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 KIKS TW

其實 Nike 的 Archive 檔案款庫存,遠比我們想像要多

已更新:2023年12月11日


「帶回冷門檔案產品」或許是當下對 Nike 市場策略最為貼切的解釋,不少極度小眾的檔案鞋款都在近一兩年內經由聯名或直接復刻重現,部份鞋款甚至還是史上首次復刻,這對資深球鞋玩家而言,無疑是一場狂歡盛宴。

雖然品牌卯足勁地為消費者帶去新鮮感,看似兼具了調性、文化以及新意,但就目前的市場反應而言,該戰略似乎有些叫好不叫座,並未立竿見影地起到力挽狂瀾的效果,因此不免會讓人產生一些疑問和質疑。


過去與未來,大量冷門檔案款都在陸續回歸
2021 年 Travis Scott 就在 NBA 觀賽時曝光過 Nike Mac Attack
Travis Scott x Nike Air Trainer 1

事實上,冷門檔案款回歸這件事,早在前幾年就已經端倪。今年發表的 Travis Scott x Nike Mac Attack「倒鉤」最初於 2021 年出現在 Travis Scott 與 LeBron James 腳上,同年還有消息爆出 Travis Scott 將推出以 Nike Air Trainer 1 為藍本的合作款。雖然短時間內兩款冷門聯名球鞋相繼曝光,吸引了不少目光,但當時市場依舊以 Hype 款式為主導,而且有 Travis Scott 強烈的個人光環加持,因此大眾對於炒作、溢價、同款等角度的關注,要遠大於鞋款本身。

AMBUSH x Nike Air Adjust Force
JACQUEMUS x Nike 首次合作鞋款,是 Air Humara 和 ACG Pocket Knife 的混合體

隔年,隨著多個配色的 AMBUSH x Nike Air Adjust Force 不斷曝光上市、JACQUEMUS 雜糅90 年代 ACG 設計首次與 Nike 推出聯名,以及前兩週我們介紹過的千禧鞋款 Nike Air Kukini 回歸,大家才逐漸意識到品牌和設計師正將注意力放在這些冷門的檔案款之上,不過此時的檔案款更多還是藉助聯名合作的形式出現在大眾視野,直到今年這股趨勢才迎來全面爆發。

Billie Eilish x Nike Air Alpha Force 88
NIGO x Nike Air Force 3

除了 Mac Attack,一方面年初 Air Ship、Terminator、Vandal 等 80 年代鞋款借助品牌聯名陸續回歸,另一方面同樣具備復古屬性的Force 系球鞋,例如 Air Alpha Force 88 與 Air Force 3 等相對冷門,但設計語言又非常相似的產品,則透過明星與設計師之手重塑,在簡單刷新消費者觀感之餘,又不會與之前熱門款式在形態上有著太強割裂感,讓人覺得「不像Nike」。

Nike ACG Air Exploraid

還有一波冷門檔案款,則來自 90 年代的 ACG 系列,不過目前已經發售的ACG 冷門款,大多都以混合形態呈現,像時隔 25 年首次回歸的 ACG Air Exploraid 這類純血 ACG 球鞋則大多集中在了明年發售。


Nike SNKRS Showcase 2024
Nike ACG IZY BLACK
Nike ACG Rufus Green

上面這幾張圖相信大家早已看過,作為明年的“復刻夢之隊”,Nike 將其分為 The Classics、The Retro、The Air Max、The ACG、The Nike SB Dunk Low “City of Love 「五個系列,不僅有許多經典和小眾鞋款回歸,其中堪稱「最硬核」的 ACG 部分更是復刻了 ACG Izy、ACG Rufus 和 ACG Torre Mid 三雙極為罕見的檔案款,包括 ACG Air Exploraid 在內,這四款都是首次二十餘年來的首次復刻版。

元年版將改名為 Nike Air Max SNDR

此外,明年Nike 還將帶回元年版本的 Air Sunder Max。雖然 Air Sunder Max 已經作為藍本,率先於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2022 春夏系列作為聯名款亮相,但元年版本卻是時隔 25 年的首次回歸。

Union x Nike Field General
疑似 Supreme x Nike Clogposite

而且,像是 Union、Supreme 等定番合作單位,在明年仍會帶回如 Field General、SB Darwin Low、Clogposites 等經典小眾款。以上種種跡象表明,無論是過去、當下,還是未來,大量冷門檔案款都在陸續回歸。

「冷門政策」暫時而言,似乎收效甚微

但正如開篇提及,雖然Nike 目前已經發售和公佈了大量優質的冷門檔案款,可從市場反響來看,這個策略似乎收效甚微。從客觀角度來說,雖然可以將這種市場反應歸結為經濟下行與流行基調不佔優勢,但要是將視角放在Nike 自身角度分析,就會發現如今的市場策略遇冷或許是必然且必經的。

Stüssy x Nike Air Flight 89


其實縱覽 Nike 近段時間已經發售的檔案款,無論是以 Mac Attack、Air Alpha Force 88 為首,擁有 80 年代復古設計語言的冷門款式也好,還是像 Air Max Plus 這種曾經的經典熱門款也罷,消費者對於它們的外貌形態都已經非常熟悉。特別是那一批 80 年代的復古鞋款,與之前流行的 Air Jordan 和 Dunk 系列球鞋,在設計上幾乎屬於同一套語言邏輯,而聯名合作對像在設計上也無法跳脫鞋款的固定輪廓框架,看似冷門小眾鞋款,實則早已流行過一輪,缺乏新鮮感之餘,還有著大大小小眾多替代款,自然無法形成口碑效應。

