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SU MAXX

來到 2023 年,關於「球鞋復古」的盡頭會在哪?

已更新:2023年1月16日

對於球鞋領域而言,2022 年無疑是精彩的一年。一些新的趨勢開始了,一些舊的朋友回來了。復古球鞋依舊是今年球鞋領域最重要的主題,它們被時裝界和運動品牌們圍繞著,有的成為了通過時裝設計手法展示球鞋時裝可能性的作品,也有的通過一段回憶,一篇故事,以球鞋為媒介展開對一個時代的闡述。

Air Joran 1 Retro High OG「Lost & Found」

在面臨時裝品牌、潮流品牌們的不斷衝擊,Nike 終於在 2022 下半年拿出了最強大的武器 —— 「經典鞋履的回歸」,從萬眾注目的 Air Jordan 1 芝加哥配色,以做舊設計的處理方式回歸,到時隔十二年的首次復刻 Air Jordan 2 “Chicago”,這一次的操作可說是徹底活絡了沉寂多時的球鞋市場。

Air Jordan 2 “Chicago”

「失而復得」,2022年最好的故事

「Lost and Found」是此次 Air Jordan 1 芝加哥配色復刻的主題,它所呈現出的一種舊物重現的概念。品牌以 1985 年商品包裝視覺以及在產品本身的做舊設計處理,模擬出一個從庫房中找到丟失多年的 Air Jordan 1 Chicago 的故事:「一雙抵不過時間侵蝕的做舊球鞋,一系列來自 1985 年的視覺配件,以及一個 “錯誤“ 的鞋盒蓋。」

「時間旅行」是設計團隊用來概括這次復刻概念的用詞。的確,這是一次精心策劃的時空穿越。談及這次復刻的目標,Nike 在官網上寫道:「這款運動鞋試圖捕捉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讓消費者體驗一雙全新的復古 AJ1 在過去的樣子。」

或許,這是 Nike 第一次將復刻的主人公從 Michael Jordan 轉移至了消費者本身。從 1994 年首次復刻至今,「芝加哥」依然是球鞋文化的標誌性符號, Michael Jordan 的偉大依然深深刻在每一雙復刻的 Jordan 鞋款上。然而,當我們回顧這一切,似乎藏在那些籃球歷史的背後,是無數真實且貼近消費者本身的球鞋文化的形成:從八十年代的線下實體購物,到如今線上豐富的渠道;從 1985 年被迫打折,到 2022 年的萬人空巷;從年輕的飛人戰靴,到永恆的球鞋精神符號。Nike 重新轉移了芝加哥故事的主角,那些並不真實存在卻更勝真實的復古包裝設計,徹底拉近了品牌與消費者的距離。


誰會是下一個被選中的品類?

我們似乎都已經習慣了在 2022 年看到各種滑板鞋、復古籃球鞋。對於藍本選擇而言,時裝品牌們已然圍繞八十年代復古籃球鞋進行了大量的衍生,從更 Slim 的健身鞋到更 Chunky 的滑板鞋,圍繞最初的 Louis Vuitton Trainer 進行的復古球鞋時裝化已然在同一條軌道上進行。改變藍本大方向似乎依然遙遠,當下的市場仍圍繞著 Trainer 和 Lanvin Curb 狂歡,可以預見的是,市場有即將面臨疲憊的風險。

大量的新品牌以復古籃球鞋極其衍生品類加入與運動品牌、時裝品牌的「戰爭」中,這是前所未有的市場局面。這種在競爭層面上的「過度跟隨」會加速時裝領域在風格選擇上的更新迭代嗎?就像曾經的「襪套鞋」、「老爹鞋」到如今的「板鞋」,曾經佔領市場的品類如今依然成為一個穩定的品類,即便不再站在風口浪尖。而尋覓下一個流行的品類也必然成為當下時裝品牌們的課題,就像 Virgil Abloh 在 Louis Vuitton Trainer 2 上做的實驗,他嘗試將九十年代籃球鞋帶到時裝領域。當下的時裝球鞋藍本選擇需要一個新的風向標,然而,這個風向標卻並不明朗。

Louis Vuitton Trainer 2

倘若以時間軸為契機,在八十年代倒回至七十年代,那依然是一個硫化鞋與冷粘鞋交接的時代。對於時裝品牌而言,或者說,是那些傳統的時裝屋而言,七十年代的球鞋似乎並不是一個陌生的選項。早在二十年代的第一個十年期間,眾多經典的時裝屋已然推出過多款基於七十年代運動鞋時裝化的「板鞋」,它們被賦予極簡的設計,高質量的皮料和動輒高聳的鞋幫,這種服務於傳統時裝屋的男裝板鞋的根本來源即是七十年代運動鞋的風格。而至於硫化鞋,這片已然長青的球鞋紅海已然只能淪為一個「聯名池」。

同時,缺乏文化支撐對於六七十年代復古球鞋而言也是個問題。當下的球鞋文化、街頭文化更多地是圍繞著 Nike 的發展歷史展開的,圍繞著籃球場,以及當下頂級時尚話語人被影響的記憶。這些記憶多停留在八十九十年代—— 你很難以更早期的復古球鞋與當下的消費者產生共鳴。

逐漸崛起的復古未來主義球鞋:以當下的視角,回顧過去對未來的想像

而對於九十年代末、二十一世紀初而言,這或許又是一片充滿挑戰的區域。球鞋設計風格被極度細分化,設計變得更有張力、更加複雜,沒有一個雙鞋足以概括這個時代,卻讓人感覺每一雙鞋都能與這個時代產生緊密的聯繫。對於時裝品牌的採樣而言,這更是一種選擇上的艱難:從設計到市場表現再到文化共鳴,都將面臨壓力。或許,對於時裝領域而言,只有進一步細分是更容易被接受的選擇,就像從籃球鞋上挖掘出同時代的衍生品類滑板鞋一樣,嘗試將現有的品類進一步細緻化,通過設計本身區別品類帶來的綜合點將會是 2023 年的主題。


那麼,復古的盡頭在哪裡?

無論是復古故事的概念呈現、設計細節的工藝堆疊,還是品牌對品類選擇的決策,2023 年我們或將有機會看到一次在時裝品牌的帶領下的復古球鞋分化。分化則意味著我們將有機會看到一幅更完整的球鞋歷史畫卷。

在 2023 年 Air Jordan III "White Cement" 將以 Reimagined 型態回歸

復古的盡頭在哪裡?不僅是歷史,又不僅限於只是當下的搭配風格。復古的盡頭,是讓球鞋歷史上的種種細分品類成為主流鞋履上一個個重要的門類;是讓後來者從產品本身就能認知到這些裁片、模具、楦形是如何形成,又如何被改變以適應當今的時代;是更多品牌的自信,從歷史檔案中尋求品牌文化的新表達。

 

146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