的開發難度。就這樣,鞋商、渠道平台、品牌方、假鞋開發者,以及消費者間正維持一種危機四伏的現狀。

球鞋市場的金融化亂象

隨著期貨球鞋成為線上球鞋交易的一部分,球鞋市場正式完成「金融化」。所謂的球鞋「金融化」,是在 2015 年左右開始逐步形成規模的。這一切都源自移動互聯網迅速發展,帶來的線上球鞋交易平台崛起,再加上短影音的火熱,球鞋文化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得到飛速的傳播,而嘻哈文化崛起,帶動了潮流文化的滲入, Air Jordan 1 便是球鞋交易市場上最具歡迎的鞋款之一。

Off-White x Air Jordan 1 “UNC”

針對這雙狂熱的 Air Jordan 系列的開山鼻祖, Nike 也乘勝追擊,先是於 2015 年復刻了芝加哥配色,並在接下來的六年時間,對經典高筒元祖款,進行大量聯名並換配色及復刻,而這股復刻狂潮,結合 adidas 那個更為瘋狂的饒舌歌手引領的球鞋帝國, Michael Jordan 和 Kanye West 的產品,成為球鞋市場上最典型的交易商品。

在熱門商品帶動下,球鞋交易平台得到飛速發展。這些平台為球鞋交易,史無前例地帶來了「個人賣家」、「球鞋期貨」等概念。這些原本只來自於金融市場的概念,出現在球鞋交易市場上後,讓原本只想穿鞋的鞋迷挖掘出了「球鞋投資」的機遇。



久而久之,在一些號召力極強的鞋頭引領下,一雙雙 Air Jordan 1,或是 YEEZY 350 ,逐漸成為了人們交易的籌碼。更有交易者,在全程沒有接觸過球鞋實物的情況下,單單利用互聯網,完成了買入賣出的操作。在這種球鞋堪比股票的時代,產品本身已經變得不重要了,人們投資的是產品背後的品牌價值、稀缺價值,以及某些重磅聯名帶來的話題性,穿上腳與否變得次要。


球鞋銷售平台缺乏監管機制,假鞋商有機可趁

然而,作為中間平台的球鞋銷售平台,並沒有像證券市場上,針對券商角色的監管力度,只有在有力的監管下,投資者的風險,才能有效地被控制。球鞋倘若成為一種投資品,它必然是需要監管的。除了主流一手球鞋交易平台,一些二手閒置交易平台,也成為一些全新球鞋轉售的平台選擇,而閒置交易平臺本身的買賣雙方平等化,讓球鞋交易更為缺乏上述所說的監管。



在當下「全民鞋販」的時代,交易大量集中在線上,導致假鞋、尤其是那些製作精良的經典款老鞋,成為投資品流動的不穩定因素,人們對實物的關注度減少、期貨的加入、平台的監管缺失,都是讓假鞋容易出現在交易過程的原因,或許有些時候,賣家對真假並不知情,而眾多交易平台也推出鑑定服務,但鑑定質量層次不齊,也進一步反映出,公正監管的存在重要性。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瘋狂的市場。假鞋只是表象,溢價才是核心的問題。

當我們關注著這個因銷售渠道售出的假鞋而危機重重的球鞋交易市場時,或許應該花更多的精力去尋找交易摻假深處的原因。或者說,在球鞋金融化的現狀下,假鞋作為攪局者的根本驅動力。


此時此刻,球鞋交易平台 StockX 上,Travis Scott x Fragment design x Air Jordan 1 Low 的價格,約新台幣 47853 元,官方售價是新台幣 6300 元,近八倍的溢價。而已故的 Off-White 創始人 Virgil Abloh ,生前最引人注目的一個球鞋作品, Off - White x Air Jordan 1 「Chicago」,在當下的二級市場已超越 21 萬新台幣,相比於台幣 6300 元的發售價,溢價程度接近 42 倍。


隨著 Virgil Abloh 的逝世,在 2017 年底橫空出世的 Off-White™ x Nike 「The Ten」聯乘系列價格迎來全面暴漲

瘋狂的溢價讓市場興奮,同時也讓假鞋業興奮。二級市場瘋狂的價格,讓假鞋開發者願意投入更多研究成本。往日「用正品三成的價格,滿足人們對正品鞋的需求」,這一觀點被無限拉升,這已經是一個利潤倍率接近 30 倍的違法生意。


當今的球鞋市場,需要減少泡沫

"只有真實的球鞋文化,才能讓產品得到真實的反饋,而不是可供炒作的價值決定對產品本身的評價。"

我們需要一個更健康、更扁平的球鞋市場。球鞋設計,需要變得更多樣,需要更多創意者加入這個行業,只有擺脫傳統工藝帶來的麻醉性舒適,製假難度提高,才會過濾掉想以假亂真、危害行業的假鞋開發者。同時,更豐富的競爭,將抑制傳統風格產品的溢價空間。當溢價回歸合理,人們願意為合理的歷史文化和設計師才華買單,又不至於將其神化,我們需要合理的溢價,又需要合理地抑制溢價



當球鞋銷售獲得了嚴格的監管規則,更多主流銷售平台,願意為更多、更小規模的品牌,推出新球鞋的銷售渠道,更多品牌參與到球鞋文化、經濟的碰撞遊戲當中,更多球鞋愛好者,有機會接觸更豐富的產品矩陣時,那些空虛無的高溢價,或許也只能是歷史玩笑,而那些混入其中的假鞋,只會成為歷史遺料。


 

96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