另外,小眾檔案鞋款其實天然缺乏大眾認知度,儘管檔案鞋款會有一定的歷史文化積淀,可建立認知是需要一定時間的,當下的大眾消費者和新世代消費者,消費意願大多受扁平快的社群媒體影響,設計、搭配、討論度等方面才是初期消費考量的重點,因此若要真正撬動關注度,形成自發傳播,首先還需先完成市場教育。

Nike Air Kukini

譬如之前我們談過的 Air Kukini,儘管在流行趨勢契合度、造型適配度、情懷故事等層面可圈可點,可是情懷認知斷層之餘,既缺乏熱門聯名對象加持,也沒有具備足夠影響力的社群媒體內容,再加上並沒有相應款式的新設計持續輸出,使其仍屬於大眾較為陌生的冷門鞋款行列。

Stüssy x Nike Vandal High

當然,完成市場教育需要付出一定量的成本,如今整個球鞋領域熱度大不如前已是事實,想要撬動市場僅靠某一款單獨的球鞋難度比起以往更甚。如果你有留意 Nike 近年來的動作會發現,與以前點對點,集中火力推廣某款特定球鞋不同,如今 Nike 似乎更偏向採用體系化為主,分散推廣產品的模式。

Nike Air Max Plus

若將 Nike 目前主要複刻的產品進行粗略劃分就會發現,大致可分為以 80 年代設計語言為主調的 Force 系鞋款和復古鞋款,以品牌標誌性科技 Air Max 為主導的 Air Max 系列鞋款,以及被許多設計師青睞有加,出自 90 年代的「先鋒選手」 ACG 系列鞋款。或許將產品依照不同系統劃分,分別復刻相應的潛力款式,再根據市場反饋,尋找到可持續輸出的鞋款,才是Nike 如今的戰略思路,因此在下一位明星鞋款正式產生之前,市場反應相對平淡也合情合理。

Nike ACG Rufus

同時,目前大多數備受期待的冷門檔案款都要等到明年才正式上市,如今不過只是望梅止渴,等到正式發售時想必經由社交媒體發酵,還會進一步刺激市場,引發消費者關注。更何況,目前釋出的冷門款,不過是 Nike 深厚檔案裡的其中一部分,還有諸多「庫存」尚未挖掘…

有一些檔案款,或許你根本沒看過

上述我們提到的鞋款,不論冷門、熱門,新款、舊款,大多仍契合我們對於 Nike 的刻板印象,然而一定程度上,破除刻板印象才是賦予事物新鮮感的途徑。明年 Nike SNKRS Showcase 即將復刻的鞋款中,那幾雙「不像ACG」的 ACG 無疑擔當著破局者的角色,或許有不少人從未見過,也不曾想像過 Nike 竟然有這樣的鞋款。

Nike Total 90 Football 與 Acne Studios Boltzer Football
Nike Air Adventurist 與 Kiko Kostadinov Nash Laced up
Nike Air Perseus 與 Acne Studios Rockaway
Nike Air Footscape NM 與 Our Legacy Gabe

事實上,在 Nike 龐大的檔案庫中,有許多這樣的冷門款,它們大多誕生於 1990—2000 年代,如今不少新生代鞋履品牌和時裝品牌的球鞋設計,都能在這些檔案款裡找到相似的設計思路,​​堪稱球鞋設計師的「靈感庫」。

Nike Presto Ridge

而在 Instagram 剛好就有這麼一個帳號 @nike_serve,專門發布一些或許你根本沒見過的Nike 鞋款,譬如 2000 年初期,以麂皮材料打造的 Nike Presto Ridge,相較於初代 Presto 運動感較強鞋型,Presto Ridge 顯然更像一雙時裝鞋。

Nike ACG Air Bark-Eater
Nike ACG Air Kensington

無獨有偶,同樣誕生於 2000 年初期,採用皮革和絨面革打造的 Nike ACG Air Bark-Eater,則呈現出瞭如今流行的Mule 鞋型;誕生於 2002 年的 Nike ACG Air Kensington 則宛如 ACG 版本的切爾西靴,鞋幫上襪套式的設計手法,後來則在以 Nike Free Flyknit Mercurial 為代表的一眾「襪子鞋」中得以窺見。


更多社群帳號開始挖掘運動品牌檔案產品

當然,@nike_serve 只是垂直於 Nike 領域的一個典型例子,如今在 Instagram 上還有不少挖掘運動品牌檔案產品的帳號,例如 @the.polo.sportsman 就是上面幾張「靈感對比圖」的發布者,該帳號不僅挖掘 Nike 檔案,其他運動品牌一樣有所涉獵,本週釋出的 THUG CLUB x FILA 聯名鞋款,也被該帳號指出靈感源自 FILA 2002 年與 Ferrari 合作推出的一雙聯名款。

THUG CLUB x FILA 與2002 FILA Ferrar

品牌發展並非一帆風順,逆風翻盤也需靜待時機,雖然我們無法捕捉品牌的真實意圖,也無法準確預知品牌目前的營銷策略究竟是否奏效,但上述事例起碼佐證一件事,Nike 仍有非常多強而有力的檔案產品,而這些產品正是品牌的核心價值。除了目前現已曝光的老鞋,不妨讓我們期待一下,未來還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產品回歸吧。

 

447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