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IKS TW

「慢時尚」全面入侵,它才是生活最可靠的選擇?



如果你還記得上一年 Balenciaga FW20 踩水 Runway 的末日場景,那麼你肯定不會陌生時尚潮流在過去幾年是如何在各方面將全球氣候環境問題當成一場「全球危機」來處理的,成效好壞是另一回事,但這已儼然成為一種的趨勢。


當「永續時尚」議題愈演愈烈,時尚搜尋網站 Lyst 在近期公佈的 2020 第一季討論排行榜中也顯示出「慢時尚」在過去一年的瀏覽量高達 9000 萬次。報告分析指出,近一億多名的消費者開始更注重地球環境保護和動物保育的品牌,以運動鞋為例,大量開發回收材質、研發零污染面料等,另外消費者也開始尋找採用有機棉品牌,同時隨著不少奢侈品牌紛紛取消使用真動物皮草,「純素皮革」( Vegan Leather )的搜尋度也隨著增長了 69%,報告顯示出「慢時尚」有明顯的崛起趨勢。



慢時尚是如何放慢腳步的?


我們所耳熟能詳的「永續時尚」只是「慢時尚」的一種,與「快時尚」對立而存在,慢時尚除了在製作服飾的過程和資源上更著重永續性,同時也很關心動物保育,尤其是人、動物與地球之間的公平對待,更關乎「零殘忍、有機天然、純素主義」。因此慢時尚這個詞也是「有機」的,最開始是世界永續時尚中心的 Kate Fletcher 在追蹤食品產業鏈的過程中,開始將注意力和焦點轉向「慢運動」而創造,與發生於食品領域的的「慢運動」一樣,Fletcher 提出時裝潮流業同樣需要放慢腳步,「慢時尚」隨而誕生。


慢時尚與 20 年前左右出現的「快時尚」運作模式相反。工業革命之前,服裝基本上是本地採購和生產的。人們基本上都是購買可以長期使用的實穿服裝,或者從可用的紡織品和資源中製作衣服,服裝反映出穿衣服的人的地位和文化。如今,慢時尚也從這種模式中學習到了這些「舊方法」,它鼓勵我們減少非永續性的高品質服裝的購買量,減少購買頻率。它還強調製衣的藝術,並讚揚製衣工藝的技術。在過去的幾年中,隨著要求更高的永續性和道德標準的消費者的意識,慢步調時裝也得到了越來越多的支持。




我們如何定義一個慢時尚品牌?能被歸入慢時尚的品牌,一是由優質且符合永續性的材料製成,通常在較小的(本地)商店或是品牌,而不是在大型連鎖企業中生產製作;二是基本在當地採購、生產和銷售,每個系列很少有特定的樣式,每年發佈兩次或最多發佈三次。這聽起來確實跟我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快時尚」消費模式完全相反,甚至令人感到不太適應,尤其是在時裝領域。在服裝以外的領域談論「慢時尚」似乎更容易讓人接受,比如美容護膚,素來以「純天然、無添加」為賣點的產品,在向「慢時尚」進階的路上似乎更平順。品牌宣言的背後是為了提升形象和製造賣點,還是為生物和地球貢獻一份微薄之力?作為消費者的我們其實有絕對的判斷和選擇的能力。



CRUELTY-FREE?ORGANIC?VEGAN?


比如在消費的時候認清 CRUELTY-FREE(零殘忍)、ORGANIC(有機) 和 VEGAN(純素)的標示等等。有機和純素我們不太陌生,被稱為有機的生產需要是無毒、無農藥、抗生素、生長激素的環境下栽種的植物,在整個過程中沒有參加任何化學物質。而純素的理念則是不食用任何動物性相關製品,不止於動物本身,更牽涉到含有動物成分的產品,如奶類製品、峰蜜。這種理念也同時投放於美容產品,在美容界的 VEGAN 意味著不含動物衍生的成分。




CRUELTY-FREE 的產品製作故名思義,是指產品在推出市場之前從未經過動物測試。非 CRUELTY-FREE 認證的部分產品在推出前會對兔子、老鼠、天竺鼠等動物強行灌食化學物質,或是在他們的肌膚、眼睛、耳朵等器官上塗抹化妝品,以觀察產生的過敏反應。動物被長期折磨卻會被用完即棄或是直接殺掉和解剖內臟以檢查物質成分對他們內臟的影響。CRUELTY-FREE 這個概念早已於 1957 年提出,當時在《 人道實驗技術的原則 》這本書中提到以 3R 理念減少動物實驗,根據資料顯示:這三個 R 分別是「REPLACEMENT 替代」、「REDUCTION 減量」、「REFINEMENT 精緻」。保護動物的口號還需科學技術和人們消費習慣的共同配合,同時品牌本身也有責任去引導消費。


原本就在進行中的「慢時尚」,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變得更加可觀和必要。畢竟從過去三個月全球的嚴峻環境看來,時尚潮流 = 奢侈。有宅在家經歷的人們無論主動或被動,相信都體驗過一番「慢思考」了,環境與健康、物質與人類之間更緊密的關係逐漸佔滿我們的生活。在這個過程中,「慢時尚」的品質、安全和實用功能性成為了更可靠的選擇。




23 次瀏覽0 則留言